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23章 花和尚齐连山

    光头年男人名叫齐连山,三岁那年在祁连山一带与父母走失,被过路的和尚收养,带回了少林寺,修习武术佛法。新地址

    可这个齐连山打小性格顽劣,不服管教,甚至在五六岁的时候,已经将十几岁的小孩打的跪地求饶。

    少林寺屡加管教之下,齐连山虽然略有收敛,但内心反而愈加狂躁。

    在十五岁那年,齐连山因为偷偷跑到山下的小村子里看寡妇洗澡,结果被师父抓住,狠狠打了三十棍,直接打得屁股开花,一个月没有下床。

    可齐连山却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那种人,好不容易安顿了一年的时间,十七岁那年,再次偷偷下山,这次不但将那个寡妇的身体给看了,而且竟然还睡了。

    自那以后,少林寺再也容不下他了,便把他赶下了山。

    下山之后,齐连山在寡妇家里住了三个月,结果把寡妇搞大了肚子之后却怂了,偷偷逃走之后,靠着一双拳头一路边打边跑,来到了燕京市。

    来到燕京之后,因为武功厉害,很快被人收为了小弟。

    齐连山出手狠辣,在道很快混出了名声,甚至被人高薪聘作了贴身保镖。

    齐连山保镖整整干了五年,最后一个老板,正是这个风尚礼仪的前任老板。

    这个老板因为有次与人结仇,差点被人杀害,而得益于齐连山舍身相救,便认下了齐连山为干儿子。

    老板没有子嗣,过了两年还是被人杀害,结果风尚礼仪交到了齐连山的手里。

    齐连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当老板,甚至在当老板的第一天,他也发现了一个非常可喜的事情,那是,这些礼仪小姐竟然可以随便玩。

    很快,齐连山的名声便被叫了出去,花和尚。

    尽管如此,许多人也门找麻烦,但全部被齐连山打了出去,甚至无论来多少人,都是他一个人动手,几次把对方打得落花流水之后,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可说来也是怪,在花和尚齐连山真正想要孩子的时候,无论睡过多少女人,却总是怀不。

    于是,齐连山便想起了少林寺山下的那个寡妇。

    结果派人去找之后,有人说寡妇在齐连山逃走之后的第二天,跳井自杀了。

    这下可好,从那以后,花和尚齐连山性格变得更为古怪,坐拥几百人的风尚礼仪,一门心思享受。

    这个风尚礼仪虽然不大,但赚钱却不少,很多人看着眼红想要收购,但齐连山当惯了土皇帝,无论别人出多少价格,只有两个字,不卖

    渐渐的,很多人也默认了风尚礼仪的存在。

    而同样是一次偶然的机会,燕小六认了齐连山当干爹。

    这燕小六别看跟齐连山完全是两个性格,甚至还极为猥琐,但齐连山是看了这小子,不但如此,而且还把风尚礼仪的大半产业交给了燕小六打理。

    但有一点儿,这个燕小六虽然管理风尚礼仪,但手里的可支配资金少得可怜。

    沈菊花首先认识的燕小六,然后看着这小子有点儿钱,便当了他的女朋友,后来跟着去了风尚礼仪之后,才发现燕小六的钱全是齐连山的。

    而齐连山看到沈菊花的第一眼,眼直接直了。

    后来的事情不言自明,燕小六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沈菊花靠着一对足有篮球般大的傲人身姿,竟然在齐连山跟燕小六之间活得极为滋润。

    沈菊花享受这种感觉,甚至享受那些被男人的目光扫来扫去的感觉。

    在沈菊花的心,似乎所有的男人都会臣服于自己的大篮球之下,活一天算一天,只要日子过得又爽又舒坦行。

    可是,今天这齐连山竟然直接抽了自己一耳光,直接把沈菊花打蒙了。

    蒙了的沈菊花不敢吭声,甚至都不敢替刘浪求情了。

    眼见赵二胆跟齐连山打得不分胜负,彼此斗了不下百余招,把整个屋子的桌椅全部打得稀巴烂,却依旧没有胜负分晓。

    饭店的老板看着俩人打得不亦乐乎,竟然也不前劝,反而悄悄的走到一边,打了一个电话。

    刘浪看着俩人这么个打法,恐怕打个一天一夜都分不出胜负,不禁有些急了。

    妈的,没想到这个光头还真有两下子啊,照这么个打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刘浪有些心急,朝着赵二胆喝了一声“胆哥,你过来。”

    赵二胆一听,身体往后一撤,急跳到刘浪身边,喘着粗气说道“刘哥,怎么了这秃驴有点本事,还得等一会儿才能收拾得了。”

    齐连山也跳到了一边,大口喘着气,恶狠狠的瞪着赵二胆,破口骂道“好你个小子,竟然能跟我斗这么长时间,老子今天打得痛快,继续来”

    “来个屁,有完没完”

    刘浪真的怒了,看着齐连山,将手往外一扬,冷笑道“秃驴,你今天是来找我麻烦的,还是来找胆哥打架的啊”

    齐连山微微一愣,看了燕小六一眼,似乎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脸色一变,大骂道“臭小子,收拾你还不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先让我把这场试赢了。”

    说着,齐连山将衣往一扯,随手扔给了沈菊花,“拿着”

    沈菊花接住,也没敢吭声,一只手依旧捂着额头,显然已经肿起了一大块儿了。

    齐连山正想再跟赵二胆试,刘浪前大跨一步,举起左手,微微一笑,指着燕小六说道“秃驴,你妄听这个家伙的话我不管,你跟胆哥根本不相下,再打下去也没意思,敢不敢跟我试一下”

    “你”

    齐连山一歪脑袋,眼露出了鄙夷之色。

    “哼凭你”

    “呵呵,凭我怎么,不敢”

    “娘的,老子在少林寺待了那么多年,还真没怕过谁,来”

    说着,齐连山一抱拳,还没等刘浪反应过来,一只拳头犹如恶虎扑食一般,朝着刘浪的脑袋砸了过去。

    刘浪面不改色,悄悄运起了附有黄皮子仙脉的指头,对着齐连山的拳头迎了去。

    “嘭”

    一声闷响,所有人都等着刘浪被打翻在地。

    可是,令人惊悚的一幕瞬间出现在大家眼前。

    刘浪身体未动,却见齐连山的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身体咚的一声重重撞到了墙壁,然后还直接将墙砸进去一块。

    “啊痛死我了”

    齐连山惨叫一声,低头一看,那只跟刘浪撞到一起的拳头,竟然直接跟挂在胳膊一般,左右摇晃,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