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82章 阴魂不散

    刘浪将左言给的整瓶游尸血完全喝了下去之后,只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身体内犹如翻滚着波涛一般,汹涌无比。

    尤其是那本来藏着一只厉鬼的左手,隐隐像是有无数只小虫子钻来钻去一般,奇痛难忍。

    不知为何,就在刘浪喝下游尸血的那一刹那,本来随间翻阅的乱神术中的东西,此时竟然像是过电影一般,飞速的在刘浪的脑海中流转了起来。

    刘浪本来还感觉有些灰色难懂的巫术,此时却清晰异常。

    黑巫之法,不重修炼,在于摄取别人之力,纳为已用。

    刘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忽然间沉重了很多一般,缓缓抬起左手,见一团乌黑的气正在手掌心慢慢的滚动着。

    刘浪不知道这是什么,也不想知道这是什么,只是感觉这股力量非常的强大,足够的强大。

    安玉桥见得到了大部人的支持,本来还有所忌惮,此时更是没有后顾之忧,狞笑一声,朝着刘浪大喝道:“好,今天就让你死在武当剑下,也不枉你活了这么多年。”

    安玉桥忽然间将宝剑往半空一挥,左手成决,嘴中念念有词。

    宝剑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奇怪的弧度,再次横向一扫,看似极其简单的一招,竟然夹杂着呼啸的狂风,犹如滚滚惊雷一般扑向刘浪。

    “啊?武当剑法!”

    有认出这一招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台下的安可希吓得面色苍白,小脸上竟然满是汗水。

    “爹,你、你真要杀了他?”

    安可希的声音太过细小,根本没有人能听得见,但是,安可希却知道,这一招正是最顶尖的武当剑法,天下除了几个掌门之外,没有人能躲得过。

    虽然安可希也练习过这套剑法,但威力与安玉桥使出来的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可以说,此剑一出,顿化亡魂!

    万义良跟吴半仙都感觉出了这剑法之中的杀气,脸色均是大变,高声喝道:“安掌门,手下留情!”

    可是,话音未落,安玉桥宝剑已经劈了下去,犹如道道罗网一般,根本让人无处可躲。

    朱涯也明显感受到了剑气中的杀气,大喝一声:“刘浪,小心!”

    身体跟着冲了出去。

    饶九妹被安玉桥一掌击开,虽然并未受伤,但也知自己根本不是安玉桥的一合之敌,此时看到刘浪危在旦夕,竟然鬼使神差的急道:“刘浪,小心!”

    说着,也冲了上去,全身气血灌注于双手,结成降龙手决,朝着安玉桥就劈了过去。

    其余再也没有人动,在他们的眼中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闻名天下的武当剑法,今天竟然用来对付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没有人还能天真的以为刘浪会在这一剑之下活命。稍微还有点慈悲之心的弟子已悄悄别过了头,不忍看着刘浪惨死的情形。

    而大多数人都在等着宣判的最后一刻,甚至有少数人还隐隐生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期盼。

    这个叫刘浪的小子总是带来奇迹,这一次,会不会还有奇迹呢?

    刘浪自己知道,奇迹这东西,太难!

    可是再难,为了生命的最后一搏,也必须要拼尽全力。

    眼见剑气逼近,狂风犹如剑刃一般不断切割着刘浪的皮肤,刘浪缓缓抬起了头,眼神中漆黑一片,满是怒火。

    “想要杀我,没那么容易!”

    刘浪爆喝一声,猛然间挥起左手,一股滚滚的黑浪扑面而去,直迎上安玉桥凌厉的剑气。

    安玉桥嘴角勾起了丝丝笑意,在他心中,只要将刘浪杀了,自己隐藏的秘密依旧还只是秘密,没有人会知道,而自己还是名门正派,自己还是武当的掌门。

    刘浪不死,自己不得心安。

    安玉桥冷笑道,阴声道:“哼,小子,别怪我,谁叫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不错,就算步知非是我的傀儡又能如何?哼哼,你没有机会辩白了,再也没有机会了。”

    安玉桥双眼一紧,高声喝道:“去死吧!”

    宝剑再次一挥,突然犹如万钧压力般直扑向刘浪。

    刘浪身形未动,一只手不停的往外冒着黑烟,另一只手运足了剑指决,带着癫狂般的声音哈哈笑道:“天下之大,黑白难分!”

    两手往前一冲,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安玉桥本来得意的表情忽然间僵住,眼神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正在此时,朱涯与饶九妹同时冲了过来,本想阻挡安玉桥的剑气,可刚冲到五步之外,却被剑气生生的逼退,再也无法上前半步。

    朱涯急得团团转,朝着万义良大叫道:“师父,快救救刘浪。”

    万义良没有动,只是冷冷的看着。

    刘浪的双眼漆黑一片,身上很快就被黑烟包裹,一股阴森森的声音从黑烟中传了出来,“安玉桥,既然你说我是邪门歪道,那今天,我就要让你尝尝邪门歪道的厉害!”

    “吼!”

    黑烟中猛然间传出一声怒吼,那黑烟瞬间化成一只长着獠牙的怪兽,猛然间往前一扑,咚的一声直接将安玉桥扑翻在地。

    下一刻,黑烟瞬间溃散,而安玉桥面色熏黑,身体瑟瑟发抖,剑气消失不见。

    不足一秒的时间,所有人都还没明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来张狂不已的安玉桥手一松,宝剑当的一声掉到了地上,大惊失色道:“阴魂!”

    说着,安玉桥脑袋一歪,昏死了过去。

    “啊?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台下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根本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看向刘浪的眼神纷纷透出了惊恐。

    “他、他到底是什么人?难道只是黑巫教那么简单吗?”

    刘浪身上的黑烟慢慢溃散,眼中的瞳孔也一点一点儿恢复了正常,身体一晃,双脚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朱涯跟饶九妹见此,连忙冲上前去,一左一右将刘浪扶住。

    “刘浪,你到底怎么样了?”

    两人同时关切的问道。

    刘浪缓缓抬起头来,嘴角还挂着一丝惨白,声音沙哑的说道:“我没死?”

    “没、没有,你、你刚才怎么了?”

    朱涯看着刘浪竟然还能说话,激动的问道。

    刘浪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安玉桥,眼神中也闪过一丝茫然,摇了摇头道:“我、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扶、扶我去看看黑巫教的那个千叶……”

    朱涯一脸的愕然,大惊道:“你、你怎么知道千叶快死了?”

    刘浪看了朱涯一眼,沉声催促道:“快点,再晚就来不及了。”

    再也没有理会不知死活的安玉桥,朱涯跟饶九妹架着刘浪急速的往场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