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392章 教我抓鬼吧

    将千叶弄好之后,时间已近了中午,刘浪草草吃了一点儿东西,然后在床上眯了一会儿——(網)

    想起晚上就能再次见到韩晓琪,刘浪心中竟然还有些激动。

    这一觉睡得非常香,一直睡了两个小时,甚至刘浪都感觉像是几辈子没有睡过这么香了。

    就在这两个小时里,刘浪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到韩晓琪重新转世为人,穿着自己给她买的那件淡蓝色长裙,犹如人间的仙子一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那种美,无以伦比,没有沈菊花的饱满风韵,没有吴暖暖的冷艳傲人。

    有的,只是一种淡雅的安静,一脸恬静的微笑,像是穿越了千年、只为了这一天一般。

    刘浪看着韩晓琪,嘴角微微上扬,一颗心竟然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晓琪,其实,你不是鬼,真的很好看……”

    刘浪喃喃的说着,梦呓不断。

    一直待在牌位里养精蓄锐,只为晚上凝魂聚魄的韩晓琪,忽然间听刘浪的梦话,不觉牌位一动,自言自语的轻叹道:“哎,刘浪……”

    “叮铃铃……”

    电话突兀的响了起来,犹如一声炸雷一般,一下子将刘浪炸醒了。

    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刘浪睁开眼睛,一看电话号码,是何尚。

    “喂,何尚,怎么了?”

    “姐夫,上次我问你的事,你有时间吗?”

    电话里的何尚战战兢兢,似乎一直还没从何诗雅的悲痛中走出来。

    被何尚这么一提醒,刘浪记起来了,上次何尚邀请自己去他家,说是帮忙打听了学校新校长的身份。

    看了看时间,下午两点多。

    又看了看韩晓琪的牌位,却见她安安静静的待着,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先去一趟何家,回来再带着韩晓琪去童林路744号的别墅,这一来一回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应该还来得及。

    “好吧,你等着,我一会儿就过去。”

    挂了电话,刘浪又想了想,拿起手机给赵二胆打了一个电话。

    “胆哥,现在有空吗?”

    赵二胆身边听起来非常嘈杂,叮叮当当的声音络绎不绝,像是在搞装修。

    赵二胆一听是刘浪,扯着嗓子叫道:“刘哥,没什么事,你不是吩咐装修ktv嘛,我现在就在这里,咋了啊?”

    “哦,你开车来送我一下,顺便跟我说说装修的进展,记得拍几张照片给我看看。”

    “好勒,刘哥,马上就来。”

    赵二胆痛快的答应着。

    ktv就在学校附近,离着刘浪也不远。

    刘浪去隔壁屋里看了看千叶,见千叶睡得跟死猪一般,不时还梦里嘀咕两句。

    刘浪摇了摇头,关上门走出花圈店,刚走到巷子口,赵二胆的车就到了。

    刘浪刚坐上车,赵二胆就兴奋的说了起来:“刘哥,你这灵异ktv的创意简直太强了。我们只是在外面挂了一道广告横幅,结果就有很多人来问,问我们什么时候开业呢。”

    刘浪听到这话,微笑道:“胆哥,如果做得还行的话,是不是比你那大保健还要强啊?”

    “对啊对啊,到时候我可以让那帮小姐妹全部从良,当服务员!”

    边说着,赵二胆吧嗒了两下嘴:“啧啧,刘哥,这样的话,我突然感觉自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了呢。”

    兀自摇了摇头,赵二胆将手机递给了刘浪:“刘哥,你看看,这里大体规划图,还是一些大体的框架,应该不出一个月,我们灵异ktv就能开张营业啦。”

    赵二胆边开着车,脸涨得通红,激动无比。

    刘浪接过手机,翻看了设计图和正在装修的照片,心中不禁也有些激动。

    这种灵异ktv是将两种元素融合起来,之前还没有人想到过,在尖叫之中嘶吼,尽情的发泄,让神经极度紧张。

    正是这样,对压力越来越大的现代人,却是最好的找刺激的地方。

    到时候自己再让风越他们几只鬼偶尔出现一下,以真鬼吓唬吓唬,肯定可以达到极佳的效果。

    刘浪满意的点了点头,跟赵二胆又聊了一会儿,便到了何诗雅的家里。

    再次来到何诗雅家,一切都已经改变,颇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刚从车上下来,还没按门铃,门立刻被从里面打开了。

    何尚跟何其志同时站在门口,一见到刘浪,立刻笑着迎了进去。

    刘浪让赵二胆在外面等着,自己进了何家,看到熟悉的地方,本来商谈ktv的舒爽心情也瞬间黯淡了下来。

    看着何尚恭恭敬敬的盯着自己,刘浪淡淡的一笑,问道:“何尚,你应该也快毕业了吧?有什么打算没?”

    何尚搔了搔脑袋,笑道:“姐夫,我也不想找工作了,我刚把姐姐的诡店做下去,聚集更多的灵异爱好者。”

    刘浪本来还想邀请何尚去灵异ktv工作,没想到他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正想开口,却听何尚又道:“不过,姐夫,我、我有个不请之请。”

    何尚刚说完,何其志却插话道:“何尚,你就别为难刘浪了,他为我们何家做了太过事了,我们这辈子还都还不过来了呢。”

    刘浪一听,连忙谦虚道:“何校长,您真是言重了,以前刘浪也有不懂事的地方,现在阿雅她……”

    一说到何诗雅,三个男人的脸同时阴了下来。

    何其志更是摆了摆手,叹息道:“刘浪,哎,不用说了,我这个女儿啊,比何尚省心。”

    何其志明显老了很多,本来不过五十出头的壮年时期,此时头发已白了一半,脸上愁容不展,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一般。

    刘浪见气氛压抑了起来,连忙挤出一丝微笑,问道:“何尚,你有啥需要我做的,尽管跟我说。”

    何尚一听,立刻挺直了腰板,眼中泛着精光,一脸期待的看着刘浪。

    “姐夫,如果可以的话,我、我想让你教我道术,学习抓鬼之法!”

    刘浪顿时愣住了,以一种古怪的眼神盯着何尚。

    何尚不闪不避,似乎想了很长时间才做的这个决定。

    “你真想学?”

    “真想学!”

    “好,我教!”

    刘浪一拍大腿,也不罗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