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54章 半本卜书传人

    刘浪愣住了,不明白这个傻书生怎么一惊一乍的,还突然尊自己为黑巫教教主,这也太离谱了吧

    可是,看着自称左言的白衣书生不像是作假的样子,刘浪不禁更加疑惑,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再次问道“你、你什么意思说清楚点。”

    左言抬起头来,随手从身掏出一个瓶子,然后放在铁笼的边,对刘浪说道“教主,自来黑巫教以乱神术为根本,谁手拿着乱神术谁是教主,但现在黑巫教乌烟瘴气,人人欲得到这本书,一霸全教,我当年根本无暇权力,只想着跟云姑逍遥快活,没想到却被黑巫右使抓住机会,说我有心勾结道教,以将我铲除。”

    “我不想破坏教众的团结,只得四处逃窜”

    正说着,左言忽然间停住不再说话,指着瓶子说道“教主,此地不易久留,正一派那帮人似乎已经察觉了,快点,这个瓶子里是游尸血,你拿回去,将蛊虫侵蚀的地方扒开,用游尸血化解蛊虫的毒性。”

    边说着,左言的神色也愈加紧张了起来,催促道“快点,那些道士正在往这边赶。”

    刘浪越听越心惊,前一把拿起那个小瓶子,说道“好,如果这东西真能解掉我身的蛊毒,我自然会信你,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说完,刘浪转头要走。

    四尾狐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大叫道“喂,小子,我管你什么黑巫白巫的,你不是要跟我换尾巴吗我答应你,只要你放我出去,我自当将一条尾巴送。”

    刘浪双脚一顿,略一迟疑,却听白衣书生大声喊道“快走,不要相信这只妖精的话,快走”

    刘浪见白衣书生并不像说假话,也顾不得跟四尾狐废话,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刚将方石掩好,听到远处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刘浪心一惊,连忙找了一个地方藏了起来。

    不一会儿工夫,从树林里走出两个人来。

    刘浪眯眼一看,那两个人竟然是吴半仙跟万掌门。

    两人走到方石面前,低头看了看被杂草覆盖的方石。

    万掌门问道“师弟,你说这里被人发现了”

    吴半仙此时一改平时嬉笑的模样,一脸严肃的说道“师兄,虽然我当年为了擒拿这几个妖孽修为尽失,但却因祸得福得到了半本卜书,对一些东西的掐算虽然不是十分准确,但却有着七八分把握。”

    “嗯,师弟,正因如此,你要想办法找到另外半本,好振兴我们正一派。”

    说着,二人合力将方石打开,钻进了洞。

    躲在暗处的刘浪听以两人的对话,不觉呼吸急促了起来。

    这、这吴半仙有半本卜书难道他是韩晓琪说的卜书传人

    不对啊,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只有半本呀

    刘浪百思难得其解,见二人钻入了洞,也不敢再多作停留,转身往山下走去,回到了四合院里。

    却说吴半仙跟万掌门走进山洞之后,来到四只铁笼面前,看着四人安然无恙,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师弟,你算错了”

    吴半仙皱了皱眉头,忽然间低下头,正看到刘浪被安可希劈下的那块衣角。

    “师兄,你看。”

    吴半仙将衣角拿到万掌门面前。

    万掌门拿到手里一看,不禁也紧锁起了眉头,轻声问道“师弟,这是”

    “这是刘浪衣服的。”

    “啊你引荐的那个小子”万掌门大吃一惊。

    吴半仙轻轻点了点头,道“师兄,这小子身份特殊,我一直无法看清他的来历,而且,有一次在我想要窥视他的时候,竟然有种想要膜拜的冲动。”

    “什么怎么会这样”

    吴半仙摇了摇头,一脸迷惑的说道“师兄,正因如此,这小子不简单,我们没必要与他为敌,能拉拢自然要多加拉拢。”

    万掌门点了点头,转头扫视了一眼四个笼子,眼角划过一丝阴森。

    “哼哼,你们在这里很享受吧怎么,你们是不是忽悠那小子,想让他把你们放了啊”

    四尾狐又变成了狐狸的模样,爬在笼子里,一声不吭。

    左言盘膝而坐,闭目不言。

    “哈哈,不说话好啊,回头将你们换个地方,这里,你们定然待够了吧”

    万掌门跟吴半仙没有再多说废话,转头走了出去,在离开洞口的时候,万掌门问吴半仙,“师弟,为什么这一次非要再将奖励加一瓶游尸血啊”

    “哎,师兄,你有所不知,现在道门之间派系复杂,各自都不服气,到时我们拿出游尸血,是要告诉各个门派,我们茅山能有抓住游尸的能力”

    万掌门双眼一亮,恍然大悟道“师弟,果然你想的周全。”

    两人将方石再次掩了起来,洞一直没有说话的那团黑烟,忽然轻轻的飘动了两下,沉沉的笑了两声,阴森森的说了一句稀古怪的话“阎罗再生,万鬼臣服”

    刘浪一口气跑回了四合院,满头大汗,身也被浸透了。

    来不及换下衣服,刘浪见露卡西一直睡得死沉死沉,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急匆匆的将左言给的那个小瓶子拿了出来。

    看着左手心那若隐若显游动的褐壳蜈蚣,刘浪一咬牙,找来一把尖刀,在手心划了一道口子。

    鲜血并没有如想象流出来,除了疼痛之外,可以说是一滴血都没有滴出来。

    可是,在划破手心的同时,刘浪这才发现,自己手心本来鲜红的血液此时竟然已经变成了褐色,还有着加深的趋势。

    妈的,看来这蛊毒是越来越深了。

    刘浪此时暗骂着那给自己蛊的老头,慢慢将游尸血滴了一滴进去。

    其实刘浪根本不能完全相信左言的话,但却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试一试,如果不行的话,再想其它办法。

    但在那滴游尸血滴进去的同时,里面那条褐壳蜈蚣忽然间急速抖动了起来,挣扎着要往外钻。

    那种在皮肤里钻来钻心的疼痛,犹如万千蚂蚁噬骨一般,疼得刘浪啊啊叫了起来。

    在此时,露卡西翻了一个身,胸前的一对饱满正对着刘浪,展现在了刘浪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