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387章 站不起来了

    朱涯没有跟刘浪一起去医院,而是中途分别,自己回住的地方去了。【】

    刘浪一个人到了医院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了。

    冲进老熊的病房,刘浪见老熊正躺在病床上,全身上下缠着绷带,只张开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还肿得睁不开。

    老熊的表情像是一副抽象画一般,看不出悲喜,见刘浪进来,挣扎了两下,浑身却是动弹不得。

    “老熊,你醒了啊?”

    刘浪笑嘻嘻的走到病床前,习惯性的刚想拍拍老熊的肩膀,可一看到老熊身上还缠着绷带,手立刻停在了半空。

    “我说老熊,你还真动感情了啊?一个人跑去,没死真算你大幸了。”

    刘浪知道,老熊的仇肯定得报,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连调查都没有,盲目的冲进那种地方,这不是自己找揍嘛。

    老熊动了动嘴道:“浪人刘,医生说,我、我可能站不起来了。”

    “啊?你、你说什么?”

    刘浪本来以为老熊这么快醒过来,可能就没事了,没想到他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刘浪大急,两只眼睛立刻瞪得滚圆,犹如铜铃一般,上前一把抓住老熊的手,颤声问道:“老熊,你、你别吓我,你、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肯定是跟我开玩笑的!”

    刘浪边说着,双眼不觉红了起来。

    老熊轻轻摇了摇头,眼中也渗出了两滴泪来:“浪人刘,你是我的好兄弟,我、我干嘛骗你啊?”

    “不、不可能,你、你别瞎说,现在医疗水平这么高,呵呵,肯定不会的,你肯定会没事的。”

    刘浪看着老熊的眼睛,知道他并没有说谎,大脑突然间一片空白,心中像是被针扎了一下般。

    老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反而安慰起了刘浪:“浪人刘,看你那熊儿样,我又不是死了,站不起来怕啥?而且、而且……”

    老熊忽然压低了声音,正想跟刘浪说什么话,门外突然进来几个人。

    那几个人有医生,有护士,竟然还有牛大壮。

    刘浪看到牛大壮,不禁一愣,心道:我没将老熊的事告诉他呀,难道是冯一周跟他说的?

    看着医生护士走了过来,刘浪连忙站起来,问领头的医生道:“医生,我、我这朋友到底能不能恢复啊?”

    那个医生看起来五十多岁了,头发也白了一半,戴着一副老花镜,一看就是专家的模样。

    老医生看了老熊一眼,叹了口气,当着老熊的面跟刘浪说道:“你是他的朋友?”

    “对对对,铁哥们。”刘浪连忙说道。

    “哎,年轻人啊,真是不知道自爱,好好的打什么架啊。”

    老医生边说着,边摇头叹气,一副无奈的表情。

    “他呀,恐怕这辈子都得躺在床上了,哎,年纪轻轻,可惜了。”

    听到老医生的话,本来还抱着一丝希望的刘浪,心跟着往下沉到了谷底:“医生,大夫,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哎,他的脊柱神经已完全损伤了,如果想要再站起来,已经不太可能了。”

    医生边叹着气,对身后的护士吩咐道:“去看看病人的情况。”

    护士听后,连忙走到病床前,又是查血压,又是量心跳,忙乎了起来。

    原来,这个世界是哪里有什么奇迹啊,一切,不过是命中早就有的安排。

    医生跟护士又将老熊全身检查了一番,然后边叹着气,出了病房。

    病房里只剩下老熊、刘浪还有牛大壮。

    牛大壮自从进来之后,只是朝着刘浪轻轻点了点头,但并没有多说话,此时医护人员都走了,才走到刘浪的身边,拍了拍刘浪的肩膀,叹气道:“兄弟……”

    “牛哥,老熊他……”

    刘浪的眼睛已经通红,说了一半,声音却有些沙哑,竟然怔怔的说不出来。

    躺在床上的老熊看了刘浪一眼,忽然间说道:“行啦,浪人刘,别跟个娘们似的,干嘛呀,我又没死,我叫你来又不是给我哭丧的。”

    “老熊,你他娘的当初干嘛不听我的啊!我让你等等,那个女人给你灌迷药了啊?你非得去找她,你、你他娘的就是贱!”

    刘浪此时的心乱作了一团,身体都开始瑟瑟发抖,指着老熊破口大骂,越骂眼泪却再也止不住的滚了下来。

    “妈的,老熊,他们敢把你打成这样,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他们千倍偿还!”

    刘浪淌着眼泪,恶恨恨的说道。

    “兄弟,其实,我这次来,就是想跟你说关于梦里香的事情……”

    牛大壮看着刘浪的样子,心中一哆嗦。

    只见刘浪身上散发出一种无名的气势,面色狰狞恐怖,看起来都有些吓人。

    听到牛大壮的话后,刘浪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泪,看着牛大壮,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些:“牛哥,对了,什么事你说吧!”

    “哎,你给冯队打电话的事我知道了。这件事比你想象中还要复杂,梦里乡的关系很硬,根本不是之前的雁氏集团所能比的,冯队让我来的意思……”

    “是想让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刘浪直接将牛大壮的话打断,斩钉截铁的说道:“牛哥,不可能!我知道刑警大队有为难的地方,可是,老熊躺在了这里,我一定要让那些将老熊打成这样的人,跪在老熊的面前,忏悔!”

    刘浪呲着双眼,瞪着牛大壮。

    牛大壮跟刘浪一对视,冷不丁打了一哆嗦,心中一动,不自觉的说道:“兄、兄弟,冯队不管,如果需要我牛大壮的地方,你就跟我说!”

    牛大壮一拍胸脯,像是在刘浪面前做了一个承诺一般。

    “牛哥,谢谢你……”

    刘浪明白了,这件事似乎牵涉甚广,不是简单的收集证据那么简单。

    妈的,正常手段不行,那就用非常手段。

    刘浪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定,这个仇,就算送了自己的性命,也要报。

    一直躺在床上没有说话的老熊,看着刘浪又骂又哭的样子,早已经泪如雨下,忽然间大哭了起来:“浪人刘,我他娘的有眼无珠,看上了那么一个贱~人,可是、可是,我不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