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95章 奇怪的符文

    “不好,难道是这双红鞋有古怪?”

    刘浪忽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误区之中,虽然红鞋子一直穿在女尸的身上,但因为太过显眼,竟然根本没有一个人脱下来看过。【】

    猛然间想到这里,刘浪对着正挣扎着往上爬的周张,和惊恐躲闪的牛大壮喊道:“快,我再次她定住,你们快速将她的鞋脱下来!”

    周张跟牛大壮此时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做,只得完全听从刘浪的安排,一听刘浪这么说,纷纷靠近了女尸,跃跃欲试。

    刘浪眼见女尸锋利的牙齿就要咬过来,再次从怀里掏出一张定身符,朝着着凑过来的嘴上就贴了过去,大叫一声:“急急如律令!”

    女尸再次被定住,与此同时,刘浪一脚踹在了女尸的小腹,直接将女尸踹了一个仰面朝天。

    伸在女尸小腹中的手瞬间分离,刘浪低头一看,只见手中抓了一把粘液,还犹如一块干枯树枝般的东西,应该是婴孩的小指。

    “他奶奶的,作孽!”

    刘浪暗骂一句,随手往地上甩了去。

    周张跟牛大壮看准机会,两人往前一扑,一人抓住一只红鞋,用力往外一拉。

    “噗……”

    那红鞋像是粘住了一般,周张的力气太小,竟然硬是没有拽下来,而牛大壮力气甚大,一下子将红鞋拽了下来。

    可是,拿到手里一看,牛大壮吓得连忙将红鞋扔到了一边。

    我艹,这玩意怎么直接把脚给拽下来了啊?

    女尸再次挣扎了一下,随手将定身符又撕了下去。

    可是,女尸往前一站,扑通一声再次摔倒在地。

    女尸的整个身体正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让在场的三个大老爷们胸中翻滚,连连作呕。

    牛大壮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用力过猛,竟然直接把人家的一只脚扯了下来,而这还不算,随手将那双脚扔掉之后,那双鞋竟然瞬间着起火来,眨眼间就将那只脚跟红鞋燃烧的干干净净。

    而且,女尸失去一脚的那半边身子,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溃烂,不一会儿功夫再次回到了之前那副恶心的模样。

    这一下刘浪哪里还不明白,眼见女尸弹跳而起,一只脚犹如僵尸一般朝着自己蹦了过来。

    刘浪身形一闪,猛然间往前一冲,一把将扎在女尸腰间的解剖刀抽了出来,然后一猫腰俯身往下一爬,接着用解剖刀直接横切向女尸的另一只脚。

    “嘎巴!”

    只听一声清脆的切断骨头的声音,解剖刀的锋利夹杂着刘浪的速度,生生将女尸的另一只脚切了下来。

    女尸体扑通一下倒在地上,整个身体迅速开始溃烂。

    刘浪此时没有时间去管女尸,连忙拿起红鞋,再次用解剖刀往下一挖,将红鞋的鞋底直接翻开。

    可就在翻开的同时,鞋底处像是有什么东西猛然间闪了一下,再次燃烧而起。

    刘浪大惊,连忙往旁边一扔,眼睁睁看着红鞋连同那根断脚再次被燃烧了起来,瞬间化成了黑灰。

    可是,就在刚才的一刹那,刘浪眼睛瞟到了鞋底处,似乎刻着什么符文。

    那种符文刘浪从来没有见过,但却敢肯定,绝对就是那种符文让女尸发生异变的。

    女尸失了双脚,整个身体再次恢复了腐烂的状态,可让人奇怪的是,胸口那本来撕开的伤口却在慢慢愈合。

    此时刘浪哪里还敢大意,也不管周张跟牛大壮傻傻的站在一边,惊恐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拿起解剖刀冲着女尸的肚子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然后,刘浪就跟疯了一样,用解剖刀朝着女尸肚子上的那道口子疯狂的扎了下去。

    看着刘浪近乎癫狂的样子,牛大壮眼角一动,出言道:“刘浪,她死了,你……”

    话还没说完,女尸的肚子竟然噗嗤一声,一道黑血喷涌而出,直接溅了刘浪一脸。

    刘浪只感觉这种黑血带着一种酸液的腐蚀感,抬手摸了一把,却见黑血又粘又黑,而且还散发着无尽的熏臭气味。

    可是,很快刘浪感觉自己体内有股燥热,涌动着扑向那些溅在黑血的地方,很快灼痛感就消失不见了。

    可是,那些黑血却依旧不停的往外冒出,慢慢将女尸融化,冒出咝咝的黑烟,将女尸化了个一干二净。

    从打开冰箱的门,一直到现在整个过程持续了不过十几分钟,可三人却像是度过了一段漫长的岁月一般,怔怔的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发着愣。

    “兄、兄弟,没事了吗?”

    牛大壮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问道。

    刘浪看着那具女尸慢慢变成了黑水,叹了一口气,可心中却变得极不踏实。

    此番在尸傀婴出来之前就将其灭杀了,完全属于侥幸,可是,如果对方真的在炼制尸傀婴的话,下次再碰到,恐怕就没这么简单了。

    刘浪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看着一片狼籍的现场,不由得紧紧蹙起了眉头。

    “暂时应该是没事了,可是,我依旧很奇怪,为什么要让她死?”

    正说着,检验科的门口忽然闪进一个人来,看着屋里横倒竖斜的三个人,不禁睁大了眼睛,狐疑的看着三个男人。

    “你、你们在干嘛?”

    来人竟然是吴暖暖。

    此时突然看到吴暖暖,刘浪还有些奇怪。

    之前吴暖暖一直没有露面,怎么突然就出来了呢。

    可是,吴暖暖的目光跟刘浪刚一碰到一起,却快速的跳开,移到牛大壮的身上,冷声问道:“大壮,你们在干嘛?”

    牛大壮一见是吴暖暖,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刘浪,连忙跑到吴暖暖的身边,嘿嘿笑道:“暖暖姐,你不是请假在家休息吗?怎么今天突然又来了。”

    说这话时,牛大壮故意提高了嗓门,像是刻意说给别人听的。

    吴暖暖微微一笑,说道:“我听说最近案子比较多,就过来了。”

    “哦?暖暖姐,是听说案子太多啊?还是听说有人回来了?”

    牛大壮不是会开玩笑的人,说起这话都有些生硬。

    刚才的生死一博还没缓过来,三人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可精神还有些绷紧。

    此时看到吴暖暖,牛大壮本想着刻意舒缓一下气氛,可没想到,自己这个不合时宜的玩笑,却把吴暖暖逗得面色通红,跟熟透的苹果似的。

    “大壮,你说什么呢?我回来破案,跟任何人没有关系,再说了,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油嘴滑舌了?”

    吴暖暖面露愠色,目光越过牛大壮,看着周张,似乎根本无视刘浪的存在。

    “周张,我听冯队说今天早晨送来一具女尸,在哪儿?我看看。”

    周张腿还有点哆嗦,好不容易扶墙站稳,听到吴暖暖的话,一指地上那滩黑水,颤声道:“那不,就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