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390章 怕了这个女人

    韩晓琪似乎知道刘浪并没有抓住四十九只恶鬼,轻轻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刘浪,我知道,这有些为难你了。这几天百鬼夜行,就算有恶鬼恐怕也会被鬼差给杀了,只是,恐怕凝聚魂魄需要多费些力气了。”

    “对、对不起啊,晓琪……”刘浪心有愧疚的说道。

    “刘浪,我、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韩晓琪一愣,竟然也是无言以对。

    四尾狐的尾巴所含妖之阳气已在这段时间被韩晓琪慢慢吸收了大半,可因为四尾狐已修炼成妖,尾巴中也有一些四尾狐印记,必须要用一些魂魄来冲散,才能彻底吸收里面的阳气。

    在十二点之前,刘浪要做的就是配以自己的精血,将收集的那些游魂炼化至狐尾之中,然后韩晓琪再将混杂着魂魄的阴阳二气吸纳进体内。

    待晚上十二点一过,阴司鬼门大开之时,也是一年当中阴气最盛的时候,韩晓琪通过《命》书中所讲的秘术,就能凝魂聚魄,再次成形。

    刘浪明白了这其中的关节,也放下心结,不再计较,出门弄了些吃的,填饱肚子之后,便摆符设坛,在后院祭炼起了狐尾。

    刘浪虽然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但结合道巫二术,似乎无论对什么东西都是信手拈来,一学就会。

    在韩晓琪的指点之下,配以符咒之法,刘浪竟然只用了一个上午就将狐尾祭炼成功。

    韩晓琪本来还有些担心,怕刘浪不懂得如何祭炼,反而把好不容易弄来的狐尾给弄坏了。

    看到刘浪竟然真的炼成了之后,韩晓琪不禁大吃一惊,声音也变得震惊不已:“刘浪,我就怕会失败,所以这段时间尽量吸纳狐尾中的妖气,没想到,我完全是多此一举啊。”

    本来干瘪的狐尾再次丰盈了起来,犹如刚拿回来时一般,就连狐尾上的毛都变得晶莹剔透,水润一般。

    被韩晓琪这么一夸,刘浪还有些不好意思,嘿嘿笑道:“我、我也是瞎猫碰了个死耗子吧。”

    “咚咚咚!”

    正当刘浪沾沾自喜的时候,花圈店的大门忽然间被人烈的敲击了起来,那声音显得非常急促。

    “喂,有人吗?有人在里面吗?”

    一个高亢的女声伴随着重重的敲门声传了进来。

    刘浪一听这个声音,脸色立刻变得煞白,身体跟着一哆嗦:“我靠,她、怎么来了啊?”

    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让刘浪害怕见到,而每次见到都欲~火焚烧的沈菊花。

    沈菊花虽然是刘浪的高中同学,但只是同学了一个礼拜,后来就再也没有联系过,而再次见到时,竟然完全大变样。

    沈菊花确实有吸引人的地方,尤其是那丰满的身体,根本不是一般的女人所能比的。

    可对沈菊花的性格,刘浪实在是不敢恭维,甚至还有点怕。

    这个女人太开放了,连别人难以启齿的东西都可以当成谈资。甚至在沈菊花的面前,刘浪都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突然说出的赤果果的话。

    刘浪本来还想装作没有听见,憋气不吭声。

    可沈菊花却像是知道刘浪在里面似的,不依不饶,非常坚持的足足敲了半个小时。

    刘浪彻底怕了,怕沈菊花再敲下去,会把门给敲碎了。

    “来啦来啦,别敲啦。”

    没有办法,刘浪连忙将摆的东西收了起来,然后将狐尾等相关物品都拿到了卧室,将门从外面锁上。

    收拾好这一切,刘浪小跑着到了花圈店,连声打着哈欠道:“谁啊?能不能轻点儿啊?还是睡觉呢。”

    “老同学,是我啊,快开门,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都敲了老半天了呢。”

    “啊?沈菊花?好好好,我来了啊。”

    刘浪装作吃惊的样子,连忙将门打开,一抬头,鼻血差点就喷出来了。

    放眼往去,两团硕大的篮球正摆在刘浪的面前,圆润弹性。

    只见沈菊花穿着露肩装,下身直到大腿根部的超短牛仔裤。

    露肩装只是遮住了篮球最顶端的绯红,篮球呼之欲出,而牛仔短裤绷得紧紧的,让人一看就有忍不住一种撕扯的冲动。

    我擦,能不能收敛一点儿啊?

    就沈菊花的打扮,如果走在大街上,绝对是回头率百分之百,这还不算,肯定车祸率也相当的高。

    妈的,所有司机都看沈菊花的大篮球了,根本不看路,不撞车才怪呢。

    刘浪搞不明白,为何沈菊花突然会来自己家,连忙满脸堆笑道:“老同学,你、你怎么来了啊?”

    沈菊花也不客气,身体往前一挤,直接把自己塞时了门里,走进花圈店,一屁股坐到懒人椅上,一只手不停的扇着,似乎很热。

    “老同学,你可让我好难找啊,你不知道我打听了多少地方才知道你在这里。嘿嘿,大白天的,怎么不开门做生意啊?”

    被沈菊花这么一提醒,刘浪连忙将门关上,锁死,然后转身,看着沈菊花笑道:“老、老同学,你来也不打一下招呼,怎么,有事吗?”

    “咯咯,没事就不能来了吗?老同学,你还好意思说,我那天带你去鸳鸯浴洗澡,你咋连招呼都没打就跑了呢?”

    “这、这不太好吧?”

    刘浪出了一脑门的汗。

    刘浪突然感觉,本来伶牙俐齿的自己,在沈菊花面前竟然笨得要命。妈的,两只眼睛老是不自觉的朝着那对篮球打量,而且,脑袋就跟断路一般,反应总是会慢半拍。

    沈菊花又是咯咯一笑,道:“有啥不好的啊?我就是想请你潇洒一下,你竟然偷偷跑了,难道,你根本不想……”

    沈菊花突然往前一探身,直接将脸凑到了刘浪的小腹处。

    “老同学,你不是害羞,只想跟我……”

    刘浪就站在沈菊花面前一步的距离,被她这么一说,某个部位不自觉的哆嗦了两下。

    沈菊花一舔嘴唇,身体再往前一倾,那对大篮球不偏不宜正好撞到了燥热的地方。

    我艹,这是要命的节奏啊。

    刘浪吓得连忙往后一躲,脸涨得通红无比,哆嗦道:“老、老同学,你、你今天来到底有啥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