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366章 官差怪人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一连来了三个客人。

    前两个竟然拿冥币来忽悠,而最后这一个更干脆,竟然莫名其妙要买长袍。

    刘浪本来想直接说没有来着,可又本着顾客至上的态度,强力压制着内心的冲动,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

    年轻人听到刘浪的话,也没再多说,忽然间两手一拢,朝着刘浪拱了拱手道:“哦,没有就算了,麻烦先生了。”

    说完,潇洒的将长袍一甩,径直走出了花圈店。

    刘浪一看,不禁愣住了。

    他娘的太帅了!那件长袍穿在年轻人身上,竟然看不出任何不合适,像是量身定做的一般,而且,年轻人的动作优雅自如,似乎打小就穿这种长袍一般。

    妈的,现代竟然还真有人把这种衣服穿出这种效果?

    刘浪摇了摇头,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暗自叹了口气,然后再次弯腰收拾花圈店。

    整个花圈店被千叶搞得乱成了一团,地上竹条跟废纸被扔了一地,花圈也东倒西歪的。

    还没收拾两下,刘浪就有点不耐烦了,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这个花圈店坚决不能让千叶管了,越管越乱。

    一想起花圈店,刘浪不自觉的想起了韩美丽,忍不住暗自嘀咕道:“这眼镜跟美丽看来还玩得挺开心的嘛,马上就要开学了竟然还没回来,是不是在哪里过上甜蜜的小日子,直接把婚事办了,都不舍得回来了呢?”

    刘浪边想着,自顾自嘿嘿笑了起来。

    正想着,花圈店的门口又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刘浪抬头一看,没有看到任何人,正疑惑间,忽又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叔叔,我、我的汽车坏了,能不能帮我换一个啊?”

    刘浪低头一看,见刚才那个小男孩竟然又回来了。

    刘浪火气噌就冒出来了,正想发作,可一看小男孩眼泪汪汪的样子,似乎马上就要哭了。

    本来压着一肚子的火瞬间被浇灭了,刘浪最见不得别人哭了,心一软,语气又缓和了下来,强挤出一丝微笑说道:“小朋友,我这里就一个这种小汽车,你要玩让你妈妈去玩具店买好不好?”

    “叔叔,妈妈、妈妈她说玩具店不卖,就你这里能买得到,呜呜,呜呜……”

    小男孩边说着,竟然哭了起来,小手抹着眼泪,就跟受多大委屈似的。

    刘浪这下算是没撤了,正想上前安慰两句,忽然又听到巷子里传来了一声呵斥:“哭、哭什么哭,别哭!”

    声音粗厚有力,一听就是一个壮汉。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古代官差服饰的大胡子男人闪了出来,两眼一瞪,看了小男孩一眼。

    小男孩立刻吓得闭上嘴,一声不吭的缩在门口,竟然连动都不敢动了。

    刘浪不由得抬头打量了壮汉两眼。

    壮汉个头足有一米八,穿着官差的服装,腰间还挎着一把大刀,满脸的横肉,摇头晃脑、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花圈店,瞟了刘浪一眼,竟然一屁股坐到了懒人上。

    “我说店家,这里有酒肉没?快给我弄点。”

    壮汉说起话来有模有样,唬得刘浪一愣一愣的。

    刘浪一看壮汉的模样,不禁乐了,嘿嘿一笑道:“我说这位大哥,刚从片场上跑下来的啊?怎么还演戏成瘾了呢?”

    “啊?什么?你说什么?快点,少废话!”

    壮汉嗖的站了起来,一只手刷的一下将腰间的佩刀往外一抽,瞪眼拧眉地威胁道:“哪里有那么多废话,快点,否则我直接将你这小店给砸了。”

    刘浪一听,顿时不乐意了,一歪脖子,捏着拳头问道:“怎么?你还真把自己当官差了啊?还有没有王法了?来,你砸一个试试?”

    壮汉见刘浪也跟着犯横,脸色一变,张了张嘴,目光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忽然间掉头朝着门口跑去,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哼哼,也不看看我是谁,竟然敢在我这里撒泼犯浑!”

    刘浪冷哼了一声,低头看向门口处,正想再安抚一下小男孩,哪儿成想,那个小男孩竟然不见了。

    “跑得倒还挺快。”

    刘浪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可奈何,自言自语道:“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怎么净来些奇怪的人啊?”

    正说着,千叶满头大汗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左手提着一个塑料袋,右手拿着一根拳头粗细的树枝。

    “教主,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找回来了。”

    一进门,千叶将两样东西往面前一举,朝着刘浪晃了晃。

    千叶浑身泥土,衣服都破了好几个洞,显然是被刮碎的。

    刘浪看了千叶一眼,又瞅了瞅他手里拿的东西,终于笑了:“叶哥,呵呵,你做这种事比看花圈店要强多了。”

    这句话搞得千叶有点莫名其妙。千叶搔了搔脑袋,狐疑的看着刘浪。

    刘浪没有理会千叶,又吩咐道:“你找两个碗,用桃树土装满,然后把槐树枝断成两半,刻成牌位的模样。”

    说完,刘浪忽然间又想起了刚才那个壮汉跟小男孩,边捡起地上的一根竹条边问道:“对了,叶哥,你刚才从巷子里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碰到一个小男孩,还有一个穿着古代官差服饰的男人啊?”

    “啊?教主,你说什么啊?我没有碰到任何人啊?”

    千叶正按照刘浪的吩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拿起小刀准备削槐树枝,听到刘浪的话,不禁疑惑的抬起头来。

    刘浪一听,顿时愣住了,立刻停下手中的活,直愣愣的盯着千叶。

    千叶被盯着头皮有些发麻,连忙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哆嗦道:“教、教主,我、我哪里又做错了吗?”

    “不是,叶哥,你确定刚才什么人也没看到?”

    “是、是啊,怎、怎么了?”

    “啊?不对啊,刚才明明有个小男孩跟我买小汽车,还有一个官差模样的人进来,难道我看花了吗?”

    刘浪见千叶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不禁嘴角一颤,面露惊恐之色。

    千叶更是一脸的好奇,“教、教主,你到底怎么了?没事吧?”

    “没、没事。”

    刘浪摇头,可心中却有些奇怪,暗自琢磨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眼花了?还是精神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