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07章 马氏兄弟

    刘浪看到来人,不禁一惊,似乎还不太确定,如此一个有钱的大老板,怎么会来到这种小面馆

    来人竟然是奔腾建业的马有才,当时欧阳清织曾带着刘浪去参加过宴会。

    虽然刘浪没有跟马有才打过太多交道,但暗地里因为欧阳清织和朱涯的原因,倒也知道不少。

    马有才并没有理会刘浪,而是径直走到马有德面前,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高级烟,然后从抽出一根,点,递到马有德手里。

    马有德瞪了马有才一眼,然后接了过来,放到了自己的嘴里,深吸了一口。

    马有才将剩余的烟随手塞到了马有德的口袋里,抬头说道“哥,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天下之大,根本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吗”

    哥

    刘浪懵了,仔细一想,马有才,马有德。

    我靠,我怎么从来没往这方面想呢

    德才兼备,光从名字看来,这绝对是兄弟俩啊。

    马有德并没有说话,而是冷哼了一声,回身走进了屋里。

    马有才尴尬的笑了笑,跟着马有德进了屋子。

    “哥,以前我让你帮我,你不肯。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了你跟我的关系,你看,老家那边的娃子已经开始出问题了,这是在向我们挑衅呢。”

    “唔唔。”

    马有德有些愤怒的叫了两声,依旧没有写字的意思。

    马有才像是能听明白马有德的话一般,叹了口气道“哥,你怎么这么执迷不悟啊。如果你肯将巫术传给我,你怎么会落得这么个下场你看嫂子听不见,现在你又说不出话来,你到底图的是什么呀”

    刘浪站在门口,有点听不下去了。

    虽然刘浪从来没想过这个奔腾建业的大老板跟马有德竟然有这层关系,可是,听马有才话的语气,似乎早知道马有德的身份,而且还埋怨马有德不将巫术传给他。

    刘浪刚想冲进去帮马有德说话,可身体突然被人拽住,转头一看,却见马大娘正微笑的看着自己。

    刘浪狐疑,见马大娘微微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要进去。

    里面再次传出了马有才的声音“哥,算你不想将巫术传给我,至少帮我打理一下公司总可以吧你看你这个小面馆,半天都没个人。”

    “唔唔。”

    “哥,我知道你在躲避黑巫教的人,可是,现在他们不还是找到你了吗”

    “唔唔。”

    “什么你已找到传人了”

    马有才似乎非常的吃惊,声音激动带着失望,大声问道“哥,是谁那个人是谁”

    刘浪听着马有才几乎是咆哮着对马有德说话的,再也忍不住了,抬脚闯了进去,高声道“马老板,是我。”

    马有才转过头,看了刘浪一眼,微微皱了皱眉,似乎并没有认出刘浪。

    “马老板,怎么不认识我了”

    马有才没有回答,而是下打量了刘浪两眼,忽然间睁大了眼睛,似乎有点不太相信。

    “清织,你是清织的男朋友,刘浪”

    刘浪笑了笑,道“呵呵,马老板果然好记性。”

    “不对不对,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清织了,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马有才忽然话题一转,搞得刘浪反应还有些迟钝。

    刘浪一想起匆匆告别的欧阳清织,脸也闪过一丝落寞,摇了摇头,说道“马老板,清织家里有事请假了。”

    刘浪顿了顿,严肃的说道“马老板,马大叔是我师父,既然他不愿将巫术传给你,你不要再逼问了,马大叔不容易,他现在”

    一想起马有德是因为帮自己救人而误巫毒,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刘浪心里不是滋味。

    马有才看了刘浪一眼,脸的怒色一闪而过。

    “刘浪是吧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今天早晨在我的工地出了什么事了吗”

    刘浪点头“我知道。”

    马有才一愣,似乎还没明白刘浪的话,难以置信的盯着刘浪“你知道你知道那个小孩是怎么一回事”

    刘浪再次点头道“我知道,我来找马大叔,正是因为这件事。”

    马有才刷的转过头,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马有德,语气透着一丝愠气“哥,你全跟这小子说了你连我们祖宗的秘密也全跟他说了”

    “唔唔。”

    马有德大叫一声,似乎对马有才的话非常气愤。

    刘浪不明白,好的看了马有德一眼,却见马有德神色闪过一丝慌张,似乎在躲避刘浪的眼神。

    马有才脸色一沉,听明白了马有德的意思,冷声道“哼,对了,你收了这么一个好徒弟,怎么可能将这种事情说出去呢。哈哈、哈哈,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马有才一甩手,指着马有德的鼻子吼道“哥,我一直敬重你是我哥,这些年来我本来想让你跟嫂子享受荣华富贵,可你不但不听我的,而且处处节制我,如果祖宗那里真出了什么问题,不但是你,别忘了,我们整个马家都会遭难。”

    马有德脸色铁青,并没有吭声。

    马有才似乎非常的生气,转头瞪着刘浪,声音透着冰冷的威胁。

    “小子,我不知道你怎么能哄得我哥如此向着你,可是,我要告诉你,想要得到我哥身的巫术,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而且,如果你还想要自己的小命,最好的老老实实的,不要打白巫术的主意。”

    说完,马有才又瞟了马有德一眼,吼道“哥,既然你依旧执迷不悟,我说再多也没用,我只希望你能看在祖宗的份,不要让我们马家没落了。”

    马有才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面馆。

    只听在面馆外,马有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嫂子,有空你好好劝劝大哥,让他知道谁亲谁疏我现在打下这份基业,不正是为了马家光宗耀祖了吗,嫂子,你要要大哥知道,我们马家千万不能坏在一个外人的手里”

    脚步声渐渐走远。

    马有德身体一晃,一屁股坐到了凳子,身体微微颤抖着,将高级烟重重摔到了地,慢慢掏出自己的旱烟。

    刘浪看在眼里,连忙前帮马有德将烟点,也安静地坐到了他的身边,看着他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面馆外的马大娘也慢慢走了进来,走到马有德的身边,拍了拍马有德的肩膀,一句话也没说,直接进了里屋。

    马有德吧嗒吧嗒抽着旱烟,眼神有些茫然,神色异常凝重,整个人犹如一尊木雕一般,坐在凳子一动不动。

    烟雾缓缓往飘动,马有德将旱烟完全抽完之后,似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忽然抬起头来,两只眼睛热切的盯着刘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