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46章 交易的好机会

    刘浪说的是真心话,这种如此隐蔽的地方关这个么几只妖怪,而且面还有压迫感那么强的符咒,用脚指头也能想出来,不简单。

    虽然白衣书生看起来年纪不大,但谁知道是不是跟狐妖一样,也是妖精变的啊。

    刘浪自从知道世界有鬼以后,几乎都快相信神仙都是存在的了。

    可毕竟也没有见过,但如今见到狐妖,对韩晓琪当时说的三尾白狐也相信了几分。

    一想起韩晓琪,刘浪不禁一个劲的往狐妖屁股后面瞄,想看看她到底是有几条尾巴。

    白衣书生跟狐妖见刘浪根本没有救他们的意思,顿时脸色一变,白衣书生立刻恢复了谦谦君子的模样,可狐妖却顿时双眼赤红,威胁道“你可知我是谁吗快点将我放出去,否则,我要踏平你们茅山。”

    “行啦,这话你跟那些臭道士不知道吼了多少遍了,有什么用啊。”

    白衣书生不屑的看了狐妖一眼,继续说道“再说了,你看这个小子,根本不是道士打扮,肯定是无意闯进来的喽。”

    “哼,这帮臭道士太过狡诈,当年如果不是我大意,怎么会被他们囚禁在这里。”

    狐妖眉目一挑,生气的模样倒也带着几分迷人的醉意。

    白衣书生也长长叹了一口气,“哎,如果不是因为云姑,我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白衣书生面露哀伤之色,转头看了一眼第二个笼子,幽幽的说道“老鬼,我黑巫左使虽然伤了你,但自己也落得如此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啊。”

    那团黑影一直没有动,也没有吭声,此时听到白衣书生说话,冷哼一声,道“天命难违,云姑已是命尽于此,我只是奉命行事,哼,她早已不得轮回,正是因为你。”

    白衣书生一听,不禁黯然失色,长长叹了一口气,眼角竟然落下两滴泪来,轻声唤道“云姑”

    刘浪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而且那团黑烟竟然也在说话,不禁惊不已。

    而且,这几个家伙似乎之前还纠结不已,关系似乎非常复杂。

    刘浪吞了一口唾沫,眼睛一转,连忙微笑道“我说几位,既然你们知道自己在这里也逃不掉,那我问你们件事行不”

    “臭小子,想要我们问答问题,要帮我们把那铁笼的符咒解开,否则,我们是不会说的。”狐妖忽然间冷眉横指。

    “对,先帮我把符咒扯掉”

    白衣书生接着说道。

    “屁话,姓左的,你明明知道扯掉一张符咒,那帮臭道士会知道,还先扯你的,你打的一手好算盘啊”

    说不了两句,白衣书生跟狐妖再次争执了起来。

    刘浪不禁郁闷,看来,这俩人在这里还真是棋逢对手,倒也不孤独。

    刘浪一心想弄条狐妖的尾巴,见笼子里关着的那只白狐,不禁出口打断道“喂,争什么争啊,你,是三尾白狐对吧”

    “咯咯,老娘早修炼到四尾了好不好。”

    狐妖刚说完,接着一愣,随即娇声骂道“好你个臭小子,问我几尾干嘛”

    刘浪心头一喜,四尾嘿嘿,这么好啊,肯定三尾的要更好使喽。

    刘浪双眼一眯,直直的盯着狐妖,笑嘻嘻的问道“狐仙姐姐,要不,咱们做个交易怎么样啊”

    狐妖一愣,不明白这个小子怎么突然说这种话,不禁疑惑道“什么交易”

    “额,这样,狐仙姐姐,如果你能给我一条尾巴的话,我倒会考虑考虑把你放出来。”

    “什么臭小子,你竟然敢问我要尾巴,你可知道我是用了多长时间才修炼出四尾的吗胆大包天,老娘今天”

    狐妖大怒,忽然间面露狰狞,一只手立刻变成了尖爪,朝着刘浪抓了过去。

    刘浪吓得往后一退,可那尖爪刚刚碰到铁笼,贴在面的符咒忽然间嗡嗡响了两声,一道黄光直接打在狐妖的身,直接将狐妖打倒在地。

    “啊”

    狐妖尖叫一声,显得痛苦不已。

    刘浪一看,顿时乐了,嘿嘿一笑,趁火打劫的说道“怎么样少一条尾巴,总一直被困在这里好吧”

    “你、你,好你个臭小子”

    狐妖气呼呼的爬起来,两只眼睛跟要冒出火来一般,怒视着刘浪。

    刘浪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一副你拿我没办法的表情。

    狐妖的确拿刘浪没办法,只是盯着刘浪,但再也不敢靠近铁笼边缘。

    正在此时,一直没说话的黑烟突然间微微颤抖了两下,哈哈笑道“好、好好好”

    所有人都被笑得莫名其妙,同时问道“老鬼,你笑什么”

    还没等老鬼再说话,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尖锐的鸣笛声,像是在呼唤什么东西一般。

    刘浪一听,立刻记起来了,这好像是相当于人工的鸡鸣,类似于茅山修炼的起床号。

    不好,那些道士可能都要起来了,得赶紧离开这里。

    刘浪心头一紧,也顾不得再跟几人废话,掉头要走。

    狐妖跟白衣书生顿时急了,大叫道“喂,你别走,快帮我们把符咒解开。”

    刘浪双脚没停,边跑边喊道“狐仙姐姐,我的要求已经说了,你好好考虑考虑,回头我再来。”

    “喂,狐尾又解不了你身的蛊毒,你要是把我放出去,我帮你解蛊毒”

    白衣书生喊了一句,可刘浪此时反而怕被别人发现,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刘浪一口气跑到了洞口处,眼见天光已经大亮,赶紧爬了出去,悄悄将那块方石掩,将杂草覆盖住。

    凭着记忆的印象,刘浪离开断崖往外走,可走了老半天,才悲催的发现,自己找不到路了。

    这茅山自己想象要大好多,而且最让人郁闷的是,居住的地方与山林完全隔离开了,昨晚一直追着野猫,此时一看,满眼除了山是树,根本没有路。

    “遭了,在这种地方迷路可怎么找啊。”

    刘浪抬头看天,想仔细辨认一下刚才鸣笛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可是,那声音似乎只响了一声,便再也没有了。

    正当刘浪不知该往哪里走的时候,忽然看到在左前方树林闪过一个影子,速度飞快,直接从一棵树窜了过去。

    然后那个影子轻轻落在了地,轻声说了句“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