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11章 在碎石山上

    经过这一场撕杀,受伤最重的当属刘浪跟吴暖暖,不过好在除了吴暖暖少了一截小拇指之外,大都是皮外伤。

    经过简单的处理,几人打起了手电,开始往碎石山爬。

    谁也没想到还没到石窟村会碰到这么多的豺狗,可谓是出师不利。

    所有人都沉着脸不再说话。

    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看来这次石窟村之行充满了险阻。

    刘浪跟牛大壮抬着小孩的尸体,牛大壮在前,刘浪在后。

    借着手电的灯光,刘浪看着尸体的身似乎浮着一层银白色的光芒,像是涂了一层如纱般薄的水银一般。

    刘浪一愣,问道“牛哥,你看看,尸体是不是有问题”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回来,往尸体的身看去。

    马有德也走到尸体的旁边看了两眼,这一看不要紧,本来苍白的脸愈加惨白,急急的咳嗽了两声,催促着大家赶紧快走。

    几人看着马有德急匆匆的样子,似乎有点明白了,这具尸体可能起了变化,再不快点肯定得出问题。

    也顾不得想太多了,刘浪跟牛大壮直接抬着尸体小跑了起来。

    碎石山虽然并不高,可面全是用石头堆积而成,每走两走,会往后滑动半步,而且一不小心得崴着脚,走起来异常艰难。

    刘浪跟牛大壮都人高马大,一步顶别人两步,可依旧不敢迈得太大,好在俩人体力与耐力都很好,用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爬了碎石山。

    碎石山这面是光秃秃的,几乎是寸草不生,可站在山顶往用手电朝着另一面一照,顿时有种阴阳两隔的感觉。

    山的另一面不但没有裸露在外的碎石,而且还生着茂密的杂草,足有半米多高。

    刘浪根本没有时间琢磨这种怪的山体现象,回头看着马有德几人也气喘吁吁的爬了来,便征询般问道“大叔,还有多远啊”

    马有德看起来非常虚弱,脸不但没有恢复正常,似乎刚才还要消瘦几分,甚至每走几步都会咳嗽两声。

    马有德深深吸了两口气,朝着左前方指了指,唔唔说了两声。

    顺着马有德手指的方向,刘浪抬眼看去,却见那里方圆差不多一里左右的地方,似乎隐隐有灯光闪烁,忽明忽暗,像是火把一般。

    “是那里”

    马有德点了点头,颤巍巍的将旱烟杆拿了出来,然后将烟头拿掉,剩下竹子做的烟杆。

    刘浪心生好,不明白马有德这是什么意思。

    马有德并没有吭声,而是将光溜溜的烟杆放到了嘴,深吸一口气,猛然间吹了一口。

    “嘀”

    一声清脆尖锐的笛鸣声从烟杆传了出来,远处那些火光忽然间像是被笛声吵醒了一般,竟然纷纷晃动了起来。

    刘浪震惊的盯着马有德,却见马有德一屁股坐到了地,浑身出着虚汗,两眼发直。

    要不是知道马有德还活着,恐怕所有人都会以为马有德是具干尸。

    马大娘一脸心疼的看着马有德,昏黄的老眼含着泪花。

    “大叔,不走了”刘浪问道。

    马有德摇了摇头,指着地面,示意大家先坐下休息一会儿。

    众人狐疑不定,可还是没有反对,都看了马有德一眼,纷纷坐了下去。

    不到三分钟时间,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阵同样尖锐的笛鸣声,嘈杂吵闹声混杂在一起。

    又过了一会儿,那些火光竟然开始慢慢移动,快速的朝着碎石山这边跑来。

    刘浪越看越心,似乎有点明白马有德的意思了。

    果然,十几分钟后,火光已经靠近了碎石山下,足足有二三十只火把的样子。

    只听有人在山下大叫道“族长是你吗”

    “嘀”

    马有德又吹了一口烟杆,山下的人使劲晃着火把,大声喊道“族长,您等一下,我们马来。”

    那些火把忽然间朝着左边急速跑了过去,很快完全消失不见了。

    刘浪越来越好,这些人不直接往爬,怎么还不见了呢

    很快,碎石山下出现了隆隆的轰鸣声,像是有石头移动一般。

    紧接着,整个山体都在摇动。

    刘浪还以为是地震了,吓得急速站了起来,正看到在山顶的一侧处,竟然慢慢裂开了一道缝隙。

    缝隙越裂越大,很快能容纳一人通过,而且四方四正,倒像是一道门。

    山体很快停止了震动,从那道缝隙也透出了火光,转眼间有人从里面钻了出来,快速的跑向马有德,边跑边大叫道“族长,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啊”

    喊话之人是个络腮大汉,一米七的个头,身的肉非常结实,穿着灰黑色麻衣,手举着一个大火把。

    紧跟在络腮大汉后面慢慢又出来了二十几个人,将马有德几人围在间。

    “族长,瓜娃子他”

    络腮大汉一看到正坐在地的马有德,忽然间双眼一红,正想跟马有德说些什么,可突然看到马有德脸色异常,而且骨瘦如柴,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一样。

    络腮大汉一愣,急道“族长,你把、把身的蛊虫招唤出来了”

    马有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刘浪,示意有话跟刘浪说。

    刘浪也有点听明白了,赶紧点了点头,对络腮大汉说道“大哥,我叫刘浪,是马大叔的徒弟,我们这次来是将小孩的尸体送来的。”

    说着,刘浪指了指地躺着的尸体。

    络腮大汉低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双眼立刻瞪得巨大,惊道“瓜娃子,这是瓜娃子”

    络腮大汉很快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再多言,朝着身后一挥手,喊道“快,大家行动起来,这次族长回来是帮我们解决问题的。”

    那二十几个人纷纷面色动容,护在马有德身边,慢慢往后退去,很快有一部分人退到了山顶的那道石门旁边。

    刘浪将事情简单的跟络腮大汉一说,络腮大汉一脸的惊异,似乎还不敢相信。

    “什么小兄弟,族长他哑了”

    刘浪点了点头。

    络腮大汉依旧震惊无,又惊叫道“豺狗这里怎么会有豺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