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313章 阴历七月十五生

    青烟慢慢的凝聚,渐渐幻化出大男孩和小女孩的样子——【网】

    两只小鬼看起来非常的安静,脸上少了在别墅时的戾气,就像是邻家的弟弟妹妹一般。

    本来惊吓不已的何诗雅见到两只小鬼的模样,脸色终于缓和了不少,但声音还在打着颤:“刘、刘浪,他、他们是什么鬼?”

    刘浪微微一笑道:“阿雅,他们的父母已经死了,而且他们被别有用心的人困在一个地方,专门害人,这件事目前我没有查清楚,所以我想暂时让他们跟你在一起。”

    “啊?那、那……”

    何诗雅吓得脸又刷的一下白了。

    跟鬼在一起,就算是好鬼,这种事情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敢吧?

    两只小鬼本来垂手而立,听到刘浪的话后,慢慢抬起头来,四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刘浪,似乎在等待什么。

    刘浪叹了一口气,跟两只小鬼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既然你们感觉你们的养父母可能是被人害死的,这件事我会帮你们追查下去,但在此之前,我并没有过多的时间照顾你们。”

    说完,刘浪指着刚刚用血画好的两张符,说道:“你们到时候先暂时住在两张符里,七天之内可保你们魂魄不散。七天之后我会再重新画一张,等我找到需要的东西,如果你们想要投胎,我会帮你们解开身上的诅咒,如果你们想要留在这里,我会用养鬼的方法养着你们,知道吗?”

    两只小鬼听到刘浪的话,重重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浪哥哥。”

    此时两只小鬼非常的乖巧,看得何诗雅不禁也心头一动,连忙询问道:“你、你们饿不饿啊?”

    刚问完这句话,何诗雅立刻感觉自己的话太过唐突。

    鬼哪里会有饿的啊。

    可没想到,两只小鬼忽然间点了点头,可怜巴巴的说道:“饿,自从上次过完生日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就算我们死了之后,也只是吃一些别墅里的阴气,可是,那种东西吃的越多,我们感觉自己越饿。”

    何诗雅瞪大了眼睛,征询般的看着刘浪,似乎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刘浪叹了一口气,只得摇了摇头,拿起打火机,点上了三根香,说道:“暂时你们先吃点这个吧,回头再弄点好吃的给你们。”

    供香中烟气渺渺往上升腾。何诗雅惊奇的睁大了眼睛,竟然看到两只小鬼跟享受人间美食一般,贪婪的吸着那些烟气。

    而更加诡异的是,吸了一会儿,两只小鬼竟然跟吃饱了一般,还吧嗒了两下嘴,一脸感激的看着刘浪。

    小女孩说道:“浪哥哥,真是太谢谢你了,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吃这么饱过了。”

    “额……”

    何诗雅此时也完全放下了心中的恐惧,突然感觉这两只小鬼太过可怜,忍不住问道:“对了,你们叫什么名字啊?”

    大男孩说:“我说付少桓。”然后指着小女孩道:“她是我妹妹,叫李梦。”

    何诗雅一脸的茫然,嘀咕道:“怎么不是一个姓啊?”

    刘浪给何诗雅稍微一解释,何诗雅顿时恍然大悟,眼神中的慈爱愈加泛滥了起来。

    母性这种东西真的太过神奇,虽然何诗雅也不过二十几岁,但自从跟了刘浪以后,看着小孩子都特别亲切。

    虽然站在她面前的是两只小鬼,但何诗雅还是有点激动,像是忽然间想起了什么般,突然问道:“对了,你们刚才说你们过生日,你们的生日是哪天啊?我也可以帮你们过啊。”

    刘浪一听,不觉有些郁闷,心道:刚才还怕成哪儿样,现在竟然想着给人家过生日,哎,难道女人都是这么母爱泛滥吗?

    两只小鬼一怔,李梦看着付少桓,而付少桓想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我的生日跟妹妹的是同一天,都是阴历七月十五……”

    刘浪本来没有放在心上,可突然听到付少桓的话,猛然间一怔,急问道:“啊?你、你说什么?你们的生日是哪一天?”

    付少桓狐疑的看着刘浪,道:“阴、阴历七月十五,怎么了?”

    刘浪双眼一亮,似乎终于弄明白了一些事情,一拍脑门,急匆匆的跟何诗雅道:“阿雅,回头你先将他们带回去,时不时烧点香给他们,如果这两只小鬼表现的好的话,放点供品给他们,他们也可以吃的。”

    说完,刘浪快速的从床底下翻出了自己去茅山时拿的背包,想将一些绘好的符纸拿出来。

    可是,刚翻了两下,刘浪突然间定住了。

    何诗雅一脸的好奇,忙问道:“怎么了?”

    刘浪没有吭声,而是缓缓将手拿了出来,手中多了一把铜钱剑。

    这把铜钱剑正是自己上次打散了的五帝铜钱剑。

    本来刘浪带着这些散了架子的铜钱上茅山,就是想找个机会看看有没有人帮忙自己修理一下,结果出了那么多事,一转头却忘了。

    可是,让刘浪奇怪的是,这把铜钱剑此时竟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的背包里,甚至就连绑铜钱的红绳都是新的。

    “咦,谁帮我弄好的啊?”

    刘浪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了两圈,却根本想不出谁动过自己的背包。

    “奶奶的,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人做好事不留名啊?”

    无奈的的摇了摇头,刘浪不自觉的检查起了去茅山之前带在身上的东西,可是翻来翻去,却怎么也找不到老爹给自己的那块阴阳鱼玉佩了。

    刘浪急得满头大汗,把背包翻了个底朝天,又将自己的衣服口袋全部摸了个遍,可哪里有半个影子啊。

    “去哪儿了?去哪儿了啊?”

    刘浪不停的念叨着,心想这下遭了,老爹给的那东西说不定很值钱呢,要是丢了可咋整啊。

    再次又翻了翻去茅山时穿的那件衣服,刘浪这才发现,原来装过阴阳鱼玉佩的口袋竟然破了一道口子。

    猛然间记了起来,这道口子是跟安玉桥那个老小子打斗的时候,被那老瘪三的剑给挑破了。

    “啊?难道丢在茅山了?”

    刘浪顿时郁闷无比。

    “我靠,我跟那帮孙子结了仇了,这下可好,再去找也没人认了,而且还那么远。”

    刘浪心里一直沮丧。

    可他却并不知道,阴阳鱼玉佩已被饶九妹悄悄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