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97章 姐夫你好

    攻城略地,策马狂奔。(網)

    自从茅山回来之后,刘浪已经心性大变,自知逃避完全解决不了问题,而所有的问题必须迎难而上。

    不用太多的承诺,只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保护自己所爱的人,一切都足够了。

    刘浪看着何诗雅娇羞的模样,心中犹如大河狂流一般,仿佛猛虎下山,势不可挡,哪里还有半点犹豫。

    “阿雅,我来了!”

    刘浪猛扑直上,直接将何诗雅压在了身下,长驱直入,再也没有了片刻迟疑。

    “啊……”

    一声带着让人迷醉的尖叫撕破了空气,霎时间的畅快淋漓贯穿着刘浪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

    刘浪贪婪的与何诗雅美丽的**溶为了一体,再也没了半点隔阂。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大汗淋淋的躺在床上,赤身相对。

    何诗雅眼中却是滚出了两滴泪来,嘤嘤道:“刘浪,你、你会一辈子对我好吗?”

    刘浪抚摸着何诗雅的脸颊,郑重其事的说道:“当然,谁敢欺负你,我要他的命!”

    刘浪从来没有如此坚毅过,忍不住低头朝着下面的茂密森林处看去,这一看,顿时脸色一变,下一刻,却犹如百花般灿烂盛开了。

    何诗雅看着刘浪一直盯着自己,满眼的娇羞,冷哼一声,一下捶到了刘浪雄健的胸膛上,恼怒道:“你、你看什么呢?”

    刘浪没有理会何诗雅,而是一指茂密处,嘿嘿笑道:“你、你看……”

    床单上一片姹紫嫣红。

    何诗雅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慌乱的将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再也不肯将脸露出来了。

    又在床上缠绵了两个多小时,何诗雅的电话终于将二人分开了。

    何诗雅极为不舍的从刘浪的怀中钻了出来,接起电话,轻声问道:“何尚?”

    “姐,我一会儿就跟父亲回去了啊。”

    “哦哦哦,知道了。”

    何诗雅慌乱的挂了电话,催促着刘浪赶紧起床。

    刘浪刚才也听到了耳朵里,心中一动,调戏般的看着何诗雅,问道:“阿雅,不会吧?难道何尚不在家是故意给我们创造机会?”

    何诗雅瞪了刘浪一眼,气鼓鼓的说道:“行啦,看你那熊样儿,再不起来,难道还被何尚撞见嘛,真是的。”

    不解释,真是不需要太多解释了。

    刘浪忽然对这个小舅子莫名有了好感,妈的,这个何尚终于懂事了,看来,以后还得好好照顾照顾他呢。

    十几分钟后,战场已经恢复如初,所有作战的痕迹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而刘浪也恢复了人模狗样。

    门铃似是掐算好了一般,叮的一声响了起来。

    何诗雅几乎是瞬间冲出了卧室,边跑着边喊着:“来啦来啦。”

    刚一打开门,何诗雅本来绽开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看着何尚身后的那个人,一脸的不悦,冷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门口正站着何尚,旁边搀扶着已经痴呆的何其志,看着自己老姐的脸瞬间变了,连忙解释道:“姐,我忘跟你说了,就在刚才我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他,他说有段时间没来看你了,这不,就跟我一直过来了。”

    “哦。”

    何诗雅点了点头,侧身将他们让了进来。

    刘浪也早从卧室出来了,坐在沙发上,见一下子进来那么多人,也是一愣,可看到最后进来的那个人,眼皮也是一跳,心里扑通一下,暗道:这家伙怎么也来了?

    刚才的感觉太过美妙,刘浪还在回味着,本来心情倍爽的,可一看到那个人,脸立刻就拉了下来。

    来人刘浪有过一面之缘,虽然不是很熟,但也认识,正是从海外刚留学归来,雁东的弟弟雁西。

    刘浪很绅士的站起身来,装作不认识般问何诗雅,“阿雅,这位是?”

    何诗雅听出了刘浪口气中的不悦,连忙解释道:“哦,这是雁氏集团的二公子,雁西,何尚说他正好碰巧过来的。”

    雁西长得眉清目秀,虽然比雁东要小,但双眼中透着灵光,显然比雁东要老谋深算的多。

    雁西看了刘浪一眼,立刻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微笑着走上前去,礼貌性的伸出手来,呵呵笑道:“你好,刘浪是吧?我记得我们见过呢?”

    刘浪见这雁西跟他死去的哥哥完全不一样,心中一缓,也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哦,你好!”

    握了握手,本来融洽的气氛立刻变得紧张了起来。

    何尚扶着何其志坐下,给何其志拿了一块饼干,放到了何其志的嘴里,站起身来打着圆场。

    刚才一进门看到刘浪坐在沙发上,何尚本来悬着的心瞬间踏实了。

    这段时间何尚的确成熟了不少,可看着自己姐姐跟疯了一样整天说要抓鬼,却是揪心的紧。

    何尚一直怂恿着让何诗雅找刘浪帮忙,但何诗雅一直不肯,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何尚当着何诗雅的面将电话拨通,硬塞到了何诗雅的手里。

    何诗雅没有办法,可一听到刘浪的声音之后,本来假装坚强的自己却再也支撑不住。

    何诗雅跟刘浪见了面,回来之后整个人焕然一新。

    何尚看在眼里,知道无论如何,刘浪是做定了自己的姐夫了。

    下午听说刘浪要来,何尚故意带着何其志出去散步,给何诗雅跟刘浪留下了空间,却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却碰到了雁西。

    以前的时候因为何其志一直巴结着雁家,何尚对雁氏兄弟倒也熟悉,但后来雁东死了,何其志傻了,两家便很少再来往了。

    可何尚却知道,这个雁西跟他哥哥不一样,至少给人的感觉比雁东要成熟很多。

    甚至在雁西的面前,何尚都感觉自己是个晚辈,人家举手投足间,总是透着一股胜券在握的老谋深算。

    既然人家这次来了,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得带着雁西一起回了家。

    眼见气氛有些凝重,何尚连忙站起来打着圆场,故意冲着刘浪说道:“姐夫,你不知道,人家雁二公子可是高才生,在国外待了好多年,这次回来,就是准备接手雁氏集团,以后可是我们燕京市年轻有为的雁总呢。”

    何尚这一句话说得极有水准,在场的所有人听完之后,都是一愣。

    刘浪心中默默点了点头,对何尚的芥蒂也完全释怀了。

    而何诗雅本来恼怒何尚当着刘浪的面带别的男人回来,可听到何尚这一句姐夫之后,本来紧张的脸立刻舒缓了起来。

    雁西面不改色,但眼皮却是挑了两下,连忙微笑道:“啊?姐夫?怎么?你们已经结婚了吗?哎,怎么不早通知我啊……”

    虽然雁西面带微笑,可语气中却尽是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