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68章 黑巫黑手

    正在此时,朱涯也走了进来,听到安可希对女道士的描述,却不无疑惑。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阅读最新章节

    安可希说,女道士身材瘦高,长相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面始终挂着一成不变的微笑。

    “吴师弟,你认识这个人吗”

    安玉桥问吴半仙。

    吴半仙一脸的茫然,看着朱涯,忙问道“朱师侄,你对这里较熟悉,你认识吗”

    朱涯茫然的摇了摇头,道“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人看着树林啊,而且平时都是门内弟子轮流去巡视的,根本没有看不看管这一说。”

    “啊猪牙,那照你这么说,这个人根本不存在”刘浪急问道。

    “肯定不在我们一派。”

    众人顿时犯愁了,知道追查下去可能也没有结果,正犹豫间,忽听到急救室里面传来万义良的喊声“朱涯,进来帮我”

    朱涯看了吴半仙一眼,虽然还没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还是直接冲了进去。

    只听里面有呜呜的鬼叫之声,似乎还有阵阵呼啸的阴风,乒乒乓乓与呼喊声夹杂在一起,似乎斗得非常剧烈。

    刘浪听完安可希的话后,知道这件事并不能全怪她,而她也极有可能被别人利用了。

    看了安可希一眼,安可希满脸的惊恐,显然是吓得不轻。

    屋里面的打斗声不绝于耳,听得外面的人都不由得心惊胆寒。

    安玉桥也忧心忡忡的说道“吴师弟,这件事情跟我武当脱不了干系,无论结局如何,我武当自当承担。”

    一听安玉桥这话,刘浪顿时不乐意了,阴阳怪气的说道“承担呵呵,一条人命,拿什么承担少在这里说风凉话了。”

    安玉桥身为一派掌门,哪里受过这种气,而且说这话的人还是一个小辈,瞬间气得脸色煞白,瞪了刘浪一眼,看着吴半仙,声音带着愠气说道“吴师弟,你是这么管教你的弟子的”

    “切,我是他弟子算了吧,我无门无派,这次参加试,不过是想拿点钱玩玩。”

    刘浪自从碰到安可希之后,见识了安可希的骄慢任性,已对她没有了什么好感,可看到安玉桥之后,对整个武当的好感都荡然无存。

    之前刘浪还以为武当都是张三丰那种牛掰的人物,甚至还带着一份盲目的崇拜,结果,现在直接将自己的想法颠覆了。

    武当如此净土,竟然出了如此人物,真是辱没了道家圣地之名。

    安玉桥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安可希却一直低着头,连声都不敢吭了。

    终于,屋里的声音慢慢小了下来,在外面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着里面的消息。

    又过了一会儿,万义良跟朱涯满头大汗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刘浪连忙冲前去,一把抓住万义良,急问道“万掌门,到底怎么样了”

    万义良叹了一口气,缓声说道“暂时将那只厉鬼压制住了,可是,非常怪,这只厉鬼似乎跟普通的厉鬼不同,竟然无法逼出来。”

    “啊怎么会这样”

    万义良摇了摇头,看了刘浪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着吴半仙。

    吴半仙会意,点了点头道“刘浪,你先回去,安掌门,你们也先回去吧,这件事的确怪不得你们。”

    安玉桥也没推辞,冷哼一声,一甩道袍,转身走了。

    安可希朝着屋里看了一眼,连忙也跟了去。

    只有刘浪不肯走,叫道“我不走,我为什么要走,有什么事情好隐瞒的,快点告诉我。”

    万义良看了看吴半仙,见吴半仙点了点头,只好叹了一口气,道“她的体内本应该是只还魂鬼,可是,怪怪在这里,这只还魂鬼竟然占据身体的意识非常强,无论用什么方法都逼不出来。”

    “为什么”刘浪追问道。

    万义良皱了皱眉毛,忧心忡忡的说道“鬼毒被做了手脚。”

    万义良似乎并不想将所有的事情告诉刘浪,见刘浪一个劲的追问,只得说道“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黑巫教。”

    一听到这里,刘浪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心也立刻提了来。

    按照刘浪的想法,黑巫教虽然已经藏在了茅山,但并不会显身,甚至不敢明目张胆的杀人。

    可是,刘浪此时才发现,如果万义良说的是真的话,那自己太高估黑巫教的人品了。

    自己恐怕也只是一枚棋子,而整个道门大会说不定还会有多少棋子呢。

    花人贵已经死了,而且他也不愿再杀人,那这些做的一切,定然是那个乌不骨所为。

    一想到混在麻衣派的那个老头子,刘浪的脊背不禁生起了阵阵寒意。

    妈的,这个老东西还真是胆子够大的,竟然不怕其余的道家门派联合击杀。

    可转念一想,刘浪也想明白了,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乌不骨以麻衣派掌门示人,不但可以躲开道门的视线,而且还能随时了解道门的动态,对自己简直太便利了。

    刘浪咽了一口唾沫,想了想,又把自己知道的吞了回去。

    这种时候,如果说出来,反而是一种祸,毕竟自己也做了太多见不得光的事情。

    万义良看着刘浪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刘浪,你有什么想法吗”

    “想法没、没有,我怎么可能会有想法呢。”

    刘浪一愣,连忙摆了摆手,生怕万义良将自己识破了。

    万义良跟吴半仙对视了一眼,没有再说话,而是说道“进去看看吧,这件事暂时不能跟别人说,算其它门派的掌门都不能说。”

    刘浪知道,这些道门各派之间其实是口和心不合,说是道门大会,其实是各门派一争高下。

    哎,妈的,看来无论在哪里,人心永远都是难测的,而且,欲~望这东西,无论是对人对鬼,还是对妖,似乎都逃不掉。

    走进抢救室,里面再次亮起灯来,之前作法的一些东西都没有了,宛然还真跟抢救室一般。

    走到躺在床的露卡西身边一看,刘浪不禁大吃一惊,心暗道妈的,绝对是黑巫教动了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