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59章 暗中黑手现身

    刘浪一惊,连忙将脑袋一歪,错开露卡西的小嘴,问了一句“谁啊”

    “师兄,师叔找你。”

    咦大晚的,吴半仙又找我干嘛难道想跟我摊牌他自己的身份不成

    刘浪有些疑惑,看着露卡西面露失望之色,微微一笑道“洋美女,赶紧回去休息吧,万一再压不住火,我可没钱养你啊。”

    “浪人道长,要不,我养你吧,等我继承了我父亲的产业,你跟我去俄罗斯,我养着你”

    我晕,这个洋妞还真是说得出口。

    刘浪实在是拿露卡西没撤了,只好又道“你听,吴半仙找我呢,行啦,我先出去一趟,你爱在这屋待着待着,不爱待回自己屋里睡觉,好吧”

    说完,刘浪也不管露卡西那满是期待的眼神,抬脚出了房门。

    开门一看,门口站着一个道士,竟然是陈阿丙。

    刘浪对陈阿丙印象还不错,这人虽然也不怎么爱说话,但对人一直很有礼貌。

    刘浪笑了笑,说道“是你啊,怎么这么晚了吴半仙还找我啊”

    陈阿丙一拱手,笑道“刘师兄,师叔找你,具体什么事我也不知道,您跟我走一趟吧。”

    刘浪也没有多想,点了点头,跟着陈阿丙出了四合院。

    陈阿丙带着刘浪直接往后山走,并没有去掌门们休息的地方。

    刘浪不禁有些好,低声问道“道友,吴半仙在哪儿啊”

    陈阿丙没有回头,说了句“你跟我走行了。”

    刘浪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可也没有多想,跟在陈阿丙的身后,一直穿进了密林之,而且路越走越窄。

    陈阿丙在前面走的越来越快,刘浪为了不跟丢了,只得紧紧跟在后面。

    可越走,刘浪感觉越不对劲,不禁琢磨了起来。

    不对啊,茅山弟子晚不准许随便出来活动,怎么这个陈阿丙还如此大胆

    算吴半仙本领通天,有什么事非要找这么隐蔽的地方说啊干嘛不随便找个地方,难道还有什么怕人的不成

    “喂,陈师兄”

    刘浪正想发问,陈阿丙忽然间身影一闪,急跑了两步,直接冲进了前面的草丛之。

    杂草足有一人多高,陈阿丙的身影一闪即没,瞬间消失不见了。

    刘浪一停,顿时感觉有点不妙,可还没来得及转身,身后突然显出一个人影。

    只见那个人影身穿青灰色道袍,手拿着一把拂尘,两只眼放着淡淡的幽光,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刘浪,你今天可真风光啊”

    那人说话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刘浪一听,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借着月光仔细一看,猛然间心下一沉。

    妈的,是姓乌的那个家伙。

    来人正是被山装男人称为乌护法的那个老头,白天的时候刘浪也见过他,站在麻衣派的前面,似乎还是麻衣派的掌门呢。

    刘浪心一动,这家伙给自己了蛊,难道今晚是想牵动蛊虫发作

    刘浪知道自己在此人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不禁脸色一变,转头要跑,可还没跑两步,忽然间撞到了一个人身。

    那人身体健壮,身穿山装,正是那个会缩骨术的千叶。

    不好,竟然都来了。

    再次转头,刘浪往另外一个方向又跑了两步,眼前忽然再次闪出一个人影。

    那个人正是引自己来的陈阿丙。

    刘浪此时有些有慌了神了,大叫道“陈师兄,快来救我。”

    陈阿丙没有说话,而是将手慢慢放到了自己的耳跟,然后轻轻一撕,刺啦一声,像是撕下了一层薄皮一般,整个人顿时完全变了个模样。

    “呵呵,小子,你看看我是谁是你的陈师兄吗”

    刘浪猛然间一惊,抬头一看,对方脸皮有些消瘦,是个女人,而且,那个女人正缓缓将外面的道袍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极为显眼的旗袍。

    啊这竟然是那天晚那个旗袍女人

    刘浪的心里咯噔一下,怎么这些人全来了

    刘浪知道此番定然无法逃脱了,只得满脸惊恐的看着老头,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一手捂着自己的左手心,战战兢兢的说道“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引我到这里”

    “哈哈,哈哈,我是什么人算是你知道了,恐怕也没有任何用处了。”

    “什么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哈哈,你难道没有感觉,你自己的意识正在一点点变得模糊吗”

    老头阴笑着,似乎已经胜券在握。

    刘浪一听,眼珠一转,立刻装出一副眩晕的模样,大惊失色的叫道“啊你是你那天晚那只野猫是你派来的”

    “哈哈,哈哈,什么野猫啊,不过是一具干尸而已,小子,你不知道吧你身了我的蛊虫褐壳蜈蚣之毒哈哈,哈哈”

    老头似乎对自己的手段极为自信,根本不会相信刘浪不但知道自己了蛊毒,而且竟然还解掉了。

    要知道这种游尸血的稀有程度跟千年人参差不多,打死也没人相信,刘浪这么短的时间能找到游尸血。

    可事情偏偏这么发生了,刘浪不但找到了游尸血,而且还将自己身的蛊毒解了,甚至发生了连刘浪自己都不清楚的变化。

    乌护法阴森森的笑着,声音显得极为空洞“小子,花人贵一直说你很特别,还不想让我杀你,只是利用你的身份破坏道门大会,然后趁火打劫。可是,从今往后哈哈,花人贵身边从此有了你这个傀儡,我想要对付他,简直是易如反掌”

    说着,乌护法阴着脸,冷声对千叶跟旗袍女喝道“你们两个给我盯好周围,我要将褐壳蜈蚣引出来,吞噬这小子的意识。”

    “是”

    两人一点头,恭恭敬敬一拱手,然后转身警惕着周围。

    乌护法也不管刘浪惊恐的眼神,微微一笑,竟然刺啦一下将自己的手心划破,将鲜血往半空一抛。

    鲜血在空划了一道优美的弧度,竟然散发出无的腥臭气息。

    那股气味一钻进刘浪的鼻子里,疯狂的往刘浪的左手心钻去。刘浪甚至都能感觉之前被化掉的蛊虫似乎都有了感应。

    只听乌护法嘴念念有词,叽里咕噜的念起了咒语。

    刘浪心下一沉,知道这种被蛊虫反噬时必须痛苦万分。

    刘浪一咬牙,心下一狠,妈的,陪你演到底。

    用力一口咬到自己的舌尖,一股钻心的疼痛。

    “啊”

    刘浪惨叫一声,立刻翻倒在地,真心的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