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04章 进去看看

    刘浪根本没想到赵二胆突然这种反应,傻愣了一会儿,连忙上前扶起赵二胆,宽慰道:“胆哥,说什么呢快起来”

    一把将赵二胆拉起来,看着赵二胆的脸就跟阴阳脸似的,刘浪心下一沉:“胆哥”

    刚开口,赵二胆直接将刘浪的话的打断,语气生硬的说道:“刘哥,刚才什么感觉我自己知道,如果没有刘哥的血,我知道自己这条命算是交待了。可我不甘心,那个想跟我抢生意的足浴店,肯定有问题。”

    不用赵二胆说,现在所有人都知道,爱巢足浴肯定有问题,而且问题还不小。

    刘浪点了点头,沉声问道:“胆哥,那你打算怎么办”

    赵二胆作势又要下跪,被刘浪一把拉住。

    “有说直说,你这是干什么”

    刘浪脸一沉,低喝一声。

    赵二胆见刘浪似乎真不高兴了,终于不再勉强,可说话还有些吞吞吐吐。

    “刘哥,这件事,我知道自己根本处理不了,所以”

    刘浪明白了赵二胆的意思,一摆手,说道:“行了,胆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你身体已无大碍的话,我们现在就去,必须杀杀他这股嚣张的气焰。”

    赵二胆一听,顿时大喜,一咧嘴,那张一半受伤的阴阳脸顿时显得恐怖瘆人,让人汗毛直冒。

    幸亏赵二胆对受伤已成了习惯,而脸上或深或浅的伤口也不少,如果这要是换作是女人,恐怕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半脸都没有了,这何止是毁容啊。

    女鬼韩晓琪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吭声,听着两个人的对话,不禁心有所动,见二人往外走,嗖的一闪身,再次钻入了刘浪胸前的吊坠中。

    刘浪感受到了吊坠微微一动。连忙低声说道:“晓琪,我感觉那边有危险,要不,你就不要跟着去了吧”

    “不,我一定要去”

    韩晓琪的声音根本不容质疑。

    刘浪没有办法,又不可能将她从吊坠中用道术逼出来,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去也行,不过。你不要轻易露面,否则会有危险的。”

    “知道了。”

    赵二胆这次一个人也没带,直接开着车跟刘浪一起,径直朝着爱巢足浴奔去。

    爱巢足浴离赵二胆这处生意并不远,开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将车远远停在爱巢足浴的马路对面,二人并没有着急下车。

    赵二胆坐在车中看着足浴店的门口,对刘浪说道:“刘哥,你看,就是那家足浴店。里面的老板我也认识,之前的时候曾找过我,说是让离开这块地盘,我根本没有鸟他,当时还把他打了一顿。”

    “哼,这老小子被我打了之后,竟然一声没吭。这件事过去一个月了,我以为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结果,竟然”

    赵二胆边说着,眼中露出了让人恐惧的杀气。

    “这个足浴店的老板是什么来头”刘浪问道。

    “哼,什么来头我不知道。但绝对是个十足的小人,而且,我感觉他是故意将我引到足浴店的。”

    “啊为什么会这么说”

    赵二胆神色冷峻,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才沉声说道:“因为我感觉他这家足浴店非常的邪性。”

    说着,赵二胆就要下车。

    刘浪一把将赵二胆抓住,冷声道:“胆哥。你在这里等着,你现在出现,会打草惊蛇。”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要是相信我,这件事我来给你摆平。”

    说着,刘浪朝着赵二胆重重点了点头。

    赵二胆没有说话,而是将要下车的脚又收了回来,满眼感激的说道:“刘哥,小心点。”

    刘浪将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了车上,只带了手机,连钱都没带,下了车,朝着爱巢足浴走去。

    刘浪此行目的非常简单,洗霸王浴。

    既然这家足浴店跟赵二胆是竞争对手,那肯定就不是做正当买卖的。正因如此,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从女人嘴里下手也相对容易一些。

    但此时韩晓琪就藏在自己的吊坠之中,又怕被韩晓琪见到少儿不宜的场景。

    边朝着足浴店走,刘浪旁若无人的嘀咕着:“晓琪啊,一会儿我可是去试探这家店的黑幕,你可不能出现,而且,最好闭上眼睛啊。”

    “哼,我为什么不能看还有什么怕我看到的吗”

    吊坠微微一动,韩晓琪竟然直接从吊坠中钻了出来,站到了刘浪的面前。

    刘浪往前一步,差点撞在了韩晓琪的身上。

    “喂,你、你怎么突然又冒出来了万一有危险”

    还没等刘浪说完,韩晓琪忽然间上前一步,挎住刘浪的胳膊,咯咯笑道:“有危险怕什么我相信,有你在,什么危险都不算危险。”

    高帽一戴,刘浪顿时感觉双脚发飘,表情不自觉的有些洋洋自得。

    一直在车里等着的赵二胆,看着刘浪自己挎着一只胳膊,不禁有些好奇,疑惑的嘀咕道:“这刘哥在干嘛怎么自言自语的他、他没事吧”

    何止是赵二胆啊,就连一些路人看着刘浪自言自语的样子,都纷纷指指点点,有的摇头,有的叹息:“哎,这孩子,太可怜了,小小的年纪,怎么就得精神病了呢。”

    韩晓琪听到有人这般说,顿时笑得枝乱颤,指着刘浪咯咯笑道:“刘浪,我感觉这样特好玩,你说是不是”

    “是”你个头啊。

    刘浪郁闷无比,不由得想起了刚刚认识韩晓琪时的情景。

    那时韩晓琪最大的爱好就是捉弄自己,而自己慢慢从惊恐,到了习惯,又到了没有韩晓琪就会不适应。

    这种感觉发生的缓慢而奇妙,让刘浪心中不禁有种隐隐的感觉。有这个古灵精怪的女鬼在身边,似乎什么都不是事儿。

    反正其它人都看不见女鬼韩晓琪,怕啥。

    将腰板一挺,刘浪昂首挺胸,刚走到足浴店门口,里面立刻走出一位服务员。

    那个服务员穿着一件蓝绿色旗袍,粉色高跟鞋,长得倒也颇有几分姿色,但跟梦时香那里的迎宾小姐一比,却是一个在地,一个在天。

    服务员一见到刘浪,连忙满脸堆笑:“先生,您是要单纯洗脚,还是想要其它特殊服务”

    刘浪一愣,心中暗惊:我靠,这问的可真够直接的。

    看着站在自己身边,一脸看热闹表情的韩晓琪,刘浪咽了一口唾沫,尴尬的一笑,将身往前倾了倾,小声问道:“这里的其它服务,有多特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