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85章 真朋友心照不宣

    天地生阴阳,阴阳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演化八八六十四,生出万物。(網)

    一切的起始都源自于阴阳二气。

    饶九妹悄悄收起了刘浪身上掉下的阴阳鱼玉佩,心中百感交集,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不吐不快,却又强压在心底,不想说出来。

    眼见刘浪跟茅山弟子剑拔弩张,饶九妹头脑一热,一把将宝剑抽了出来,大声喝道:“刘浪是无辜的,你们今天谁拦着,就是与我龙虎山为敌!”

    饶万春带着龙虎山的弟子远远的看着,突然见饶九妹这么说,顿时大惊,带着众弟子迅速围了过去,急问道:“九妹,你怎么了?”

    饶九妹没有吭声,而是护在刘浪的身边。

    朱涯同样沉着脸,也护在刘浪的身边,对茅山弟子说道:“诸位师兄弟,我朱涯的为人相信大家都知道,我跟刘浪认识已久,我不相信他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

    刘浪没有吭声,看了饶九妹和朱涯一眼,莫名感觉眼角一酸,暗暗念道:今日无论结局如何,这俩人,这辈子无论有何事,我都不会袖手旁观。

    刘浪对朱涯的反应早就有准备,心中感激之外,却没想到一直看不起自己的饶九妹竟然也在帮自己,而且竟然还以整个龙虎山为筹码。

    茅山弟子相互对视了一眼,有弟子为难的说道:“朱师兄,这件事我们也不敢做主,刘浪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使出了巫术,这是不争的事实啊。”

    “……”

    朱涯突然不知该如何争辩,看了刘浪一眼。

    刘浪哈哈大笑了起来:“好罢,众人眼拙,猪牙,这件事你不用管了!”

    刘浪双眼一眯,怒视着茅山弟子,冷冷的说道:“你们今谁敢阻拦,休怪我不客气!”

    “好啊,刘浪,你难道真想把自己当成邪门歪道吗?”

    远远的,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所有的弟子听到这个声音,纷纷出了一口气,心中暗道:“终于来了。”

    来人正是吴半仙,却没有看着万义良。

    有弟子快速跑到吴半仙面前,拱手问道:“师叔,怎么处理?”

    吴半仙微微点了点关,缓步走到刘浪身边,看着周围的弟子,冷笑道:“茅山众弟子听令,我吴得钱今天誓要保住刘浪,如果谁敢阻挡,就是与我吴得钱为敌,从今往后,我再也不认他为师侄。”

    一句话,所有人的茅山弟子都大吃一惊,就连刘浪也大出意外。

    刘浪看着吴半仙,眼中莫名闪过一丝晶莹。

    这个老小子,今天竟然敢以与天下道门为敌,也要保住自己,看来,我一直小看于他了。

    吴半仙冲着茅山弟子一摆手,喊道:“大家都给我散开,出了任何事情,全是我吴得钱的责任,与你们一干人等没有任何关系。”

    众弟子稍一犹豫,还是纷纷让出了一条路。

    吴半仙点了点头,低声对刘浪喊道:“还不快走!”

    说完,当先大步踏出,吴半仙走到陈阿丙身边的时候,停下了脚步,看了陈阿丙一眼,叹了一口气,极为不舍的说道:“阿丙,好好照顾师兄,下次,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了……”

    陈阿丙张了张嘴,似乎明白了吴半仙的意思,重重点了点头,却没有说出半句话来。

    吴半仙怕再出意外,带着刘浪等人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甚至连招呼都没跟万义良打,急匆匆的带着他们下了山。

    有茅山弟子想要去通报万义良,可被陈阿丙拦住了,等吴半仙等人下山之后,陈阿丙才亲自跪在万义良面前,连连磕头道:“师父,师叔带着刘浪跑了!”

    万义良并没有任何吃惊的神色,摇了摇头,喃喃道:“哎,师弟,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挥了挥手,万义良吩咐道:“阿丙,带弟子去追吧。”

    陈阿丙连忙答应,刚站起身来,却又被万义良叫住。

    万义良道:“阿丙,对外宣称,带走刘浪的人是吴得钱,跟茅山没有半点关系。”

    陈阿丙一愣,但还是点头应下,回身带着茅山弟子下山去追了。

    在陈阿丙带人下山的时候,刘浪等人早已在了十余里外,出了茅山的管辖范围。

    一路上没有人说话,气氛显得极其压抑。

    龙虎山的人在将刘浪护送下山之后,也没有再回去,而是直接回了龙虎山,饶九妹临别之前,给刘浪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刘浪,有空来龙虎山坐坐,父亲见到你肯定会很高兴的。”

    刘浪愣住了,连饶九妹的父亲都不认识,这是啥意思啊?

    可没有时间多想,刘浪、朱涯、露卡西还有吴半仙和千叶,五人出了茅山界后,终于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吴半仙,谢谢……”

    刘浪不善于表达,但还是说出了口。

    陈阿丙带着弟子追了半天,见根本没有刘浪等人的影子,也没再追下去。

    大家心照不宣,只是没有说破罢了。

    吴半仙听到刘浪的话,嘿嘿一笑,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将嘴一咧,满不在乎的说道:“行啦,刘浪,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嘛,这次大不了跟茅山划清界限,我才不想在那破山上待着呢,嘿嘿,这下更好了,图个清静。”

    刘浪没再说什么,但他知道,虽然吴半仙这般说,但毕竟茅山是他的根,无论在哪里,总归是个念想。

    可如今……

    哎……

    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根本没想到这次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有些愧疚的看了吴半仙一眼,刘浪又对朱涯道:“猪牙,这件事你本不应该掺和的。”

    “刘浪,做什么事不用你教,我自有分寸!”

    朱涯冷冷的语气,倒是让刘浪一愣,心道:呵呵,还是那么臭屁。

    这一路上每个人都在刻意缓解着气氛,开着露卡西的跑车在路上飞驰,竟然没做多少耽搁,第二天就回到了燕京市。

    回到燕京市之后,每个人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而千叶无处可去,便在花老头的花圈店住了下来,暂时看管起了花圈店。

    刘浪回去的第一件事,就迫不及待的冲到了花圈店的后院,进了花老头的卧室,竟然真的找到了一块上面刻着诡异符文的牌位。

    刘浪抓起牌位之后,手竟然还有点发抖,喃喃道:晓琪,晓琪,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刘浪心跳加速,莫名有些激动,再也不迟疑,拿着牌位朝地上重重的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