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88章 水鬼

    水鬼,大都是那种溺死水的人,因为胸的怨气不平,死后无法投胎而在淹死的地方等待,引诱甚至强行将路人拖入水,充当自己的替死鬼。

    刘浪满脸的疑惑,还有点不太相信,问道“坤子,你怎么知道那是水鬼啊”

    车厢里开着空调,而且人也不多,气温差不多也二十多度,但刘坤已是满头大汗。

    刘浪坤摸了一把额头,舔了舔舌头润了润嘴唇,声音透着一丝沙哑。

    “浪人,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太相信,小时候我们还去洗过澡呢。可是,那天我亲眼见到了,容不得我不相信。”

    刘坤似乎生怕别人看见,说话的间隙还不停的打量着四周,看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

    刘浪听到这话,不禁更加疑惑,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走到对面坐在了刘坤的身边,说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来听听。”

    刘坤跟刘浪是同级的学生,都是三年前一起的大学。

    这次暑假刚刚考完试,刘坤回到了家,可刚到村口的时候,听到村子里哀乐连连。回家一打听,村子里竟然有人淹死了。

    大夏天淹死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刘坤开始时还有些不以为意,可是,家人告诉刘坤,不仅仅是淹死人那么简单,而是接连在同一个地方淹死了三个人了。

    在农村那种地方,偶尔淹死一个人倒也正常,可接连淹死人,似乎不太正常了。

    刘坤有些吃惊,忙问了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

    家人告诉刘坤,那三个人都是村子里的人,晚因为农忙回家晚了,在经过后山水库的时候,被东西拖进水里淹死了。

    在第二天尸体被发现的时候,那些尸体无一例外全身浮肿,伸着舌头,瞪着双眼,面脸铁青,不像是呛死的,倒像是被掐死的。

    后来,村里有些迷信的老人说,这肯定是水鬼,得请人抓鬼。

    刘坤可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算感觉事情离,可还不相信有鬼。

    有一天晚,刘坤趁村里人都睡着了之后自己偷偷跑到了后山,趴在水库边。

    那天晚正值月,月亮又大又圆地挂在天,山除了偶尔传来几声猫头鹰的叫声,其它什么声音都没有。

    刘坤活了二十多年了,从来没有这么晚来过后山,又加本来有点紧张,身很快出了一身的汗。

    借着月光,刘坤伸着脖子朝水库里看,可看了足足半个小时,水面非常的平静,犹如一面镜子一般。

    刘坤的心慢慢放了下来,心暗想肯定是村子里的老人胡说,这个世界哪儿有什么鬼呀。

    可是,正当刘坤要站起来的时候,水库的正央位置忽然起了一道涟漪,急速的朝周围蔓延开来。

    刘坤立刻吓得屏住了呼吸,瞪大了两只眼睛朝着水库里看去。

    不一会儿工夫,水库里竟然慢慢伸出一只手来。借着月光,刘坤竟然真的看到了一只犹如人手一般的东西。

    当时刘坤彻底吓蒙了,也顾不再去观察水鬼长得啥模样,啊啊大叫着,一溜烟跑回了家。

    第二天,刘坤在到处找抓鬼的广告。

    说完之后,刘坤似乎还心有余悸,看着刘浪,颤声道“浪人,这次我来,是来请抓鬼大师的。”

    原来,刘坤在看到了一则广告,可联系那位大师之后,人家必须要先付款后抓鬼。

    村里人集了资,可又怕被骗了,便派刘坤专门跑一趟燕京,来看看那个大师是不是骗人的。

    没想到,在回去的路,竟然正好碰到了刘浪。

    刘浪听完之后,紧紧皱起了眉头。

    凭空出妖孽,必有古怪处。

    刘浪想了一会儿,问道“坤子,照你这么说,那个水鬼也是专门晚跑出来拉人喽”

    “是啊。”

    刘坤不明白刘浪为何突然这么问。

    刘浪想了想,还有点想不明白,索性不再想这个问题,便问道“对了,坤子,你大老远找的那位抓鬼大师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去啊”

    “哎,别提了,人家毕竟是大师,当然要坐高等卧铺车喽。”

    刘坤叹了一口句,忽然间问道“浪人,我说的你信吗”

    “信,为什么不信”

    刘浪点头,心里却琢磨着怎么去会会那个水鬼。

    自从这段时间自己学习了道术,又加韩晓琪的指点,刘浪有信心凭着自己的本事对付一只水鬼。

    撇开水鬼的事情,俩人又聊了一半天,很快到了晚了。

    幸亏车厢里人还不算多,一个座位晚时还可以躺躺。

    刘浪看着刘坤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便笑了笑,拍了拍刘坤的肩膀,说道“行了,别瞎琢磨了,赶紧睡会儿。”

    刘坤看来确实是又困又累了,将身子一蜷,不一会儿睡着了。

    刘浪却根本睡不着,爬在小桌子胡思乱想了起来。

    自己这次回家什么也没带,将铜钱剑和符咒之类的东西都扔在了出租屋里面,身只有一个背包,和四千块钱。

    如果那东西真是水鬼的话,抓起来恐怕还有点麻烦。

    可转念一想,道书讲的符咒之术可以通过咬破指尖血,将符绘于手心,然后达到驱鬼降魔的目的。

    虽然刘浪从来没有试过,但剑指决却用过,纵使威力没有想象强,但抓一只小小的水鬼应该绰绰有余吧

    越是这样想,刘浪心越痒痒,不禁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迷迷糊糊刘浪也感觉倦意来袭,正想着眯一会儿,忽然听到另一节车厢传来嘈杂的吵闹声。

    “流~氓,你是个臭流~氓,放手,快点,不然我叫人了。”

    一个高亢的跟斗鸡般的女声大声叫了起来。

    只听一个男人粗重的声音跟着吼了起来“臭不要脸的,谁耍流~氓了,你再给我吆喝一声听听,说啊。“

    “啪。”

    清脆的耳光格外刺耳,整个车厢顿时乱了起来。

    有人不满的嘀咕道“大半夜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是是,这么多人还敢耍流~氓,真是够牛逼的。”

    本来硬座车厢里的人都睡得不实,被吵架声一闹,全都醒了。

    在猎心理的作用下,刘浪看到大部分人开始往隔壁的车厢涌去。

    刘浪见刘坤睡得正香,竟然还没有被吵起来,不禁有些敬佩他的睡眠质量。

    摇了摇头,刘浪也站起身,随着人流也朝着隔壁车厢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