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60章 将计就计

    刘浪这一声惨叫叫得撕心裂肺。

    乌护法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微笑,猛然间将手往前一指,厉声喝道“巫蛊之术,褐壳蜈蚣,吞噬本心,任我主宰。”

    刘浪猛然间在地打了一个滚,然后忽然间双目呆滞,缓缓站起身来,直愣愣的盯着乌护法。

    乌护法脸的笑意更盛了,看着刘浪,似乎已将刘浪完全控制住了,满意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哈哈,花人贵那老头竟然说褐壳蜈蚣太难控制,不让我冒险,怕我遭反噬,哼,原来是不想让我使用褐壳蜈蚣。”

    乌护法似乎极为得意,脸的皱纹都深深的埋在了一起,猛然间一指刘浪,阴声道“叫我主人。”

    “主人”

    刘浪故意拉着长长的声音,怕被乌护法识破了。

    没想到,乌护法听到刘浪的声音之后,忽然间一愣,嘀咕了起来。

    “咦,如果这小子一直这样说话的,那很容易被发现了啊”

    乌护法皱了皱眉头,似乎并不确定,说道“你正常说话我听听。”

    “主人”

    刘浪连忙跟平时一样说了一句。

    乌护法当即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虽然我感应不到你体内的褐壳蜈蚣,但只要听我的话,证明这人蛊炼成了,好、好好好,花人贵,你等着吧。”

    乌护法冷冷的说着,忽然间阴戾了起来,抬起头来,喃喃自语道“如果不是我找不到那本乱神术,哼,姓花的,我怎么可能还会臣服于你之下,等着吧,既然能控制住这个小子,那本书唾手可得,到时候,你还不是被我踩在脚下”

    “哈哈,哈哈哈”

    乌护法此时已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之,得意的笑个不停。

    刘浪本来还怕自己装的不像,可听着乌护法这几句话,心里不禁嘀咕了起来。

    听这老小子的意思,他根本不会使用褐壳蜈蚣的诅咒之法啊似乎还是从花老头那里听来的。

    嘿嘿,既然如此,那他肯定不知道被控制之人是什么表现了,好,简直太好了。

    妈的,这样的话,我这戏好演多了。

    乌护法满意的看着刘浪,忽然间说道“小子,你回去之后,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依旧要将道门大会搅个底朝天,知道吗”

    刘浪木讷的点了点头,应道“是,主人。”

    令刘浪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如此轻易的蒙混过关,安然无恙的回到了房间。

    可是,更多的迷团却涌进了刘浪的脑海。

    听那个乌护法的意思,似乎一直觊觎着乱神术,而花人贵似乎还在乌护法之。

    乌护法左护法

    刘浪猛然间想起了被关押在洞的那个白衣书生左言,忽然间脑海像是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般,大惊不已。

    不会吧难道这个姓乌的老头跟左言是黑巫教的左右护法

    而看着当时左言的行为,似乎手有乱神术的,是黑巫教教主。

    花老头,他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把乱神术给我

    刘浪猛然间想通了一些关节,隐隐感觉花老头似乎是黑巫教的教主。

    可是,自己跟花老头相处了那么久,这个老家伙贪财好利,而且极其抠门,却把身份隐藏的这么好,到底有什么企图呢

    一想到乌护法跟当时花老头要挟自己的话,都是要让自己搅乱道门大会。

    难道,这件事跟洞那几个关着家伙又有什么关系不成

    刘浪百思难得其解,可既然自己现在饰演傀儡,那有些事情恐怕查起来要方便很多。

    好戏,原来才刚刚开始。

    刘浪一身虚汗的回到四合院的时候,本想好好睡一觉,可刚走进大门口,忽然看到在院子央的水池旁正站着一个人。

    那人背着手,背对着自己。

    刘浪一愣,轻唤了一声“你是谁”

    那人缓缓转过身来,一张苍白如纸的脸展现在刘浪面前。

    死人脸,绝对是一张死人脸。

    刘浪猛然间看到这张脸,吓得一哆嗦,可借着月光仔细一看,不禁更加好,惊声道“花、花老头”

    来人正是花人贵花老头。

    刘浪不知道花老头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可自从次知道了花老头的本名叫花人贵之后,开始时一直没往歪处想。

    但乌护法几次说起花人贵,而且加自己的一些分析,刘浪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只是不知为何,花老头今天竟然是一副死相,尤其是在大晚,看起来极其人。

    刘浪一看是花老头,心一动,见四下无人,急走了两步,冲到花老头的面前,低声吼道“姓花的,你到底是什么人跟那个乌护法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你把晓琪藏在哪里了快点告诉我”

    如果不是怕吵醒别人,恐怕此时刘浪直接会扯着嗓子喊起来了。

    自从花老头消失之后,他一直神出鬼没,可再次出现时,竟然拿着韩晓琪威胁自己。

    刘浪一开始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甚至不能相信那个跟自己相处那么久的花老头,竟然会如此阴毒。

    可事实摆在自己的眼前,容不得刘浪不信。

    刘浪一把揪住了花老头的衣领,声音战栗道“说,快点告诉我”

    花老头缓缓抬起头来,微微一笑,惨白的脸色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极为恐怖。

    “刘浪,你怎么还是那么急躁”

    刘浪一愣,不明白花老头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花老头没有理会刘浪的吃惊,而是继续说道“我今天来找你,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我怕等你回去之后,我没有机会了。”

    刘浪愈加好,盯着花人贵,可两只眼睛却不自主的朝着那几个房间打量了过去。

    花老头看着刘浪的样子,轻声说道“不用担心他们,他们都已经睡着了,不会发现你在跟我说话的。”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对他们施了毒”

    “毒”

    花老头一愣,呵呵笑道,“哦,对了,凭你的聪明,你可能已经猜出来了,不错,我是黑巫教的现任教主,花人贵”

    “啊你、你真是”

    尽管刘浪心里早有准备,可听到花人贵自己说出来,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你、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花人贵长长叹了一口气,轻轻将刘浪的手松了下去,然后转过身,再次背对着刘浪,声音透着一丝嘶哑。

    “刘浪,我本不想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你,可我发现,再不告诉你,恐怕没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