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358章 白巫瓣绽开

    三千大道,万事万物,都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

    任谁也不会想到,僵尸竟然会被人利用拿来赚取暴利,而更不会有人想到,一个偌大的雁氏集团竟然在一天的时间里完全倒塌。

    刘浪的意识虽然清醒,但被强行拉到医院之后,又不得不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接受整个刑警大队的致敬。

    冯一周坐在刘浪的床前,竟然整整唠叨了三个小时。从冯一周的嘴里,刘浪也知道了一些之前并不知道的事情。

    在抓捕雁氏集团有关人员之前,僵尸袭人事件的确被其它电台曝光了,可是,很多人都说并非他们的本意,而是台长授意。

    经过追查,当时那几家曝光的台长却也矢口否认,说对此事根本就不知情。

    一时间,整件事陷入了扑朔迷离之中。

    可是,通过调用电台大楼的监控录像,冯一周却发现了一点儿端倪。

    冯一周让人将监控录像放到了刘浪的床头。

    录像中显示的正是他们从电梯里出来时,碰到的那个漂亮到无可挑剔的女人。

    女人身材精致,面若天仙,犹如被ps过的一般。

    当时刘浪还感觉女人的眼神有些熟悉,可却根本想不起来,而千叶同样也是。

    女人进了电梯之后,再从电梯出来之时,却完全变了一个人。那个人竟然就是刘浪在电台见过的肥头大耳的屈广财——

    这让刑警大队的人完全想不明白,甚至有点无处下手。

    可看到录像之后,刘浪瞬间就明白了,这个人指定就是玉面。

    玉面懂得易容术,肯定是装扮成台长的模样,刻意将消息散播了出去。

    玉面跟雁西穿着同一条裤子,早就勾搭到了一起,而且连乌不骨都杀害了。

    这件事不言而明。

    最重要的是,雁西在临死之前竟然还喊了玉面的名字,这更加证明了俩人狼狈为奸。

    将自己的想法跟冯一周说了之后,冯一周还有点不太相信,叹息道:“哎,没想到,这世间,竟然还真有如此鬼魅之术啊!”

    好在雁氏集团造的僵尸并没有如传说中那般,咬人之后会让被咬之人也变成僵尸。

    雁西死后,这件事很快就被压了下去,而所有的责任也都丢到了雁氏集团的身上。

    还有两天就七月十五了,刘浪心里一直惦记着女鬼韩晓琪。让刘浪没想到的是,在此之前竟然会发生这么多事。

    不过,让刘浪本来灰暗的心明亮起来的是,吴暖暖在被送进医院之后,脉搏竟然奇迹般的跳动了起来,虽然微弱到几乎感觉不到,但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刘浪的身体恢复的非常快,不到半天几乎就已完全复原。

    刘浪隐隐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舌尖血真的起作用了。

    一想起舌尖血,刘浪稍微一碰,依旧还疼的要死。

    当时只想着救吴暖暖,根本没有感觉到疼痛,结果事后竟然钻心的疼痛,就连吃饭喝水都受到了影响。

    夜幕不期而止,刘浪从病床上爬起来之后,就一直坐在吴暖暖的病床边,中间给朱涯打了一个电话询问吴半仙的下落。

    朱涯告诉刘浪,吴半仙依旧没有任何消息,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听到朱涯的话,刘浪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吴半仙极有可能被别人抓走了,但具体是谁抓走了却并不敢肯定。

    刘浪犹豫了一番,只得宽慰了两句朱涯,挂了电话。

    刘浪本来想让刑警大队帮忙查找,可转念一想,就算是刑警大队真的插手,恐怕也根本找不到。

    正当刘浪纠结不已的时候,贴身放着的巫牌竟然微微动了一下。

    刘浪心中一紧,连忙将巫牌拿了出来。

    巫牌正在放着淡淡的光芒,表面的牡丹已经完全绽开,而其中一瓣花竟然有一种要掉下来的感觉。

    刘浪一看,顿时大惊,猛然间记起这只巫牌已经好久没有掉下过花瓣了。

    自从上次知道这花瓣就是白巫教的秘法之后,刘浪一直期盼着再次看到牡丹盛开。

    可左盼右盼,牡丹除了愈开愈艳以外,竟然没有半点掉落花瓣的迹象。

    刘浪根本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花瓣会突然掉了下来。

    幸亏此时病房里面除了不醒人事的吴暖暖之外,并没有其它人。

    刘浪连忙冲到了病房门口,将房门反锁上,然后快速的关上灯,直接盘膝坐到了地上,将巫牌放到自己面前。

    刚刚将巫牌放下,上面的一朵花瓣竟然缓缓飘落而下,然后在半空中打了一个飞旋,轻轻飘了起来,在刘浪面前绽开,犹如一张大屏幕一般。

    绽开的时间非常短,甚至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

    可是,刘浪此时聚精会神,竟然惊喜的发现了一个让自己振奋的东西。

    白巫救人,果然玄机无限!

    花瓣很多再次飘落了回去,落在巫牌之上。

    巫牌上的牡丹再次闭合,娇羞欲开。

    刘浪怔怔的盯着恢复如常的巫牌,眼中再次模糊了起来。

    刘浪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如此激动过,颤巍巍的将巫牌收了起来,喃喃自语道:“难道,这、这真是的天意吗?马大叔,难道是你在天有灵吗?”

    刘浪激动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吴暖暖,然后又看了看自己附着仙脉的两根指头,像是突然间捡到了一个大元宝一般。

    “哈哈,哈哈,吴警官有救了,吴警官有救了。”

    刘浪兴奋的大叫了起来,回身开门,想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刑警大队的人。

    “咚!”

    “哎哟!”

    刘浪刚一开门,迎头正撞上一人。

    刘浪抬头一看,不禁喜道:“牛哥,你来得正好,我正要告诉你个好消息呢。”

    “兄弟,我也找你有事。”牛大壮急匆匆的说道。

    看着牛大壮满头是汗,似乎非常焦急的样子,刘浪不禁心生疑惑,压下自己的兴奋问道:“牛哥,咋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哎,就是那个齐连山啊。”

    牛大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

    “齐连山?”

    刘浪不禁更加疑惑,心道:这家伙不是受了伤在医院吗?难道又惹什么麻烦了不成?

    正想发问,牛大壮一把拉住刘浪,急急的说道:“兄弟,别说了,你快去自己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