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75章 说到一半的话

    听完吴半仙的讲述之后,刘浪几乎消了来到茅山之后的所有疑惑,除了那三个铁笼之关押的三个家伙。新

    刘浪从来没有想到,韩晓琪一直找的卜书传人竟然在自己身边,虽然只有半本,但至少有了线索,再找下去会容易很多。

    说到那半本卜书,吴半仙的表情有些肃然,似乎想起了很久远的事情一般,老脸的皱纹忽然间又加深了几分。

    吴半仙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当时,给我这半本卜书的人曾经告诉过我,天下有三本书,而这三本书之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说如果以后我遇到那两本书的传人,一定要帮助他们,三人一起去找最后半本卜书。”

    刘浪一愣,忍不住说道“命、道、相”

    相书即为卜书,只是各人的有所不同而已。

    吴半仙听到刘浪忽然说出这三个字,不禁一愣,大惊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刘浪没有动,脸的表情也没有丝毫的波澜,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一般,缓声说道“我的手,有一本道书”

    “啊你、你是道书传人”

    吴半仙的震惊是难以形容的,他从来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子,竟然会是传说的道书传人。

    可是,刘浪只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但有人告诉我,我是。”

    “谁”

    “韩晓琪”

    “韩晓琪”

    “对,那只我们第一次认识时抓的女鬼”

    “咝”

    吴半仙深吸了一口气,眼神闪过无的复杂,喃喃的说道“难道,这真的是命注定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是天数”

    “吴半仙,你究竟知道什么”

    吴半仙缓缓转过头,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刘浪,沉声说道“刘浪,给我半本卜书的那个人,我也不知道他是谁,甚至从来也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但他却告诉我一个故事,让我在碰到命书和道书传人的时候讲给他们听。”

    看着吴半仙一本正经的样子,刘浪似乎还有点不太适应,挣扎了两下,浑身被捆得难受。

    “吴半仙,你、你这样说话我不舒服。”

    吴半仙一愣,不明白刘浪的意思。

    刘浪一咧嘴,故作轻松的嬉笑道“我、我还是喜欢老油条的你”

    吴半仙没有吭声,也没有接刘浪的话,而是轻轻转过头,看了一直没有说话的万义良一眼。

    “师兄,我们相识也有四五十年了吧”吴半仙忽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万义良有些茫然的看着吴半仙,试探着说道“师弟,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

    吴半仙忽然间摇了摇头,转移话题道“师兄,乌不骨虽然被你砍断了一条胳膊,可留着他始终是个祸害,我们得召集所有人道门弟子,对乌不骨进行大搜捕吧”

    万义良叹了口气,道“哪里有那么容易啊不但他自己逃了,连那个女人也逃了,只抓住了一个受重伤的千叶。”

    一听到千叶,刘浪猛然间记了起来,当时山装男人千叶似乎被八卦符重伤了。

    “对了,那个叫千叶的如今是死是活”

    万义良摇了摇头道“恐怕已经活不了多长时间了,真没想到,乌不骨竟然根本不把自己手下的命当命看。”

    “呵呵,也许,在乌不骨眼,千叶不过是条可以随时替换的狗而已,有人会为一条不值钱的狗的命而在意吗”

    吴半仙微微一笑。

    两人像是聊家常一般,慢慢的说着。

    万义良的声音带着一丝厚重,说起来话来像是隔了一道墙一般。

    “只可惜,还是让那只四尾狐跑了,恐怕那只四尾狐回去之后,胡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好。”万义良不无担忧的说道。

    吴半仙沉思了片刻,道“胡家此时恐怕无暇顾及我们这里,顺其自然吧。”

    “呵呵,除此以外,我们真的别我他法了。”

    刘浪非常好,不知为何,吴半仙竟然绝口不再提那半本卜书的事情,却是将刘浪昏迷之后的事情说了。

    吴半仙告诉刘浪,当时左言虽然了乌不骨的巫毒,但毕竟修为高深,只是身体瞬间苍老了很多,倒也没有什么大碍。

    可是,当时左言看刘浪的眼神非常怪,不但没有再大肆宣扬要杀尽茅山之人,反而主动帮助身巫毒之人解毒。

    吴半仙饶有兴趣的看着刘浪,试探着问道“刘浪,当时左言离开之前,他要求在这里陪你一会儿,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除了已经死的花人贵和左言以外,没有人知道刘浪身的乱神术。

    刘浪当然也不会傻到告诉他们,只是缓缓摇了摇头道“我偷偷跑进去见过他,可能他对我有好感吧”

    吴半仙微微一笑,并没有反驳刘浪,而是继续说道“不仅如此,他还留下了一句话。”

    “什么话”

    “冤冤相报何时了,有缘自会再重逢。”

    说完,吴半仙突然热切的盯着刘浪,甚至连万义良也有些激动。

    “无论如何,这次茅山躲过了一次浩劫,我相信不仅仅只是左言改了性情而已,我也不相信我们救了他的命他会感恩戴德”

    吴半仙说完,突然间又不说话了,缓缓站起身来,对万义良说道“师兄,我不打算留在茅山,我还是想跟刘浪一起回燕京市。”

    万义良一愣,忙问道“为什么这里离不开你呀”

    吴半仙摇了摇头道“师兄,这里不属于我,而属于你,同样也不属于朱涯,那个陈阿丙好好培养一下,也许以后可以。”

    万义良突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一脸惊的盯着吴半仙,半响儿没说出话来。

    万义良知道,自己这个师弟虽然吊儿郎当,但对于一些关键的事情说话都是掷地有声,不会开半点儿玩笑。

    想了一会儿,见吴半仙不想多做解释,万义良只好点了点头,道“师弟,道门大会已经进行一半了,再过一个多星期差不多了,这次虽然没有出什么大乱子,但难保以后不会,我们还是去看看吧。”

    两人并肩出了房间,去道门大会试现场了。

    刘浪躺在床,一直琢磨着吴半仙的话,不由得心里也泛起了嘀咕。

    “这个老小子心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啊为什么不把卜书的事情说完,好像是在刻意躲着万义良似的呢”

    刘浪身的痛觉慢慢减缓,隐隐有点恢复的迹象。

    昏昏沉沉,刘浪似乎看到自己站在一座光秃秃的高山,周围除了风沙碎石之外,没有半根杂草,甚至连棵树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