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85章 乱神术的来历

    灯光有些昏暗,出租屋的阴暗潮湿并没有影响刘浪学习道术的热情。蛧

    以前韩晓琪是只女鬼,可以随时钻进牌位里,可如今附身在荷花身,除了那四十九天的期限之外,跟个常人也没什么区别。

    本来出租屋不大,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经历了酒店那件事,本来还是一个懵懂少女的韩晓琪,心那颗蠢蠢欲动的心也开始悄悄萌芽了。

    刘浪看着韩晓琪反应如此激烈,立刻意识到了朱涯说的是实话,前一把抓住了韩晓琪的小手,激动的问道“晓琪,这本书到底有什么问题快点告诉我。”

    韩晓琪本来紧闭双唇,眼睛直直的盯着那本乱神术,突然被刘浪这一抓,心里扑腾一下,像是有只小鹿急跳了两下一般,脸瞬间红了。

    韩晓琪忽然间有一种妙的感觉,怎么手被这个男人抓着的时候,内心会狂跳不已,而且,有一种想要将自己溶进这个男人身体里的冲动呢

    胡乱这么一想,韩晓琪立刻吓了自己一大跳,触电般将手抽了回来,声音却不自觉颤抖了起来“不、不是,这、这本书是邪书。”

    刘浪现在的注意力全在书,非常想知道这本书到底有多邪,根本没有留意到韩晓琪的变化,急问道“到底是什么,快说呀。”

    韩晓琪本来坐在离刘浪只有半米远的地方,偷偷瞄了刘浪一眼,悄悄又往后挪了半米,努力压制住自己的声音不打颤,低着头说道“刘浪,你、你别急,我慢慢跟你说。”

    刘浪犹如一个好学的学生,连连点头,正襟危坐,道“嗯,我听你说。”

    韩晓琪整理了一下思路,说“其实,这本书之所以被称为邪书,并不是因为里面讲的内容有多么邪恶,而是写这本书的人,曾经是巫教的一代恶魔。”

    乱神术如果要追溯起来的话,恐怕也只有三百年的时间。整本书用巫教特殊的秘法书写,不怕风吹雨淋火烤,如此长的时间过去了,依旧还是完好无损。

    据说当年正是黑白巫教斗争最为激烈的时候,长年战乱厮杀不断,甚至还有很多教众加入了清廷之,明争暗斗更是层出不穷。

    而黑巫教当时的教主却是一个年方二十的少年。

    少年虽然年轻,但巫术极为高强,在整个巫教当无人能敌。

    少年年少气盛,一心要将黑巫教发扬光大,甚至想要跻身于明门正派,暗也不停的与清廷勾结,残害忠良。

    可是,当时的清朝政府正是鼎盛时期,在利用黑巫教铲除了一些异已之后,便翻脸不认人,大肆绞杀黑巫教众。

    少年身为黑巫教教主,自然是被绞杀的首要对象。

    可是,毕竟少年巫术高强,又懂得鬼神之道,在大量清兵追杀的情况下终究还是逃了一条命。

    逃走之后,少年看着已经苟延残喘的黑巫教,不禁心灰意冷,看透了世间的纷争,悄悄隐居了起来。

    少年隐居直至终老,在被后人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化为了骸骨,而手正拿这本乱神术。

    刘浪跟听故事一样听得津津有味,忙问道“晓琪,那照你这么说,那个少年是这本乱神术的创作者。”

    韩晓琪点了点头,道“对,不过,少年在隐居之前被灌注了魔头的恶名。这本书一被发现,当时掀起了黑白两道的又一番争斗,最后这本书却被龙虎山的人给拿走了。”

    “龙虎山那个道教圣地”

    韩晓琪没有回答刘浪,而是继续说道“可是,后来各方势力齐聚龙虎山,这本书便不知所踪了。”

    “咝”

    刘浪猛然间倒吸了一口气,似乎还不太确定,将书又往韩晓琪面前送了送,说道“照你这么说,这本书如此厉害,怎么会落在花老头的手里呢。你再仔细看看,这是你说的那本书吗”

    “没错,我敢肯定。这本书如果是常人拿在手里,会有种丝丝凉的感觉,不信你试试。”

    刘浪以前只是胡乱翻阅过这本乱神术,还真没仔细感受过这本书是不是真的会有凉意,经韩晓琪这么一说,拿在手里一试,还真别说,竟然真有股寒意慢慢传了出来。

    “我靠,真的啊,那大夏天抱着这本书睡,不会热醒了啊。”

    韩晓琪差点没被刘浪这句话给噎死,使劲白了刘浪一眼,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刘浪,这本书如果被黑巫教的人知道,他们肯定会想尽办法来抢夺的,你竟然还想用它来降温”

    一想起黑巫教,刘浪心里结了一个疙瘩。

    他娘的,黑巫教把马大叔跟马大娘折腾成那个样子,而且似乎还利用活人炼制僵尸,妈的,真是做尽了坏事。

    可一想到自己在人家面前可能连塞牙缝都不够,还是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老老实实的把乱神术拿在了手里,环顾了一下出租屋,藏在了床下面。

    韩晓琪看着刘浪的样子,不禁一阵好笑,“我说刘浪,你把本书藏在床下没事了啊”

    “啊不然呢”

    韩晓琪感觉都快被刘浪的呆萌给彻底打败了,一脸的无语。

    刘浪想了想,似乎感觉也不太靠谱,又从床底下拿了出来,贴身放好,腆着脸问道“我放在身总可以了吧”

    “额”

    韩晓琪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刘浪,而是紧紧盯着刘浪的藏书的胸口处。

    刘浪被看得有些发愣,连忙捂住胸口,战战兢兢的问道“干嘛”

    那模样,像是一个被人用目光调戏的小媳妇一般。

    可是,韩晓琪这次并没有被刘浪逗乐,眉头越皱越紧,很快都拧成一股绳了。

    刘浪好,问道“晓琪”

    韩晓琪一愣神,忽然间说道“刘浪,我在想,这本书虽然是邪术,可是,却道术要来得快,如果你练习一下的话,可能对付三尾狐会增加很多的胜算。”

    “啥让我练”

    刘浪立刻将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一般,虽然自己会从里面得到一些怪物的信息,可次朱涯说过,练习这东西会走火入魔。

    “不行不行,万一我把自己练成了妖怪,那可怎么办”

    刘浪连想都没想,直接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