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324章 引魂归来

    玉面带着乱神术逃走了,迷神阵也随之溃散。(網)

    刘浪心中郁闷,暗骂自己太过大意,无形中给自已留了一个后患。

    可此时也没有半点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当务之急是要赶紧找到何诗雅的肉身,看能否还能救活何诗雅。

    将两张养鬼符贴身收好,刘浪给何尚打了一个电话。

    “何尚,你现在在哪儿啊?”

    何尚似乎说话有些不方便,过了一会儿,才小声说道:“姐夫,怎么了?”

    “别叫我姐夫了,你赶紧回来,出事了。”

    挂了电话,刘浪跟千叶将何家全部搜寻了一遍,可并没有再发现丝毫的蛛丝马迹。

    千叶跟在刘浪的身后,一直闷不吭声,似乎也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不到半个小时,何尚推门来,看到刘浪便焦急的问道:“姐夫,到底怎么一回事啊?”

    在何尚回来之前,刘浪一直在琢磨着该跟何尚如何解释,想来想去,总觉得自己解释太过无力,还是要让何诗雅开口说话。

    但此时锁鬼符中只有何诗雅的七魄,没有魂的何诗雅根本没有半分意识,而想要何诗雅开口说话,必须要将何诗雅的魂招回来。

    好在七魄在自己的手里,想要招回她的魂,相对来说倒也容易一些。

    何尚见刘浪在自己家里,却没有看到何诗雅,不禁有些惊奇,又问道:“姐夫,我姐呢?”

    刘浪摇了摇头,叹气道:“何尚,这段时间你没有感觉你姐有什么不正常的吗?”

    “不正常?”

    何尚面露疑惑,不明白刘浪为何突然这般问,想了一会儿又道:“姐夫,你从茅山回来之前,我姐一直神神叨叨的,可自从你回来之后,一切都变得很正常了啊。”

    “难道你就没怀疑过你姐?”

    “怀疑我姐?”何尚更加疑惑,“她是我姐,我为什么要怀疑我姐啊?”

    何尚眉头紧锁,似乎被刘浪问的莫名其妙,目光一闪,似是忽然间响起了某件事般,大呼一声:“对了,姐夫,你要非说哪里不正常的话,有一次我爸竟然开口说话了。”

    “嗯?怎么回事?”

    何尚似乎有些激动,跟刘浪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在大约十几前天吧,我跟我爸在家里,而我姐又跑出去搞一些灵异的东西,可那天她回来之后,我爸一看到她,忽然间指着她大叫了两声。”

    “叫的什么?”

    何尚努力回忆着,“当时,我爸好像一直在叫‘女儿、女儿’的吧?”

    说完之后,何尚又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虽然爸有点痴呆,但可能还在惦记着我姐,希望她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吧?”

    听到这里,刘浪却隐隐感觉,那次可能就是玉面假冒何诗雅的开始。

    虽然何其志傻了,但因为其残缺了一魄的原因,反而使其余方面的感知更加灵敏了,当时他极有可能感觉出了自己这个女儿的不正常。

    想了想,刘浪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带着何尚走进了何诗雅的房间。

    看着倒在地上的相框,何尚一愣,忙问道:“姐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何尚,有些事情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清楚,一会儿我让你姐姐亲自告诉你吧。”

    何尚似乎终于意识到出事情了,神色也变得有些紧张,忙问道:“姐夫……”

    刘浪摆了摆手,示意何尚不要再追问了:“我们先去准备一些东西,回头还在这个房间里,我让你看一些东西,到时你就明白了。”

    《道》书中有很多关于招魂术的记载,刘浪现在已不比从前,修为大增之后,对一些招魂术操作起来也容易了很多,而且自己身上有何诗雅的七魄,招起魂来相对要更容易一些。

    回去准备了一些线香、符咒之类的东西,刘浪再次返回何家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何尚也按照刘浪的吩咐,准备了一些何诗雅最喜欢的东西,甚至还将何其志专门从养老院接了回来,推到了何诗雅的房间里。

    一切准备就绪,刘浪让千叶站在房间的门口守着,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得让任何人打扰。

    搬了一张四方桌子,在桌子上铺上一块黄布,然后放上红烛、线香、还有两道招魂符。

    这两道招魂符是刘浪临时画的,上面的朱砂渍还依稀可见。

    另外刘浪又画了七张引魂符,并排着摆在方桌之上。

    何尚也将何诗雅最喜欢的一样东西,钢笔,放在了桌子上。

    据何尚说,这只钢笔是当时何诗雅刚当老师的时候,何其志专门派人从国外带回来的。这只看起来不起眼的钢笔,据说就有一万块钱。

    自从何诗雅辞职之后,那只钢笔也被她放了起来。

    准备的差不多后,刘浪让何尚推着何其志站在方桌左侧,然后关掉所有灯,将三根蜡烛点燃。

    何尚看着刘浪准备的这一切,并没有再次发问,眼中却有些晶莹,似乎也预感到了什么东西。

    蜡烛点燃之后,刘浪也将线香点燃,然后两指成决,催动锁鬼符,将何诗雅的七魄放出来,分别置于七张引魂符之上。

    在准备之前,刘浪刻意给何尚涂上了牛眼泪,此时何尚一看到何诗雅的七魄,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张着嘴一脸的震惊,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何其志并没有涂牛眼泪,可似乎也一眼就能到何诗雅的七魄,坐在轮椅上,含糊不清的啊啊大叫着:“女儿、我的女儿……”

    刘浪皱着眉头,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极其沉重的拿起一张招魂符,往半空中一扔,口中念念有词:“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三魂早降,七魄来临,今请山神,五道游路将军,大开天门,大天地门,千里童子送魂,急急如律令!”

    招魂符噗的一声在半空中燃烧,很快化成了灰烬。

    灰烬飘散,竟然犹如千女散花一般,全部飘散到那七魄之上。

    本来没有意识的七魄忽然间纷纷抬起头来,慢慢向着最中间那一魄靠近。

    刘浪口中咒语不停,而七魄像是合体一般,一个一个纷纷凝聚到了一起,在所有的符灰散尽之后,七魄竟然再次归为一体。

    看着依旧没有意识,但却明显清晰了很多的何诗雅的魄,刘浪拿起另一张招魂符,再次往半空中一扔,念起符咒:“荡荡游魂……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符纸燃灰,本来无风的房间忽然间像是起了一阵怪风一般,吹得蜡烛微微一摆,那半空中的纸灰竟然在慢慢勾勒出一个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