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72章 别无选择

    我艹,这个该死的左言到底是几个意思,竟然把自己推了风口浪尖

    刘浪心下一动,连忙往后急跳了几步,警惕的盯着乌不骨,生怕他一小心给自己下了毒。xin.

    乌不骨冷冷的看着刘浪,眼神满是杀气,阴声威胁道“小子,如果不想死的太快,最好给我滚过来。”

    “滚妈的,你、你究竟想干嘛快给老子说”

    刘浪此时不敢动了,左言直接把乌不骨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身,这还不算,甚至一句话,自己反而成必杀的对象了。

    刘浪暗骂左言老奸巨猾,正想着该如何是好时,忽然见乌不骨阴笑一声,轻轻的一抬手。

    “哎哟”

    刘浪大叫一声,瞬间感觉自己浑身酥麻,身体变得僵硬无,不听使唤的往前走去。

    “你、你究竟想干嘛”

    刘浪大惊失色,眼睁睁看着自己慢慢靠近乌不骨。

    乌不骨呵呵阴笑着,眼神尽是狠毒之色,“小子,今天让你好好尝尝,什么是真正的黑巫术”

    说着,乌不骨又一挥手。刘浪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僵硬,扑通一下趴到了地。

    “我艹你大爷,你玩我呢”

    “哈哈,废话,当然”

    乌不骨阴笑着,一把将刘浪揪起来,冷声问道“小子,说吧,乱神术到底在哪里”

    “乱、乱神术什么乱神术”刘浪结结巴巴的说道。

    可没想到,刘浪话音刚落,左言突然间轻笑了起来“教主,你怕他干啥,你手有乱神术,对付这个叛徒,简直易如翻掌”

    刘浪这个郁闷呀,直接将左言的八辈祖宗问候了一遍,心却是痛苦不已。

    妈的,自己连乱神术的十分之一都没学到,拿什么来对付这个老东西

    刘浪正想着该如何对付乌不骨时,却见乌不骨猛然间将手往前一送,再次喝道“说、还是不说”

    “说、说什么呀我哪里知道什么乱神术啊”

    刘浪哭丧着脸。

    这种时候是打死都不能承认的,一旦承认了,肯定必死无疑。

    左言看着刘浪矢口否认的模样,缓缓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哎,想我黑巫教近千年的历史,没想到竟然会毁在一个臭小子手里,历代的教主,你们睁开眼睛看看吧”

    “姓左的,你能不能闭你这张臭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成哑巴”

    刘浪是彻底服了,这左言再说下去,自己指定会直接玩完。

    乌不骨见问不出什么,反而嘿嘿一笑,一甩手,将刘浪扔到了地,冷声道“好啊,既然不肯说那还不简单嘛。今天我先杀了左言,回头用搜神术将你的意识挖个干净,我不信对付不了你”

    刘浪一听,立刻打了一个哆嗦,连忙笑道“不不不,你如果想杀姓左的,随便杀,跟我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刘浪感觉自己的身体终于恢复了知觉,连忙爬起来,往后一蜷,看着正趴在地瑟瑟发抖的朱涯,心却是纠结不已。

    今天如果不将左言救出来,恐怕自己这一票子人全得玩完,可那张八卦符的厉害也见识到了,怎么办

    刘浪脑海飞速转动着,不知不觉靠近了最左边的铁笼。

    四尾狐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甚至连模样都没有幻化。

    刘浪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却听到四尾狐低低的声音传进了耳朵里,“如果你能放我出去,我不但可以给你一条狐尾,而且还会助你杀了那个黑巫教的人,怎么样”

    刘浪听得真真切切,看了乌不骨一眼。

    此时乌不骨似乎已经找到了方法,正张着两只手,手心升腾着阵阵黑烟,慢慢将那张八卦符包裹了起来。

    左言见此,不禁脸色大变,大叫道“乌不骨,相当年你诬陷我还不算,如今竟然想用巫毒杀害我,你、你这个叛徒”

    眼见黑烟已将八卦符包裹的严严实实,整个铁笼竟然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左言的面色越来越难看,紧紧盯着那些黑烟。

    黑烟飘动的非常缓慢,像是在一点一点渗入到了铁笼的内部。

    刘浪虽然对巫毒之术不是非常了解,但这段时间对乱神术也看了不少,一眼便看出了乌不骨的意图。

    那张乾坤八卦符是杀死左言的最大障碍,而乌不骨竟然利用这张符,将巫毒渗进符内,然后将符破掉之后,巫毒自然会通过八卦符进入铁笼之内,侵入左言的身体之。

    此时的左言一边忌惮着八卦符,一面忌惮着巫毒,不禁束手束脚,算天大的本事也无法反抗。

    乌不骨脸的笑意越来越浓,哈哈大笑道“左护法,你生是黑巫教的人,死在黑巫毒之下,也不枉你一世英明,安息吧”

    乌不骨脸色一紧,忽然间加大了力气。

    刘浪看在眼里,知道再这么等下去必死无疑,没有其它办法,只能拼一拼,低声问道“四尾狐,快告诉我,怎么救你。”

    四尾狐低沉着声音说道“小子,我感受到了你身有黄家的仙脉,虽然我们胡家弱太多,但你灌注进全力,用仙脉去击打那张符,我在里面帮衬,这张符根本不足挂齿”

    “好,但我有言在先,如果你逃出来后不帮我,无论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找到你的。”刘浪恶狠狠的说道。

    “咯咯,别废话了啊”

    刘浪此时根本没有选择,只能拼一把,用尽全力灌注于右手的两根指尖,运起剑指决,猛然间站起来,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

    手指犹如一柄钢钎一般,直接插向八卦符。

    与此同时,本来还是狐形的狐妖忽然间幻化成人形,可身后却生出了四条尾巴。

    只见四条尾巴猛然间往一摆,对着铁笼的四角狠狠的重击过去。

    “轰”

    只听一声巨响,整个铁笼为之一震。

    刘浪感觉自己像是撞在了钢板一般,两指剧痛无,整个人瞬间像是被抽空了一般,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咔嚓”

    “隆隆”

    铁笼剧烈抖动了两下,猛然间像是散了架子一般,瞬间崩塌,而那张八卦符,随之一飘,竟然完全消散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