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320章 卜算之能

    “咝……”

    刘浪听完之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见吴半仙并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几次追问之下,却见吴半仙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刘浪心中暗骂,看来这半本卜书还真是害死人啊,这么吊人胃口。

    吴半仙说得非常郑重,刘浪听得半信半疑,沉思了一会儿,又追问道:“你刚才不是在算别墅那边的事情吗?怎么突然扯到我的身上了?”

    吴半仙似乎早就猜到刘浪会这么问,嘿嘿一笑道:“因为你身上有另一个女人的气息,而这个女人身上有何诗雅的气息,可是,却绝对不是何诗雅!而且,那关键的两只小鬼,也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啊?你、你怎么知道的?”

    刘浪立刻张大了嘴,这次对吴半仙的话又信了几分。

    来找吴半仙之前,刘浪的确将锁着小鬼的两张符给了何诗雅,可照吴半仙的意思,难道自己见到的何诗雅根本不是何诗雅本人?

    刘浪立刻心如翻江倒海,又逼着吴半仙再算算。

    吴半仙一摊手,满脸的无可奈何,一脸无辜的说道:“刘浪,你知道我手中只有半本卜书,能算出这么多已经不容易了,再算出更多,却是超出了我的本事了。”

    “我艹,你这老东西……”

    刘浪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正欲发作,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电话号码显示的是花圈店的固定电话。

    自从刘浪救了千叶之后,就将他安排在了花圈店,先暂时帮忙打理着,这两天一直也没见他,不知道他把花圈店照看的怎么样。

    刘浪接起电话,语气也平和了很多,问道:“叶哥,怎么了?”

    电话果然是千叶打的。一听到刘浪的声音,千叶立刻恭恭敬敬的说道:“哦,教……不,是这样的,有个叫赵二胆的过来找您,不知?”

    “赵二胆?”

    刘浪一愣,说道:“把电话给他。”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了赵二胆的声音:“刘哥,你让我找的地方我找到了,不过具体事宜还需要你亲自见面跟房东谈,是租是买,全凭你决定。”

    “很急吗?”

    “嗯,那个房东是有点急。我打听了一下,他手里的房子好像在闹鬼,所以急着出售。”

    刘浪一听,顿时乐了,这种好事儿自然不能错过。

    点了点头,刘浪对赵二胆说道:“好,你先在花圈店等着我,我这边事情忙完了就回去。”

    挂了电话,刘浪看着吴半仙正怔怔的盯着自己,又是一副欠揍的模样。

    刘浪强忍着怒气,没好气的说道:“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准确率百分之七十。”

    “我靠,你……”

    刘浪真想甩吴半仙两巴掌,可突然见吴半仙跟没事儿人似的,又低下了头,手中的笔在记录本上再次飞快的游走了起来。

    又过了十几分钟,吴半仙的脸上已是大汗淋淋,披在身上的毛毯也被溻了个透,像是刚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

    刘浪不禁有些好奇,本来还有些生气,可看着吴半仙的眉头都快拧成一股绳了,也隐隐感觉这家伙不像是作假。

    如果吴半仙说的是真的话,那刘浪这颗小心脏可有点承受不了,毕竟以为自己刚刚破了初男之身,新鲜的兴奋劲都还没有过去呢。

    可是,这两天刘浪的确也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隐隐约约感觉这种畅快淋漓的滋味像是一场梦一般。

    妈的,无论如何,这件事肯定要回去好好试探一番,如果吴半仙说的是真的话,那现在那个何诗雅肯定就是假的。

    嗯?对了,黑巫术中不是有一种易容术吗?难道真的是?

    想到这里,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哆嗦,想起了当时千叶说的话:“玉面,黑巫教乌不骨的手下,最拿手的就是易容术。”

    刘浪心下一沉,莫名有种失落的感觉。

    正当刘浪纠结这些的时候,吴半仙忽然间急急的咳嗽了两声,哇的吐了一口鲜血,身体往后一倒,直接倒在了按摩床上。

    刘浪跟朱涯都是大惊,连忙上前扶住,大叫道:“吴半仙,你怎么了?”

    “师叔,你没事吧?”

    吴半仙直翻白眼,身体像是筛糠一般抖动着,过了好大一会儿,终于颤巍巍的恢复了正常,可脸色依旧苍白如纸。

    吴半仙看起来非常虚弱,颤声道:“那、那是什么东西?我、我竟然根本算不出来,而且,似乎有另一个人此时也正在使用卜术,好、好像比我还要厉害。”

    刘浪跟朱涯相互对视了一眼,均是大惊失色:“那怎么办?”

    吴半仙摇了摇头,眼神中尽是失落之色,沉沉的说道:“看来,那个拥有另外半本卜书之人,是敌非友,但是……”

    两人将吴半仙扶了起来。

    吴半仙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但是,阴历七月十五之前,必须要将别墅里面的东西除掉,否则可能会有大患。”

    还有半个月,就是阴历七月十五了。

    吴半仙说完这句话,眼皮又是往上一翻,脑袋一歪,竟然昏死了过去。

    刘浪跟朱涯手忙脚乱的将吴半仙扶稳,又掐人中又拍脸皮的,过了几分钟终于弄醒了。

    吴半仙的脸色慢慢恢复了正常,可一张嘴,却尽是玩世不恭。

    “我靠,你们两个大老爷们趴在我身边干嘛?快点离开,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刘浪顿时愕然,见吴半仙不像是有事的样子,白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道:“切,别在这里给我装相,什么德性啊,还玩失忆啊?”

    “啥?啥玩失忆啊?”吴半仙一脸的茫然。

    一旁的朱涯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会儿,忽然间说道:“不是,刘浪,你先别冲师叔吼,你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拉着刘浪走出了房间,来到一边,朱涯小声说道:“刘浪,其实,吴师叔没有装,他经常会这样的。”

    刘浪顿时张大了嘴巴,两只眼睛瞪着滚圆,憋着嗓子,但声音几乎又像是从嗓子里蹦出来的一般,尖声叫道:“什么?他、他不是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