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09章 血战豺狗

    豺狗大都是群居动物,体形狼要小,但大于狐狸,因为体型瘦小如柴,故被称为豺狗。

    这种东西生性凶残,喜好欺凌弱小,更喜欢吃大型食肉动物吃剩下的腐肉腐骨,起狼来更难对付。

    豺狗突然出现在这种地方,别说是吴暖暖了,连刘浪都吓了一跳。

    都说饿虎架不住群狼,何况是没有尖牙利齿的几个人,面对这七八只豺狗,算有三头六臂恐怕都难有胜算。

    刘浪跟牛大壮抬着尸体快速向着吴暖暖靠拢。

    马有德也听到了豺狗的声音,转头一看,不禁脸色大变,也后退了两步,靠近了吴暖暖跟马大娘。

    五人聚拢在一起,刘浪感觉自己的心扑腾扑腾跳得厉害。

    “豺狗,知道这东西怎么对付吗”

    吴暖暖皱着眉头,压低声音说道“这种东西我以前去山里的时候经常碰到,可大都只有两三只,从来没有碰到这么多过。”

    吴暖暖边说着,刷的一下从腰间拔出了手枪,啪的一声朝着当前一只豺狗射了过去。

    “吴警官”

    刘浪大喝一声,前一把抓住了吴暖暖的手,根本来不及阻挡。

    一只豺狗嗷嗷叫了两声,一头栽倒在地。

    其余的豺狗一看,纷纷吓得退了十余步,可是,不过半分钟的时间,其一只豺狗忽然仰起头来,呜呜叫了起来。

    “不好,它们在叫同伴。”

    牛大壮脸色大变,一只手抓着尸体,另一只手也快速将腰间的手枪拔了出来。

    “糟了,这东西多了我们根本跑不掉。”

    刘浪此时一只手抓着尸体,另一只手握着吴暖暖的手,刚想将手撤回来,忽然感觉吴暖暖手心一动,反手抓住了刘浪的手。

    刘浪一愣,抬头看了一眼吴暖暖。

    吴暖暖的手细腻润滑,虽然平时拿枪的食指有点茧子,可却还是让刘浪心一动。

    刘浪不自觉的轻轻一捏,像是能挤出水来一般。

    “刘浪,你是好人。”

    吴暖暖忽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快速松开手,接着一弯腰,眨眼间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出现在了手里。

    “这个给你,保护好大叔跟大娘。”

    说完,吴暖暖将匕首往刘浪手一送,忽然间抬脚往前急跑了两步,朝着那些豺狗冲了过去。

    刘浪接住匕首,面还残存着吴暖暖手的余温。

    牛大壮大惊,叫道“暖暖姐,回来,不要去”

    豺狗的吼叫声很快引来了更多的豺狗,一眼望去,竟然不下百余只,密密麻麻,犹如一片麦浪一般,看着让人头皮发麻。

    豺狗一多,此起彼伏的嗷嗷声响了起来,一只豺狗忽然间一声咆哮,朝着吴暖暖扑了过去。

    吴暖暖一抬手,只听啪的一声枪响,那条豺狗应声落地。

    可是,这一次没有一只豺狗后退,反而纷纷冲前来,眨眼间数十几豺狗将吴暖暖围的里三层外三层。

    手枪的子弹很快用光了,可围来的豺狗却越来越多。

    吴暖暖只能赤手空拳,几个回合下来虽然干掉了好几只,可脸身却也开始出现了疲倦。

    微汗淋淋,很快浸透了吴暖暖的警服,曲线霎时间展露无疑。

    突然间,一只个头稍大一点儿的豺狗忽然间弹跳而起,一口咬住了吴暖暖的手臂。

    吴暖暖尖叫一声,另一只手反手屈起两指,朝着豺狗的双眼噗的一下插了下去。

    “嗷嗷”

    一声痛苦的嚎叫,那只豺狗松开口,在地疯狂的打了两个滚,可还没等再次爬起来,其余的豺狗蜂拥而止,瞬间将这只被戳瞎眼的豺狗撕了个粉碎。

    鲜血混杂着浓烈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吴暖暖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这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那些豺狗将自己的同伴吃掉之后,意犹未尽的抬起头来,贪婪的盯着吴暖暖,另外有一些豺狗开始绕过吴暖暖,朝着刘浪几人这里跑了过来。

    刘浪急得满头大汗,想要过去帮忙,可看着马有德跟马大娘,又怕他们受到伤害,内心纠结不已。

    正在此时,两只豺狗突然间同时跃起,左右夹击吴暖暖。

    吴暖暖已是精疲力竭,动作稍一迟缓,只听啊的一声惨叫,手顿时鲜血淋淋。

    刘浪再也等不了了,大叫一声“吴警官。”

    手一撒,尸体直接掉到了地。

    刘浪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对着牛大壮大喝道“牛哥,帮我照顾好大叔大娘,我救吴警官。”

    三步并作两步,快速冲到了吴暖暖的身边,刘浪挥起匕首,朝着那只咬住吴暖暖手的豺狗一刀砍了下去,顿时鲜血崩流。

    豺狗脑浆崩裂,在地抽搐了两下,彻底死透了。

    吴暖暖脸皮发白,身体一晃,一头撞进了刘浪的怀里。

    顿时一股无的柔软撞得刘浪心神一动,可根本来不及多想,刘浪边砍边退,跟疯了一样每每都是一刀毙命。

    随着豺狗的死尸越来越多,那些活着的豺狗渐渐开始撕食自己的同伴,真正攻击的也越来越少。

    终于将身体虚弱的吴暖暖拖回到了牛大壮身边,刘浪突然发现,马有德不知为何,竟然盘膝坐到了地。

    “牛哥,大叔怎么了”

    刘浪急问了一句。

    牛大壮摇了摇头,紧张的说道“不知道,但是,刚才看着大叔咬破了自己的指头,在地画了一个什么东西。”

    朝着地一看,果然在一块巴掌大的石头,马有德画了一个古怪的图案。

    那个图案像是一只长着獠牙的飞虫,栩栩如生。

    刘浪一惊,忽然看到马有德举起双手,两只手快速结在一起,成一个怪的形状,然后跪伏在地,额头抵在那块画有图案的石头,低低的念叨着。

    豺狗再次围了来,几乎每只豺狗嘴都吧嗒吧嗒往下滴着鲜血。

    “呜呜”

    “呜呜”

    这群豺狗像是索命的无常一般,离着几人越来越近,眼见一步能冲来的时候,刘浪心下一沉。

    妈的,没活个长命百岁,竟然死在这些畜生的嘴里了。

    刘浪一咬牙,将吴暖暖往牛大壮身边一送,大呵道“我草你们这帮畜生,今天老子跟你们拼了。”

    挥起手的匕首,刘浪赤红着双眼,犹如狼如羊群一般冲进了豺狗群,匕首跟拳头砍瓜切菜似的,打得狗群哀号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