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302章 两只小鬼

    大男孩名叫付少桓,小女孩名叫李梦——

    朱涯将两只小鬼的经历稍微一说,虽然跟之前吴半仙讲得有些出入,但大体上倒也差不多。

    但有一些关键的东西,朱涯说完之后,还是让刘浪大吃一惊。

    付少桓跟李梦虽然是兄妹相称,但其实两人并不是亲兄妹,而都是孤儿。他们在生前都是被现在的养父母捡的。

    两人生前打小就孤苦无依,好不容易有了家的感觉,却没想到,刚刚跟养父母生活了没几年,养父母却惨遭车祸,而两人也失去了生活的勇气,自杀而亡。

    可是,等他们死后才发现,他们不但无法投胎,甚至连这幢别墅都出不去。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两只小鬼便心生怨气,不断的将住在里面的人杀死,再杀死。

    而正因如此,这幢别墅的阴气也越来越重,至到前段时间断头案发生之后,朱涯前来探查了一番,才了解事情的真相。

    当时朱涯一踏进这幢别墅,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出来,反正非常的不舒服。

    朱涯很快就找到了两只小鬼,本来想将两只小鬼处理了,可就在要将他们打散的时候,朱涯猛然间发现,在他们的魂魄里凝聚的怨气根本不是本身所有,而是有人刻意为之。

    朱涯当时留了一个心眼,看着惊恐不已的两只小鬼,终于没有狠下心,而是询问了一下他们。

    结果一问之下,朱涯便明白了,这里肯定有什么猫腻。

    两只小鬼虽然是自杀而亡,但因为一直是孤儿,尤其是这段时间刚刚受到了家庭的温暖,心里已经非常满足。

    所以,在得知自己的养父母死后,他们的自杀反而是一种解脱。

    可是,这正是奇怪的地方。

    死了七天之后,两只小鬼忽然感觉自己的性格开始变得憎恨、恶毒,甚至有一种想要报复的冲动,便开始了杀人的计划。

    在杀第一个人的时候,两只小鬼还有些胆怯,但感觉到杀人的畅快之后,性情便愈发的狠毒,甚至感觉每杀一个人,都会有一种无比的舒畅感觉。

    当时朱涯听到两只小鬼的讲述之后,隐隐感觉哪里不对劲,等使用茅山法术将两只小鬼的七魄检查一番之后,朱涯惊奇的发现,两只小鬼的体内三魂已去了二魂,而七魄之中却只剩下怒、哀、惧、恶四魄了。

    也就是说,两只小鬼的七魄已经残缺,而剩下的全是负面的。

    听到这里,刘浪也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阴着脸问道:“猪牙,你的意思是说有人专门抽取了他们的魂魄,而将他们变成了杀人工具?”

    朱涯点头道:“差不多,所以,我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想打草惊蛇,而且……。”

    朱涯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般,低沉着声音说道:“对了,还有就是,那些被杀之人的魂魄大都会很快消失,但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咝……”

    刘浪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有些阴冷,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刘浪问道:“猪牙,照你这么说,那你早就知道外面那两只丧事鬼跟这两只小鬼有关系喽?”

    朱涯点头道:“外面两只丧事鬼我也碰到过,他们同样会带我来到这里,我回去调查过,那两只丧事鬼正是他们的养父母。”

    朱涯的话让刘浪愈加惊恐,刘浪心头一动,忙问道:“难道他们的养父母根本不是死于意外,而是有人刻意将他们杀死的?”

    朱涯正欲开口说话,天空中忽然间飘过一片乌云,将本来明亮的月亮遮住了。

    那两只躲在朱涯后身的小鬼忽然间呜呜低叫了两声,朝着朱涯就扑了过去。

    朱涯没有反应,身体直接被撞飞了好远,重重摔到了地上,脸上的表情痛苦不已。

    刘浪大惊,连忙护在朱涯面前,大声问道:“猪牙,你怎么样了?”

    “不好,这两只小鬼好像被什么东西控制了,快用符咒将他们困住!”

    边说着,朱涯一个鲤鱼打挺儿直接翻了起来,强忍着身上的剧痛,探手入怀,飞速的拿出一张符纸,朝着半空中一扔,疾喝一声:“急急如律令!”

    那道符纸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弧度,猛然间往前一飞,吧的一下帖到了小女孩的脸上。

    小女孩立刻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动弹不了。

    叫做付少桓的大男孩像是瞬间被激怒了一般,猛然间一张手,两只手一勾,立刻成爪状,往前一伸。

    刘浪跟朱涯同时感觉自己的脖子像是被一股大力掐住了一般。

    刘浪大惊,也迅速从怀里抽出一张驱鬼符,朝着半空中一扔,手指挥舞,快速结决,沉声喝道:“急急如律令!”

    对于画符的本事,刘浪比朱涯要强上很多,但在实际应用方面,刘浪依旧还欠缺很多,尤其是对这驱鬼符也并不是很熟悉。

    那些符纸在半空中晃了两下,正要向小鬼付少桓身上飘,可哪知这只小鬼似乎知道这东西有威胁,猛然间张开口,哇的吐出一口阴气,直接将符纸吹落。

    刘浪面色大变,急道:“猪牙,快想办法。”

    眼见那张符纸就要落地,朱涯双眉一挑,手决一指,口中念念有词。

    符纸再次飘落而起,嗖的一下贴到了付少桓的身上。

    付少桓立刻跟小女孩李梦一般,被定住不动。

    刘浪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脱了束缚,窒息感也很快消失。

    可是,小男孩明显比小女孩要厉害很多,呜呜低叫着,眼见就要将驱鬼符挣脱掉。

    刘浪面色一紧,大声喊道:“妈的,这两只小东西似乎很厉害,实在不行,难道要杀了不成?”

    朱涯立刻冲到付少桓面前,再次探手贴了几张驱鬼符,厉声道:“不要冲动,你们心地善良,不要被利用了。”

    我艹,猪牙这家伙什么时候也会干超度这活儿了?竟然还想着用言语来说服厉鬼?

    刘浪心中有些不以为已,正暗暗捏起一道禁鬼符,如果付少桓这只小鬼再动杀机的话,直接将他打散。

    这种时候不能为了一只小鬼的安危,反而把自己的小命搭上了啊。

    可是,令刘浪奇怪的是,朱涯话音刚落,付少桓忽然间挣扎的轻缓了一些,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朱涯。

    天空中,乌云已经飘散,露出了皎洁的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