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96章 老子得救人

    吴半仙抓鬼的水平不咋样,可东西准备的倒还齐全。

    刘浪看着跟眼药水似的小玻璃瓶里,竟然满满大半瓶的牛眼泪,不禁心头一喜,连忙给自己滴了两滴,顺手将剩余的小瓶子揣进了兜里。

    “哎”

    吴半仙伸手想要拿回来了,可看着刘浪瞪了自己一眼,连忙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涂牛眼泪,刘浪转过头一看,我靠,果然是有三只鬼影。

    只见在不远处,此时正漂浮着三只鬼,一男两女,全都是耷拉着舌头,面色铁青,身还湿漉漉的,正伸着手来掐刘浪的脖子。

    “该死的,竟然还真变成了水鬼。”

    刘浪暗骂一句,挥起手的宝剑朝着当先的那只男鬼劈了过去。

    “呜呜,还我命来”

    那只男鬼忽然间抬起头来,瞪着眼睛看着刘浪,两只手干枯无肉,犹如枯枝一般,直扑了过来。

    剑刃走空,对水鬼根本没有半点影响。

    遭了,这东西是无形体,这破剑不管用。

    只能用符。

    刘浪见剑劈之下没有任何效果,连忙往后一退,那只男鬼一下子没有抓住刘浪,两只手往后一伸,瞬间抓住了躲在刘浪身后的吴半仙的脖子。

    吴半仙唔唔叫了两声,抬手想要去打那只男鬼,可力气男鬼少很多,身体立刻被提了起来,朝着水库拖了过去。

    “刘浪,刘浪,快来救我。”

    眨眼间吴半仙的脸变得一片煞白,身体悬浮而起,蹬着两只脚向刘浪求救。

    其余两只女水鬼此时也呜呜低叫着,伸出手来朝刘浪的脖子抓来。

    刘浪知道水鬼的厉害,一狠心将手指再次咬破,快速在手心画了一张禁鬼符。

    “六甲六乙,邪鬼自出;六丙六丁,邪鬼入冥;六戊六已,邪鬼自止;六庚六辛,邪鬼自分;六壬六癸,邪鬼自死,急急如律令。”

    在一只女水鬼正要掐住刘浪的脖子的时候,刘浪飞速念动着禁鬼咒,抬手一挥,一道寒光犹如一张一般,瞬间散了出去,一下子将那只女鬼罩在其。

    女鬼哇哇大叫一声,大慢慢收缩,不到十秒钟的时间,直接将女鬼切割成数块,然后溃散完全消失不见了。

    刘浪看着禁鬼符竟然如此厉害,不禁一愣。

    我的天呀,从来还没用过玩意,竟然这么有效果。

    哎哟,是指尖有点疼。

    另外一只女水鬼根本不顾同伴的死活,在此时两只手已经抓住了刘浪的脖子。

    刘浪瞬间感觉像是有数道麻绳缠在脖子一般,窒息眩晕,身体无力。

    刘浪大惊,从来没想到这水鬼力气竟然这么大,举起手猛力重击了两下水鬼,可水鬼根本没有反应。

    水鬼掐住刘浪脖子的同时,身体悬空而起,直接把一百四五十斤的刘浪轻轻提了起来,往水库那边拖了过去。

    如果被拖进水里,再把那只水猴子引出来,必死无疑。

    刘浪浑身是汗,手忙脚乱的抓了两下,本想着再用一次禁鬼咒,可这东西用一次基本失效了,此时再绘一张显然也来不及了。

    妈的,早知道早准备好一些符纸了,竟然什么都没准备还来这里逞英雄。

    “刘浪,你个臭小子,快来救我,我死了我看你怎么向我的朱师侄交待。”

    刘浪实在没有办法,正慢慢催动着剑指,想再次应用剑指决,忽听到吴半仙扯着嗓子大叫了起来。

    转头一看,吴半仙此时已快被拖到了水库里了,如果再不救的活,这老小子可能真死了。

    血往涌,呼吸急促,刘浪憋了一口气,嘶哑地喝道“道玄老祖,借吾神力,斩妖除魔,匡扶正义,急急如律令”

    两指成剑,刘浪朝着那只正掐着自己的女鬼的胸口狠狠的戳了下去。

    “噗”

    一声闷响,刘浪只感觉自己的脖子一缓,呼吸瞬间顺畅了很多。

    “啊”

    一声瘆人的惨叫在刘浪的头顶传了出来,刘浪抬头一看,却见那只女鬼的胸口,刚才被自己用剑指戳到了的地方,竟然开始不断的往外流着黑色的脓液。

    脓液又黑又稠,散发着腥臭的气味,不断的往外扩散,不一会儿女鬼的胸口处出现了一个大洞。

    此时刘浪也顾不得想太多,见女水鬼正在痛苦的挣扎,连忙深吸了两口气,三步并作两步的朝着水库边疾飞了过去。

    “姓刘的,快来啊,我要死了,要死了啊”

    吴半仙被掐着脖子,声音跟公鸭一般,听起来极为古怪。

    刘浪边跑边运起了剑指决,眼见离吴半仙只有两步的距离,飞身刚刚跳起,忽然脚下一软,身体一虚,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我靠,这剑指决不是随便想用用的,太耗体力了。

    刘浪心下一沉,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瞬间被掏空了一般,不但空空的,而且还跟被火灼烧着一般,浑身没有半丝力气。

    刘浪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现在水平不行,接连使用了两次掌心符,又用了两次剑指决,早已是强弩之末。

    这些符咒起纸制的符咒来说,用精血绘制,极耗体力。

    一头栽倒在地,刘浪眼睁睁看着吴半仙被拖进了水库里,扑腾了两下,水里咕咚咕咚冒了几个泡,便死一般的寂静了。

    “轰隆隆”

    又是一阵雷鸣,雷声越来越近。

    “吧嗒”

    刘浪感觉有什么东西滴到了自己的脸,伸手一摸,竟然是一滴雨。

    马要下雨了。

    那只女鬼被刘浪的剑指决所伤,已经化成了一滩黑水,散着着腥臭的气味。

    刘浪心却跟翻江倒海一般,怔怔的盯着水面,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刘浪平时虽然讨厌这个吴半仙,甚至对吴半仙的行径感觉到羞愧可耻,可是,这毕竟是一条性命。

    如果吴半仙真死了,自己怎么向朱涯交待啊。

    刘浪心复杂无,看着天空雨越下越大,十几分钟后已是大雨倾盆,而体力也恢复了一些。

    水库里再次恢复如初,只有雨打水面的声音和不断跳动着的水花。

    “不行,我不能这么走了,我得去救他”

    刘浪虽然知道一旦进入水库,不但有可能救不出吴半仙,还有可能把自己的小命搭,但不试一试,吴半仙永远没有机会活过来了。

    头脑一热,刘浪直接脱掉了衣,往地一扔,纵身一跃,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