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79章 瞬息万变

    “吼!”

    步知非低吼一声,嘴中发出的声音就像是野兽一般,惊得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饶九妹也是一愣,双眼一眯,两只手快速成决,可还没来得及再次使出降龙术,步知非已近了眼前,两只尖利的手爪猛然间拍向了饶九妹的胸膛。

    饶九妹大惊失色,身体往旁边一侧,只听刺啦一声响,步知非犹如利刃的尖爪直接撕破了饶九妹的肩头。

    “啊……!”

    饶九妹~疼得叫了一声,身体一晃,想要躲避,可步知非再次冲上前来,伸出了利爪。

    眼见利爪就要抓向饶九妹的脑袋,这一下要真是抓上去,恐怕真得九死一生。

    站在台下的所有人都吓傻了,就连刘浪都屏住了呼吸。

    “妈的,该死!”

    眼见此时再冲上前去已根本来不及了,刘浪左手一挥,直接将厉鬼招唤了出来。

    厉鬼带起了一阵阴风,呜呜低叫了两声,眨眼间扑向了知步非。

    与此同时,步知非的利爪只离饶九妹的眼角不足一公分的距离。

    饶九妹从来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就算天资聪慧,也惊得不行。

    “杀!”

    刘浪低叫一声,急跑了两步,飞速冲上了比试台,眼见厉鬼已呼啸着冲进了步知非的身体里。

    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就在于三魂七魄,动物只有一魂三魄,甚至就算是稍微有灵性的动物也不过两魂五魄,所以鬼物对动物的伤害性很小。

    因为鬼物对不能直接造成实体的伤害,主要就是攻击人的三魂体魄,使其受损,从而造成间接的伤害。

    刘浪收服的厉鬼是被人炼制的邪物,比普通的厉鬼还要厉害上很多,听到刘浪的吩咐之后,直接扑向步知非,瞬间击伤了其中的一魂一魄。

    步知非脸上的表情顿时扭曲,哇哇大叫着,显得极其痛苦。

    刘浪见步知非的样子,心下一沉,急跑两步,运足了右手两指的仙脉,朝着步知非的胸口就戳了过去。

    “噗……”

    一声闷响,步知非的身体猛然间倒飞到十几米之外,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目瞪口呆的盯着刘浪。

    “好厉害!”

    “这、这不是赢得符咒之术的那个小子……”

    “啊?他、他究竟是什么人?竟、竟然……”

    震惊!

    除了震惊,在场的所有人已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就连饶九妹都双眼发直,看着刘浪自冲上台来,一拳就将步知非干倒,而且,似乎还不费吹灰之力。

    刘浪自从醒来之后,不知是否真是因为游尸血的原因,反正感觉自己的体力较之前更上一层,而且这次运起仙脉,竟然没有了之前那般体虚冒汗的感觉。

    刘浪此时根本无暇去想这些东西,眼见步知非呜呜低叫着,恶狠狠的盯着自己一眼,似乎感觉到了威胁,转身就要逃跑。

    妈的,想跑?

    刘浪暗骂一句,这家伙身上肯定藏着什么秘密,绝不能让他跑了。

    双脚用力,刘浪正想去抓步知非,哪成想,台下忽然一道人影一闪,猛然间窜上台来,大声喝道:“小辈,大胆!”

    一把明晃晃的宝剑朝着刘浪的胸口就刺了过来。

    刘浪猛得惊了一身的冷汗,连忙召唤厉鬼,身体跟着往后一飘。

    厉鬼呜呜又是怪叫一声,朝着对方那人扑去。

    可正在此时,却见那人嘴角微微一笑,大喝道:“黑巫术,小子,你竟然会用黑巫术?”

    说着,抽剑往回一砍,只听噗的一声响,竟然直接劈到了厉鬼的身上。

    厉鬼连叫都没有叫唤一声,瞬间灰飞烟灭。

    刘浪大惊,慌忙往后急退了两步,躲开了一段距离,心中却惊骇不已。

    该死,这家伙竟然能看见厉鬼,而且一剑就将我好不容易收服的厉鬼给消灭了,太可恶了。

    对方正是武当掌门安玉桥。

    安玉桥脸色冰冷,阴沉沉的看着刘浪。

    刘浪惊恐的盯着安玉桥,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差点丧命的饶九妹此时也终于缓过神来,往后退了两步,走到刘浪身边,低声问道:“那只厉鬼,真是你的?”

    刘浪没有说话,目光越过安玉桥,看着步知非。

    步知非眼神慢慢恢复了正常,看了安玉桥一眼,忽然间转过头,飞身下了比试台,往着山下窜出,很快就消失在了刘浪的视线之外。

    刘浪想要去追,可安玉桥却挡在前面冷声笑道:“小子,你身负黑巫术,这下我看你还往哪里跑?”

    根本不给刘浪解释的机会,安玉桥左手成决,忽然间低吼了一声,凌空一拍。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受了一股大力一般,猛然间胸口憋闷,身体不自主的倒飞而去。

    “嘭!”

    刘浪直接撞到了比试台旁边的木桩之上,哇的吐了一口鲜血。

    安玉桥眼中的杀意愈加明显,台下的人虽然看不到,但饶九妹却看得真真切切。

    饶九妹不是傻子,而且还很聪明,自从在比试时感受到了步知非的变化,她也隐隐感觉出了什么。

    虽然并不确定,可此时看着安玉桥一直护着步知非,刘浪也是心中一动,大叫道:“安掌门,你为何要赶尽杀绝?”

    一句下,台下顿时轰的一声乱了起来。

    在一旁观望的万义良和吴半仙见事态似乎超出了预想,也站起身来,高声喊道:“安掌门,这是弟子间的比试……”

    话还没说完,安玉桥忽然间身形一动,猛然间冲向刘浪,一把将他拎起,低沉着声音问道:“说,你哪里得来的黑巫术?你是不是有那本乱神术?”

    安玉桥的声音很低,除了刘浪之外根本没有人听见。

    刘浪擦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微微一笑,讥讽道:“老瘪三,原来是你在修炼歪门邪道!哈哈,那个步知非,恐怕也是你炼制的傀儡吧?”

    安玉桥一听,脸色瞬间冰寒无比,杀气更加明显,低声道:“好啊,臭小子,没想到你这都能看得出来,哼,看来,今天留你不得!”

    说着,安玉桥手上用力,一只手直接掐住了刘浪的脖子。

    窒息感瞬间袭来,刘浪脸色苍白,浑身使不上力气。

    饶九妹率先发现事情不对劲,急跑了两步冲到安玉桥面前,大叫道:“安掌门,你要干嘛?”

    “没你的事!”

    安玉桥手一挥,直接将饶九妹打退了两步。

    这一下,台下所有人似乎也明白事情不太对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