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322章 不知死活

    在黑巫教的历史中,乱神术是教主的象征,而迷神术,却是仅次于教主的代表。【】

    乱神术与迷神术可以用一个为兄,一个为弟来形容,相传在很久以前,二者相合几乎可以天下无敌。

    但偏偏就是这两种巫术,最后却都神秘消失。

    乱神术也不知所踪,最后却到了刘浪手里,但迷神术更是连手稿都没有留下。

    乱神术相对于迷神术来说,要相对全面一点儿,讲了绝大部分的巫术,但其中偏偏就没有这迷神术。

    而迷神术只有一种,就是幻境制造,以假乱真。

    刘浪听到千叶突然蹦出一句话来,心中奇怪无比,抬起头来看着千叶,问道:“叶哥,什么迷神术?”

    千叶也大惑不解,忙道:“教主,我看你双眼有些迷离,而额头上浮着一层轻雾,那种状态很像我以前见过的迷神术,怎么,教主没有练吗?”

    刘浪心中大骇,连忙追问道:“我没有练习什么迷神术,快,告诉我,什么是迷神术。”

    千叶听到刘浪这话,脸色也是一变,忙道:“啊?教主,如果你没有练过迷神术的话,难道你中了迷神术?”

    随后,千叶将什么是迷神术给刘浪一讲,听得刘浪大吃一惊,不由得想起了吴半仙说掐算之时说何诗雅是假的。

    想到这里,刘浪沉吟了片刻,沉声问道:“叶哥,你在哪里见过这种迷神术?”

    千叶身体微微一颤,似乎明白了什么,忙道:“教主,难道,难道是乌护法和玉面?”

    千叶以前跟着乌不骨的时候,知道乌不骨最为拿手是就是这种迷神术,有时候会杀人于无形,而一旦配合上玉面的易容术,几乎没有半点破绽。

    想到这里,千叶的眉头也凝成了一股绳子,将自己的想法跟刘浪一说,刘浪身体一晃,差点跌倒在地。

    “叶、叶哥,怎么识破自己是否身在迷神阵中?”

    千叶双眉紧蹙,沉声道:“这种迷神阵必须配合迷神术使用,如果要使其中的人物没有丝毫漏洞,就要将那个人的七魄分别抽取,然后放在阵中的七个方位,配以北斗七星之术,然后将三魂囚禁在施术者的体内,再将自己的容颜幻化成那个人,这样几乎完全不会出现破绽。”

    “更为重要的是,虽然里面的都是幻境,但一旦陷入其中,就会越陷越深,至到无法自拔,甚至就算可能会走出迷神阵,也会完全迷失自己,成为别人可肆意操纵的傀儡。”

    “可是,因为这种阵法只是乌护法一人知道,从来就没有人知道如何破解。”

    刘浪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越想越害怕,此时仔细回想,越来越感觉何诗雅的那间房子有问题。

    我靠,不会吧?难道吴半仙说的都是真的?

    刘浪的心突然像是一只浮萍一般,摇摇晃晃的飘荡了两下,竟然不知该怎么办是好了。

    纠结了好大一会儿,刘浪才缓缓抬起头来,问道:“叶哥,那你知道如何不陷入这种迷神术中吗?”

    “只要不进入迷神阵中即可。”

    “那……哎……”

    刘浪心中跟缠了一团乱麻一般,听到千叶的话,此时已越来越肯定。自己碰到的何诗雅可能就是玉面,而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可能也只不过是幻境。

    怪不得自已一进入何诗雅的房间,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可是,这种感觉太过真实,竟然让刘浪根本察觉不出来。

    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想起其中的滋味,似乎还有些不舍,脸上像是布了一层乌云一般,再也无心收拾花圈店,朝着千叶摆了摆手道:“我先去后院休息一下,这件事回头再说。”

    说完,也不管千叶那疑惑的眼神,刘浪抬步走到了后院花人贵以前住的房间。

    怔怔的看着韩晓琪的牌位,刘浪的脑海中像是过电影一般,一时竟然莫名惆怅无比。

    韩晓琪这几天在养精蓄锐,准备凝结魂魄,而刘浪却莫名奇妙发生了感情纠结,而这段纠结极有可能还是一个陷阱。

    怪不昨自己刚一从茅山回来,何诗雅的电话就到了呢,这个世界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啊?肯定是自己早就被人盯上了,专门等着自己上钩呢。

    妈的,当时怎么就没多想想呢。

    从一回来,何诗雅似乎就在倾诉自己的软弱,博取自己的同情心。

    同情心一泛滥,结果,再加上那让几乎所有男人都无法抵抗的诱惑。

    妈的,难道何尚也是在演戏不成?

    刘浪咬了咬牙,很快就摇了摇头,想起何尚的种种表现,也慢慢得出一个结论,可能何尚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姐姐是假的。

    不好!他们费劲心计,定然是为了那本乱神术。

    一想起乱神术是整个黑巫教教主的象征,刘浪暗叫一声不好,连忙冲出房间,朝着千叶大声喊道:“千叶,快,跟我出去一趟。”

    千叶正无聊的坐在花圈店,努力回忆着怎么破解迷神阵,忽然看到刚进去没多会儿的刘浪又跑了出来,连忙站起身,“教主,去哪儿?”

    “如果是玉面使的迷神术,你能分辨的出来吗?”

    千叶一愣,还是重重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回味,“教主,能,就算她幻化成任何人,可是她身上的味道我却知道。”

    “味道?”

    刘浪一愣,看着千叶目光中闪过的柔和,顿时明白了,这个千叶跟玉面似乎关系非同一般。

    可是,此时刘浪哪里有心情纠结这俩人以前到底有什么关系。

    没有再多言,刘浪带着千叶直接打车去了何诗雅家。

    刚刚下车,赵二胆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刘哥,人都约好了,你怎么不在花圈店了啊?”

    刘浪顿时记起来了,中午还约了别人谈ktv的事情。

    但何诗雅这边如果不处理掉,无论干什么事情都是一团乱麻,而且如果何诗雅是假的话,那真正的何诗雅是死是活却还不知道。

    想到这里,刘浪立刻回绝道:“胆哥,你就跟那个老板说,我正好有事,回头再跟他联系。”

    赵二胆在电话那头一愣,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刘哥,你真是谈判的高手。用这一招,价格肯定能压得下来,现在谁还敢买呀,好,我现在就跟那个老板说去。”

    刘浪一愣,对赵二胆说的话反应了好大一会儿才明白,摇了摇头,嘿嘿干笑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