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92章 太爷爷的故事

    刘父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

    刘浪一看,大吃一惊,问道“爸,你啥时候开始抽烟的啊”

    刘父笑了笑,又将烟塞回了口袋,轻声问道“小浪,你真梦见你爷爷了”

    “是啊。”

    “那你相信这个梦”

    刘浪迟疑了。

    对啊,虽然自己相信鬼神,可是,梦的东西到底真假谁也分不清楚,而且,那两个一黑一白的家伙,好像正是传说的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把自己的爷爷抓走了

    刘浪想了想,也不太确定是否应该相信这个梦,但还是问道“爸,梦里那个人我叫他爷爷,他都答应了。”

    刘父并没有任何吃惊,而是长长叹了一口气,面色凝重的说道“刘浪,如果我说,这几天晚我也老是梦到你爷爷,你信吗”

    刘浪立刻愣住了“爷爷跟你说什么了”

    刘父微微一笑“他一直在问你到底啥时候回来呢。”

    刘浪忽然间感觉自己的父亲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从床爬了起来,仔细看着父亲愈加苍老的脸,那慢慢攀的皱纹。

    “爸,我已经长大了,到底有什么话直接告诉我吧还有,打小给我吃的那种黄色药丸,到底是什么东西爸”

    刘父又将手伸到了口袋里,想拿烟,可看着刘浪正盯着自己,又将烟放了回去,搓着手,有些不知该从何说起。

    “爸,快点说吧,我什么都知道,不用担心我接受不了。”

    刘父深深看了刘浪一眼,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定,搓了搓手,道“好,该来的躲不掉,我将憋在心里的话给儿子说说”

    说这话时,刘父朝着门口看了一眼。

    刘母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慈爱的看了刘浪一眼,然后转身忙活去了。

    刘浪心情有些激动,感觉手心开始冒汗,似乎有什么天大的秘密马要被揭开了一般,紧张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刘父微微一笑,给刘浪讲了一个不算长,但也不算短的故事。

    故事是从刘浪的太爷爷开始说起。

    刘浪的太爷爷是个道士,名叫刘方,修行之地正是龙虎山。

    刘方十岁山修道,二十岁下山结婚生子,本想过着普通人的平凡日子。

    可那时正值民国,战乱不断,妖孽横行,刘方身为一介道士,最终还是放不下斩妖除魔的已任,再次穿道袍,舍妻撇子,踏了一个正义之士该走的路。

    在临走之前,刘方告诉自己的妻子,以后如果碰到什么麻烦,可去龙虎山找姓饶的。

    自那以后,刘方竟然再也没有回来,那年,刘浪的爷爷正好十岁。

    后来,刘浪的爷爷长大以后,四处寻找父亲,无意到了龙虎山,机缘巧合之下也修习了一些道术。

    当龙虎山的人知道他是刘方的儿子的时候,却是一脸的悲戚,将刘方的死讯告诉了刘浪的爷爷。

    龙虎山的人说刘方喜欢了一只三尾白狐精,一次为救那只三尾白狐精,跟一只五尾黑狐相斗时受了重伤,逃脱后重伤不治,死前经过一个村子,将身最有价值的两样东西给了一个小女孩。

    后来龙虎山的人去找那个小女孩,可小女孩全家已经搬走了,不知所踪。

    刘浪听到这里,满心的疑惑,忙问道“什么东西”

    刘父看了刘浪一眼,说道“一本书和一把剑。”

    “啊”

    刘浪震惊无,脱口问道“道玄书和铜钱剑”

    刘父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盯着刘浪,颤声问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刘浪不知道,他万万没想到,那个马大娘口所说的道士,竟然是自己的太爷爷,而现在那道玄书与铜钱剑又回到了自己刘家的手里,似乎冥冥自有安排。

    “后来呢”刘浪深吸了一口气。

    “后来,你爷爷也下了山,娶妻生了我,日子过得平平淡淡,倒也再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是,你出生的时候,一切却都开始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刘父告诉刘浪,在刘浪出生的那段时间,天空电闪雷鸣,下着滂沱大雨,整整下了七天七夜,村子里发着大水,差点将整个村子都淹了。

    村子里的人没有办法,纷纷跑到了后山的山顶去躲避洪水。

    而在第七天的晚,大雨忽然间在一瞬间停了,天空也出现了一轮圆月,照得夜如白昼。

    在大家都为这种异相感到惊不已的时候,忽然间发现山脚下密密麻麻的堆积着无数的黑影。

    那些黑影像人,可却不是人,将整座山都围得水泄不通。

    村子里的人看到这种情景,全都吓傻了,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差不多正半夜十二点的时候,那些人影忽然间呜呜叫了起来,犹如万千鬼哭一般,而伴随着这些鬼哭之声,刘浪出生了。

    在刘浪哇哇大哭的第一声响起的时候,那些鬼影忽然间停止了嚎叫,纷纷四散而去,很快不见了踪影。

    天光放晴,潮水退去。

    村里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可是,刘浪的爷爷却是一脸的忧愁,第二天离开了家。

    一个星期之后,刘浪的爷爷从外面回来,然后还带回了很多的黄色药丸。

    刘浪的爷爷告诉刘父,从刘浪开始断奶那一天,第周都要吃一粒这种黄色的药丸,不能间断。

    这种情景一直持续了一年,在第二年的时候,刘浪的爷爷忽然间得了重病,知道不久将会离开,便将刘父叫到了床前,嘱咐刘父隔一段时间去龙虎山找掌门拿这种药丸。

    刘父想问原因,可刘浪的爷爷不肯说。

    甚至在死后,刘浪的爷爷还告诉刘父,将自己火化后把骨灰扔到了河里,随水流去,而且不能立碑立坟。

    刘父是个孝子,知道自己的父亲修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这样做的。

    刘父照做了,二十几年下来相安无事,而且,刘浪长得又高又壮,而且还非常帅气。

    刘父甚至以为一辈子会这样了。

    可是,在刘浪大学的前一个星期,刘父专门跑了一趟龙虎山,想再拿些黄色药丸,却得知掌门已死,而天下再无人能炼制出这种黄色药丸了。

    刘父忧心忡忡的回到了家,看着欢天喜地将要学的儿子,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