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04章 诡异的尸体

    顺着民工的手指方向,只见在人群后面的一台挖掘机铲头,竟然挂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尸体.

    小孩只穿着一件红肚兜,下身什么都没穿,两只手绑着粗粗的麻绳,高高举过头顶,悬挂在挖掘机。

    小孩的两只脚也被绑在了一起,下面挂着一个大铁秤砣。

    只见小孩的脸痛苦的扭曲着,可嘴角却诡异的勾起了一个弧度,像是在笑。

    刘浪见过的诡异事情也算不少了,可是突然看到这个小孩的死状,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转头看了吴暖暖一眼。

    吴暖暖脸色煞白,眉头紧皱,似乎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景。

    俩人急走两步,来到人群旁。

    牛大壮看到了刘浪,点了点头,神色也异常的凝重。

    牛大壮拍了拍那个说话的民工,然后跟旁边的警察说了两句。

    其余的警察都点了点头,带着民工走了,看样子是去做笔录了。

    现场只剩下牛大壮、刘浪和吴暖暖。

    三人走到悬挂的尸体旁边,牛大壮告诉刘浪俩人,这具尸体今天早晨被发现的,刚才那个民工昨晚睡在工地看守设备。

    民工睡到一点多的时候,忽然感觉空气有点冷,似乎也有窃窃私语的说话声。

    民工以为是有人来偷东西,一激灵爬了起来,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只见在挖掘机旁边,正有两个人影。一个猫着腰,一个直立着身子。

    民工一看,顿时火冒三丈,拿起手电筒跟钢管冲了过去,边跑边大声呵斥道“好你个小偷,竟然敢偷到这里来了。”

    两个影子并没有跑,也没有动。

    当时民工还有些纳闷,做贼的竟然胆大妄为,根本不怕人。

    可是,等民工跑到近前一看,顿时吓懵了。

    立着那个人影正是悬挂的男孩,而弯腰的那个人影,赫然是一具骷髅骨架。

    民工的神经立刻绷到了极点,吓得双腿一软,正想转身逃跑,那具骷髅忽然嘎巴嘎巴响了两声,竟然缓缓直起腰来,伸出手来直接掐住了民工的脖子。

    民工想要挣扎,可却没成想骷髅的力气却是大的惊人。

    民工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越来越薄弱,慢慢失去了知觉。

    牛大壮说完之后,又叹了一口气,指着挖掘机下面的一堆土说道“你们看,这堆土的形状是不是非常怪。”

    在男孩尸体的正下方,一堆隆起的土,像是被人恶作剧般绘制出了一个图案,那图案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骷髅头。

    刘浪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看到牛大壮所说的骷髅,不禁疑问道“民工没死骷髅骨架也不见了”

    牛大壮点了点头道“是啊,早晨民工又醒了过来,可骷髅却不见了。那个民工以为自己在做梦,抬头看到悬挂着的尸体,吓得赶紧报了警。”

    牛大壮顿了顿,忧心忡忡的又道“刚来的时候,我的确看到了那个民工脖子有掐痕,可过了一会儿竟然自动消失了。”

    “消失”

    “嗯,而且根本看不出半点痕迹,像是从来没有被掐过一样。”

    吴暖暖眉头越拧越紧,想了一会儿又问道“小牛,这小孩的身份查清楚了吗”

    牛大壮摇了摇头,道“照片指纹都采集过了,事情也跟冯队说了,冯队正派人在查呢。”

    说话间,牛大壮的手机响了起来。

    牛大壮连忙接起电话,“喂,冯队”

    电话那头的冯一周只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牛大壮脸色又难看了几分,看了看刘浪,跟吴暖暖说道“暖暖姐,尸体的身份查出来了。”

    “是谁”

    牛大壮咽了口唾沫,似乎为了组织一下语言,努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慌,可说出的话来还带着颤音。

    “这个小孩,早死了。”

    “啊什么意思”

    牛大壮道“冯队刚才打电话说了,这个小孩是前天刚刚死的,是在河里洗澡的时候被淹死的,而且,他们那边的人感觉淹死的小孩不吉利,连火化都没有,昨天匆匆埋了。”

    “嘶”

    刘浪跟吴暖暖震惊的看着牛大壮,难以置信的问道“死在哪里”

    “一千公里外的石窟村。”

    “石窟村千里之外”

    牛大壮重重点了点头,指着尸体再次肯定道“不错,千里之外,半天时间将尸体挖出,然后运到了这里,打扮成这样,再挂在挖掘机。”

    所有的常识都已经无法解释眼前的情景,别说是要做这么多了,光是不停的开着车跑,一千里恐怕至少也得六七个小时。

    可是,据调查,那个石窟村贫穷落后,身在大山之,连公路都没有,最近的土路都是十几公里以外。

    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看出了惊恐。

    碰这种事情,没有人再会用常识去解释,唯一的解释是超出常识的存在。

    可是,费这么大劲到底有什么用处

    牛大壮看着刘浪,问道“你知道这种情况吗”

    刘浪摇头,自己不但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之前根本是闻所未闻。

    可是,看到地那个土堆而成的骷髅,刘浪隐隐感觉这似乎是一种诅咒仪式。

    “对了,这片工地承包给哪家公司了啊”吴暖暖问。

    “奔腾建业。”

    “马有才”刘浪惊的问道。

    “对。”

    牛大壮一愣,疑惑的问道“刘浪,你认识这个马老板”

    刘浪点头,心道不但认识,而且还打过交道呢,而且这个马有才似乎跟欧阳清织也有关系呢。

    一想起欧阳清织,刘浪感觉越来越好。

    电话打不通,期末考试也没回来考,这个欧阳清织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哎,都好几个月了。”

    刘浪在心轻轻叹了一口气,竟然有点想念这个女孩了。

    又勘察了一番现场,再也没有找到新的线索之后,刘浪跟牛大壮跟吴暖暖说道“这个小孩的死状非常像是诅咒,我回去给你们查一查。”

    牛大壮点头,拍了拍刘浪的肩膀,勉强挤出一丝笑来“兄弟,这种事情我们想多做也没用,还希望你多多帮忙啊”

    刘浪点头,看了吴暖暖一眼。

    此时吴暖暖脸色又恢复了白皙水嫩的妖异,眼神却闪过一丝复杂,看了刘浪一眼,快速的移开,再次盯着悬挂的尸体,久久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