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03章 这条命,是你的

    赵二胆的脸上破了好几块皮,甚至还缠着绷带,露在外面的伤口也已经止血,皮肤有结疤的迹象。

    刘浪看了好大一会儿,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不禁纳闷道:“怎么回事?”

    韩晓琪轻轻一笑,问道:“难道你没看出来,你朋友脸上的伤疤,像是被什么东西撕下来的吗?而且,那伤口处是不是有点发黑?”

    被韩晓琪这么一提醒,刘浪仔细一看,还真是那么回事。

    伤口处有点发黑,而且像是被用牙齿撕下来似的,一块一块,如果换作普通人早就疼得呲牙咧嘴了。

    赵二胆打小就练散打出身,对痛觉的灵敏度相对迟缓很多。

    刘浪盯着赵二胆的脸仔细看了一会儿,连忙又往前走了两步,直接将赵二胆的上衣扯开。

    赵二胆吓了一跳,急问道:“刘、刘哥,你干嘛?”

    刘浪没有说话,而是看着赵二胆身上的伤疤。

    这一看不要紧,刘浪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赵二胆身上的确有淤青,而且很多都是被重击形成的,可是,更多的伤口却像是被生生撕开的一般,但凡那些被撕开的伤口,都比其余的伤口颜色要暗上很多。

    刘浪本来就是学解剖出身,虽然在学校里也吊儿郎当没好好学习,但对伤口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刘浪心中不详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缓缓抬起头来,盯着韩晓琪问道:“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韩晓琪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可是,这绝对不是正常的伤口,而且,你这朋友必须得去医院。”

    “对,胆哥,你赶紧去医院。”

    说着,刘浪上前拉住赵二胆,高声喝道:“胆哥,你这伤口不正常,赶紧去医院。”

    “呵呵,刘哥,你干嘛小题大做的,我打小就跟人打架,这点小伤没什么,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而已。”

    赵二胆无所谓的笑了笑,正想逞强般站起来,可忽然间脚下一软,再次扑倒在沙发上。

    刘浪连忙上前扶了一把,手刚一碰到赵二胆的胳膊,顿时一股冰冷的寒意传了过来。

    刘浪大惊,抬头一看,不禁脸色大变。

    就这一会儿工夫,赵二胆的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像是中了毒一般,而且,身上的皮肤也开始一点点变成暗黑色,慢慢生出了点点黑斑。

    “胆哥,你、你怎么了?”

    刘浪心下一沉,连忙抬起头来,征询般的看着韩晓琪。

    韩晓琪看了赵二胆一眼,脸色也是一变,说道:“刘浪,看他的样子,像是中了尸毒呢。”

    尸毒?

    刘浪一愣,立刻想记了自己身上有游尸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将自己的胳膊往赵二胆的嘴边一放,急叫道:“胆哥,快,喝我的血。”

    赵二胆此时已经感觉有点眩晕,可意志还让他勉强撑着,突然见刘浪把胳膊伸过来,张了张嘴,虚弱道:“刘哥,你疯了啊?我、我喝你血干什么?”

    正说着,赵二胆脑袋一歪,眼睛往上一番,竟然晕死了过去。

    刘浪连忙试了试赵二胆的呼吸,已变得越来越虚弱。

    妈的,这是什么东西?

    刘浪连忙运起剑指决,刺啦划破自己的手指,快速将鲜血塞进赵二胆的嘴里,然后用力挤了两下,又滴了几滴到赵二胆脸上的伤口处。

    那些伤口瞬间跟泼上了硫酸一般,发出咝咝的声响,冒着白烟,很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疤。

    赵二胆依旧昏迷不醒,可脸上的表情却开始慢慢扭曲,显得痛苦不已。

    韩晓琪看着赵二胆的变化,不禁面色大变,惊奇的问道:“刘浪,你、你的血……”

    刘浪抬起头来,神色凝重道:“晓琪,我体内有游尸血,不知道……”

    刘浪刚想说不知道管不管用。

    赵二胆忽然啊的大叫了一声,直接从沙发上弹跳而起,跟疯了一般疯狂的撕扯着自己身上的绷带和衣服,然后不断的抓着自己的皮肤,很快就将那些刚刚结疤的伤口扒开。

    “胆哥,你怎么了,你在干嘛?”

    刘浪大急,正想上前安抚,却见赵二胆的手正扣在自己的脸上。

    此时赵二胆的半边脸都已结出了一道疤,而赵二胆把手正放在那道疤痕上,用力往外一扯,只听刺啦一声响,直接将半边脸上刚刚结成的疤撕了下来。

    刘浪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却见那道疤中竟然疯狂的往外流着黄色粘稠的浓液。

    那些粘液让人作呕,刘浪看在眼里,眉头也紧紧皱在了一起。

    过了好大一会儿,粘液终于流得差不多了,而赵二胆也一屁股坐回了沙发上,终于安静了下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刘、刘哥,我、我刚才怎么了?”

    赵二胆费了好大劲才睁开眼睛,抬起头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刘浪。

    刘浪一看赵二胆的模样,心头一动,颤声道:“胆哥,你、你的脸……”

    “我的脸怎么了?”

    赵二胆见刘浪的表情有些异常,手忙脚乱的站起来,身体一歪又差点扑倒在沙发上。

    刘浪连忙扶住赵二胆,沉声问道:“胆哥,你要干嘛?”

    “刘哥,我、我找镜子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赵二胆挣脱了刘浪的搀扶,往前一个踉跄,撞到了小屋墙角处的一张破旧桌子上了,然后两只手在桌子的抽屉里疯狂的翻了起来。

    几乎将所有的抽屉都翻了一遍,赵二胆终于找出了一面小镜子,往眼前一送,顿时大叫一声,“啊?这、这是我吗?”

    赵二胆此时一半脸已经皱巴巴的,呈现出腐烂之色,其中泛着肉红,而另一半脸跟之前一般。

    可是,这两半脸放在一起相互一对照,阴阳二志,顿显狰狞恐怖。

    刘浪看着赵二胆的样子,本想安慰两句,话到嘴边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又生生吞了回去。

    赵二胆拿着镜子,突然间哈哈大笑了两声,将镜子啪的摔到了地上,恶狠狠的低吼道:“妈的,这帮人这是想要我的命啊,老子命硬,看谁把谁先玩死!”

    说完,赵二胆猛然间转过身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刘浪的面前,咚咚咚接连磕了三个响头,抬起头来,神情严肃的说道:“刘哥,大恩不言谢,我赵二胆这辈子就是您面前的一条狗,只要您一句话,刀山火海我都在所不惜!我这条命,就是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