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58章 让人侧目

    等赛的道士们将手的笔放下之后,所有人都还没有从震惊清醒过来,甚至在有弟子将刘浪所画的符咒送到各门派掌门手传阅的时候,所有的掌门才渐渐如梦初醒。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阅读最新章节

    “这、这竟然是真的”

    修习道法几十年,从来没有一个人见过不用十秒钟能将驱鬼符画出来的。

    安玉桥此时面色煞白,一只手捧着刘浪画的驱鬼符,身体竟然微微抖动着。

    “这个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将我武当的第一给抢去了,妈的,看来接下来一场试,不能让知非留手了。”

    安玉桥眼闪过一丝狠毒之色,抬头看了安可希一眼。

    安可希正怔怔的发着愣,似乎还没从失败的震惊走出来。

    安可希歪着脑袋看着得意洋洋的刘浪,不禁有些失神,喃喃自语道“这个刘浪,怎么跟别的男孩不一样啊”

    第二轮的符咒试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悬念,甚至没有了太多的期待,刘浪给整个道门的震惊是前所未有的。

    但毕竟此番只是为了筛选,最后还是评出了入围下一轮的六个人。

    分别是刘浪、安可希、饶九妹,麻衣派那个鼠头鼠脑的家伙,陈阿丙,还有另一个小门派的人。

    六人晋级,各家欢喜各家忧愁。

    符咒之术第一天完了,可从第二天开始,剑术的试至少要持续一个星期。

    这一场试之后,刘浪成了所有人眼的焦点,甚至有人暗地里打听他出自何门何派,结果打听的结果只有一个,那是无门无派,甚至还是万掌门的师弟随便拉来的。

    天下之大,无不有,今天怪事往年多啊。

    带着首战告捷的冠军光环,刘浪在所有人眼从一个乡巴佬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怪才。

    可纵使如此,更多的人却依旧不屑一顾,尤其是安玉桥。

    当天赛结束之后,安玉桥将安可希和步知非叫到了身边,语重心长的说道“知非,明天的赛你有信心吗”

    步知非是安玉桥最得意的大弟子,甚至安玉桥有意将自己的女儿安可希嫁给他,有心撮合之下,对步知非是越看越顺眼。

    步知非对自己这个师妹是又爱又敬,心里自然也是喜欢,可这次来到茅山之后,无意碰到了饶九妹,本来已经安分的心竟然莫名荡漾了一下。

    今天步知非在赛时看着饶九妹一身淡雅的道袍,手拿毛笔聚精会神的样子,再看着安可希骄慢任性的脾气,不禁皱了皱眉头,心竟然泛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听到安玉桥的问话,步知非重重点了点头,道“师父,那小子可能符咒有点天赋,明天我一定好好试,绝不能让别人再占了风。”

    “哎,是啊,我本以为可希在符咒术方法稳操胜券,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

    安玉桥长长叹了一口气。

    而正在此时,饶九妹也跟饶万春商量了起来。

    “哥,这个刘浪我之前认识,是一个半吊子,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饶万春紧锁着眉头,饶九妹壮一圈的身体在房间里转来转去。

    这次龙虎山只有兄妹二人带着一些师兄弟前来,而他们的父亲因为不愿掺和这种道门大会,以有病为由推辞了。

    兄妹二人此番只想好好为龙虎山争个光,却没想到,竟然半路杀出一只黑马。

    饶万春边走边摇头,忽然间停住脚步,问道“九妹,这小子不会是装的吧”

    “不会,当时他伤成那样,怎么可能还是装的啊他这个人对兄弟倒没得说,还讲得义气,但是有点不自量力。我在东山医院做护士的时候,对这个家伙也有点了解。”

    说到这里,饶九妹不禁也陷入了沉思。

    可饶万春却皱了皱眉头,又叹了口气,说道“哎,我说九妹啊,你说你做什么不好,我们龙虎山什么都有,你干嘛要跑到燕京去当个啥护士啊,真是的。”

    “哥,都说了多少遍了,我喜欢那个职业,再说了,现代人对道士的行业越来越不看重,如果不是因为这次道门大会,你以为我会回来啊。”

    眼见饶九妹又要生气的样子,饶万春无奈的摇了摇头,连声说道“好好好,我的好妹妹,哎,要不是爷爷给你订的那门亲事”

    饶万春刚想发感慨,饶九妹脸一红,一跺脚,生气道“哥,你怎么跟爷爷一样古板啊,现在都什么社会了,哪里还有娃娃亲了啊,再说了,听爷爷的话,那个人恐怕早死了”

    “哎,是啊,不然,你这性子”

    饶万春还想再说些什么,外面响起了茅山寝的号声。

    饶万春没再说什么,拍了拍饶九妹的肩膀,说了句“行啦,哥知道你的脾气,明天交给我了。”

    说完,饶万春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话说刘浪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出如此风头,甚至在跟其它修习道法的人接触之前,他竟然还不知道自己的符咒之术竟然如此厉害。

    从小成绩一般的刘浪,心里难免有点小小的窃喜。

    回到房间之后,露卡西更是一脸的崇拜,看着刘浪的眼神都不对了。

    “浪人道长,你说,如果那天晚我把自己给了你,我会不会后悔啊”

    刘浪已对露卡西的直白见怪不怪,长长出了一口气,眨了下眼睛,嘿嘿笑道“洋美女,你肯定不会后悔的。”

    “哦为什么啊”

    “嘿嘿,因为在我面前,你的继承权一不值。”

    刘浪不无得意的甩了甩脑袋,哪儿知露卡西脸再次浮现出了花痴相。

    “浪人道长,这里真是一个怪的国度,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我不要继承权,会不会也能幸福的活下去啊”

    刘浪一看露卡西认真的样子,顿时有点怕了。

    我勒个去,如果真把这个洋妞给睡了,到时自己可养不起她,不行不行,玩笑可不能开大了。

    哪知,露卡西像是犯了癔症一般,忽然间将嘴凑了过来,小声说道“吻一下没事的,吻一下父亲不会知道的”

    “咚咚咚”

    刘浪呆若木鸡,眼见露卡西那性感的小嘴凑到了自己的嘴边,突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