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00章 不能忽悠

    黄十三虽然是修炼多年的妖精,可毕竟与人接触的很少,脑袋并没有吴半仙这个大忽悠灵活,不但给了刘浪一丝仙脉,还将他们送出了山林,答应不再让水猴子跟水鬼害人了。

    这对刘浪来说绝对是意外之喜。

    不过,刘浪喜过之后,却也忧心忡忡了。

    黄皮子似乎对胡家极为忌惮,而自己竟然还准备问人家要尾巴,这不是找死吗

    连黄皮子都打不过,还想去对付三尾狐,刘浪想想瞬间感觉自己的脑袋被驴踢了。

    可有时候有些事不得不做,算是脑袋被驴踢烂了,该做的还是得做。

    俩人回到刘坤的村子时,已近午了。

    刘浪长长吁了一口气,看着吴半仙的眼神带着一丝玩味。

    “吴半仙,真没想到,你竟然凭一张嘴活了命”

    吴半仙一歪脑袋,看了刘浪一眼,嘿嘿一笑道“刘浪,这是知识的力量,你可别以为我这全是瞎编乱造,东北的三大狐仙家族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刘浪一惊,不禁重新审视了吴半仙一番。

    经历过一次生死之后,俩人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也不再是见面打了。

    刘浪白了吴半仙一眼,冷声道“哼,嘴皮子厉害又能如何,不过是坑蒙拐骗今天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差点被弄死”

    “喂喂喂,你还好意思说啊,要不是我,你能弄到那啥仙脉吗”

    说到仙脉,吴半仙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两眼一瞪,瞅着刘浪问道“你真认识胡家的那些狐仙”

    “狐仙我哪儿知道什么狐仙”

    “可是,黄皮子的鼻子那么灵,怎么可能会说错呢”

    刘浪不想跟吴半仙纠结这种没用的问题,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威胁道“别给我岔开话题,别以为逃过了一条老命事儿算完了,赶紧跟我向村子里的人道歉。”

    也不管吴半仙呲牙咧嘴,刘浪拽着吴半仙往刘坤家走。

    距刘坤家好几百米远,刘浪看到有很多人围在刘坤家门口,吵吵嚷嚷不知在干些什么。

    其一个年妇女眼尖,一眼看看到了刘浪二人,扯着嗓子吆喝了一句“大师回来啦”

    所有人纷纷回过头,一脸的期待,很快将刘浪俩人围在了间。

    刘坤也在其,一看到刘浪拽着吴半仙的衣领,不禁大吃一惊。

    “浪人,你怎么跟大师在一起啊”

    刘浪嘿嘿一笑,连忙放开手,指着吴半仙说道“哦,这位大师我在燕京时认识,我今天早晨给他打电话,没想到他正好在这里。这不,他一听说这里是我的老家,立刻连钱都不要了。”

    说着,刘浪将那一万块钱定金掏了出来,往刘坤手里一送,接着转头看了一眼吴半仙,阴笑道“是不是啊,吴大师”

    吴半仙此时哪里还敢说不是正想点头,可忽然间记起自己是这些人眼的大师,不能掉了架子。

    “咳咳,正是如此。”

    吴半仙不忘卖弄一下自己的仙风道骨,捋了一下胡须,半眯着眼睛,字正腔圆的说道。

    刘浪发现吴半仙又要耍起自己的瞎白话功夫,趁人不注意使劲踩了吴半仙的脚背一下。

    吴半仙啊的尖叫一声,正想发作,一看刘浪正瞪着自己,一副你再敢扯淡,小心我把你蛋给扯了的表情。

    吴半仙不敢吭声了,立刻闭了嘴。

    村民看着刘浪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敬佩带着疑惑。

    有人窃窃私语的问道“这小子是谁啊竟然跟大师认识怎么是我们村的吗”

    “是啊是啊,竟然连钱都不要了,这面子可真够大的啊。”

    刘坤一脸的得意,连忙解释道“这是我高同学,刘浪,住在前面那个村,我的好哥们呢。”

    “啊,这么厉害啊那以后有什么事我们直接找他帮忙可以吗”

    人群呼啦一下沸腾了。

    要知道农村很多人对鬼神之说都深信不疑,一听说在他们身边竟然有这种大神,哪里还不兴奋

    刘浪眼见自己再不走,被村民的热情给淹死了。

    “喂,我们家一只大公鸡丢了,能不能帮忙算算啊”

    “我们家小孩这几天天天哭,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啊”

    更有甚者,一个六十多岁的大妈,还一脸娇羞的问了句“我那啥,能不能再来啊”

    我靠,我知道你那啥啊。

    刘浪拽个吴半仙逃也似的冲出了村子,大口喘着粗气。

    “吴半仙,你这老东西赶紧回去,这些人竟然还真信你”

    吴半仙也气不接下气,瞅了刘浪一眼,“怎么,想卸磨杀驴”

    “屁,给你脸还翘起尾巴了是吧”

    刘浪举起手来要打,吴半仙顿时吓得一哆嗦,叫道“行了行了,我走我走,真是晦气。”

    一边嘀咕着,吴半仙刚走出去没两步,忽然又转过头来。

    “不行,钱都被你拿走了,我怎么回去”

    刘浪一听这话来气,正想发作,吴半仙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朱师侄,怎么了啊”吴半仙立刻咧嘴笑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朱涯说了一句。

    “不去不去,次不是跟你说过嘛,这狗屁道门大会,我吴半仙不稀罕。”

    说了没两句,吴半仙气鼓鼓的挂了电话,一脸的不悦。

    “哼,真是的,大热天开什么道门武大会啊,真是闲的。”

    刘浪听的心,忙问道“啥道门武大会”

    “切,道门大会,这帮人这是闲的无聊,把茅山、龙虎山、武当山那些修道的家伙全部拉在了一起,说是武大会。哼,是一帮猴子开会,还让我去,我堂堂吴半仙,大热天还不如吹吹空调唱唱小曲儿呢。”

    吴半仙嘀里咕噜说了一半天,忽然意识到自己讲话的对象是刘浪,脸色一沉,叽歪道“哼,我跟你说这个干嘛。”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刘浪一想起父亲说的龙虎山饶家人,不禁有些心痒痒。

    “吴半仙,龙虎山也去”

    “去,当然去了,饶老大腿都瘸了一条,可哪年都没落下过。”

    刘浪一听,心一动,嘿嘿笑道,“好,吴半仙,如果我给你车费,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道门武大会啊”

    “你”

    吴半仙歪着脑袋,两只小眼眯着,下打量起了刘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