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307章 身中巫术而死

    李队长似乎知道这一切会这样发生一般,死了两个人,竟然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只见李队长一脸谄媚的看着牛大壮,吩咐手下的人将尸体抬到了牛大壮的车上,然后问牛大壮:“这位兄弟,不知道我们还需要去刑警大队吗?”

    另外几个混混也被押上了车。

    牛大壮看了刘浪一眼,似乎在等刘浪的意思。

    刘浪见李队长有恃无恐的样子,猜测可能就算是真带过去,也查不出个什么来,只好叹了口气,蹲下将自己碎成几半的手机拿了起来,可怜巴巴的说道:“哎,牛哥,你瞅瞅,我这没说两句话,手机竟然都被摔成这样了……”

    李队长一瞪眼,立刻将刚才摔手机那个警察抓了过来,厉声吼道:“你长不长眼啊,真是的,赶紧给警官赔钱。”

    那个警察知道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人,极不情愿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竟然是整整的一万块,塞到了刘浪的手里。

    一万块钱够刘浪买七八个手机了。

    刘浪也没推辞,伸手拿了过来,却对这么一个小小的警察随身竟然带着这么多钱有些怀疑了。

    看来这几个警察背后真有什么人啊?

    拿了钱,一切就好办了,刘浪叹了口气,装作委屈的样子说道:“哎,牛哥,算了吧,都是同行,虽然我这手机是朋友从国外稍回来的限量版,但毕竟用了一段时间了,看在同行的面子上就算了吧。”

    李队长腆着脸嘿嘿笑道:“是是是,这位兄弟说的是。”

    可那个拿钱的警察脸上却挂着老大的不乐意,像是在说:你这破手机,一看顶多就值几百块钱,还限量版呢,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想归想,但他哪里敢说出来,见李队长都装聋作哑,也连忙点头哈腰的附和着。

    等那队警察走了之后,刘浪才长长出了一口气,将手中的一沓钱往牛大壮手上一扔,说道:“牛哥,大半夜的让你们跑一趟,还陪我演戏,真是过意不去啊。”

    牛大壮一愣,往外推了推,连声道:“兄弟,你这啥意思?”

    “不是,这钱我不能要,请兄弟们吃顿饭。”刘浪坚持。

    牛大壮又推辞了两下,还是接了下来,满脸堆笑道:“行吧,兄弟,你也别说啥麻不麻烦的,都是自己人,对了,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浪叹了口气,将赵二胆叫到了面前,介绍道:“牛哥,事情说来话长,我先给你介绍一个人,我朋友,赵二胆。”

    赵二胆根本没有跟刑警打过交道,加上自己干的买卖又有点见不着光,站在牛大壮面前顿时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

    牛大壮倒是满不在乎,伸出手来嘿嘿笑道:“你好,我是刘浪的兄弟,牛大壮。”

    赵二胆连忙伸手跟牛大壮握在了一起,也咧嘴笑道:“牛哥牛哥。”

    赵二胆从来没有想到刘浪竟然还有刑警兄弟,心里顿时踏实了很多,对刘浪的敬佩又加深了几分。

    牛大壮也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拉着刘浪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点了两根烟,边抽着,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兄弟,你知道刚才那个李队长是什么人吗?”

    刘浪不知道牛大壮为何突然如此神秘,连忙摇了摇头道:“咋了,难道他还有什么背景不成?”

    牛大壮点了点头,语重心长的说道:“兄弟,你有可能不知道,做我们这一行,三教九流,甚至上层下层各方各面,每一段时间都要进行梳理,而前两天冯队将近一个月内的东西让我们梳理一遍,里面就有这个李队长。”

    “啊?牛哥,他到底是什么人?”

    牛大壮摇了摇头道:“兄弟,他是什么人我不是很清楚,但,他有个老乡,似乎是打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却是个厉害的角色。”

    牛大壮深吸了一口烟,继续说道:“那个人,正是姓冷。”

    “冷?难道就是刚才那个小混混临死前说的冷哥?”

    “现在还不能确定,但却八七不离十。”

    牛大壮越说,脸上也有些迷茫,“这个李队长之所以能爬到现在的位置,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与那个姓冷的有着莫大的关系。似乎在关键的时刻,总有那个姓冷的出现。可是,迄今为止,对于姓冷的真实身份与背景我们却一直没有查清楚。”

    “不过,最近听说那个姓冷的似乎要出任东山职业学院的校长。”

    “啊?是他?”

    刘浪一脸的震惊,暗叹世界太小的同时,隐隐感觉这个姓冷的似乎真的不好对付,忙问道:“知道他叫什么吗?”

    “冷羽!”

    怪不得牛大壮轻易放李队长等人走了呢,原来也是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刘浪却实在想不明白,为何那个叫螃蟹的小混混说死就死,而且死壮跟李二狗差不多,而死前还说是冷哥派来的呢?

    想了一会儿,实在想不明白,刘浪只得道:“牛哥,我们去看看尸体吧,这俩人死的太奇怪了,我总感觉有什么问题。”

    牛大壮点头,两人直接来到了警车后箱,将盖在尸体上的布扯开。

    刘浪虽然不是法医,但大学里学的都是解剖方面的课程,虽然平时吊儿郎当不好好学,但比普通人却也知道的多一些。

    仔细观察了两具尸体一会儿,只见两具尸体除了口吐白沫,眼睛外翻,身体僵硬之外,并没有明显的外伤。

    而且,更为诡异的是,两人的胸口都有些淤血,似乎是由内而外积血而成。

    “兄弟,看出点儿什么来了吗?”

    刘浪紧锁着眉头,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死者胸口的淤血,问道:“牛哥,有针吗?”

    牛大壮一愣,连忙回头跟身后的警员说道:“快,拿根针来。”

    有人将一根缝衣针送到刘浪面前。

    刘浪接到手里,拿着针轻轻对着李二狗的胸口扎了一下。

    没有什么反应,甚至连半滴鲜血都没有滴出来。

    牛大壮大惑不解,急问道:“兄弟,到底怎么回事啊?”

    这种情况刘浪在乱神术中看过,是一种最常用的巫术诅咒之法。

    刘浪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牛大壮,说道:“牛哥,这俩人中了巫术。”

    “啊?巫术?兄弟,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