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05章 惊魂未定

    刘浪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想洗霸王浴,然后引出那个邪性的东西,所以身上除了手机之外,什么都没带。(.u)

    这下可好,连牛眼泪都忘记了。

    没有牛眼泪,刘浪什么都看不见,正迟疑间,却听韩晓琪大惊道:“刘浪,快跑,我刚刚恢复了魂魄,制服了不这只鬼曼童。”

    说着,韩晓琪竟然嗖的一声,直接钻进了刘浪的吊坠之中。

    哇哇大哭声就在刘浪身后的**上。

    两个大汉面色冷淡,堵在门口,而那个被刘浪一脚踹晕的壮汉,此时也慢慢转醒,一听到哇哇的哭声,脸色一变,挣扎着就要往外跑。

    可是,还没等站起身来,突然间一声惨叫,脖子上鲜血直流,像是被什么东西咬破了一般。

    刘浪脸色大变,知道自己太过大意,双脚发力,挥起拳头嘭嘭两声朝着堵门的俩大汉打了下去。

    那两个壮汉根本没料到刘浪还敢还击,没有反应,双双被打倒在地。

    可就在壮汉倒地的同时,其中一个壮汉手上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鲜血狂涌。

    刘浪大惊失色,也不再多待,抬脚就冲了出去,一口气跑出了足浴店,脚步没停,大踏步跑到了马路对面赵二胆停车的地方。

    足浴店里并没有人追出来,甚至门口站着的礼仪小姐都神色正常,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赵二胆见刘浪突然冲了出来,连忙打开车门,惊问道:“刘哥,怎么回事?”

    刘浪没有说话,一头钻进车里,气喘吁吁的说道:“胆哥,先开车,回去再说。”

    一低头,当着赵二胆的面,刘浪问道:“晓琪,到底怎么一回事?”

    韩晓琪身影一闪,噗的一声钻了出来,坐到后座上。

    赵二胆见刘浪古怪的样子,张了张嘴,还是压住了自己内心的好奇,专心开车了。

    韩晓琪坐在后座,神色凝重,看着刘浪,脸色竟然微微有些苍白。

    “刘浪,刚才事发突然,我情急之下动了点法术,结果我魂魄还太虚弱,没想到……”

    刘浪大急,忙问道:“啊?那你没事吧?”

    韩晓琪摇了摇头道:“没事,休息一下就好,可是那里面那个小东西……”

    “什么小东西?”

    韩晓琪注视着刘浪的双眼,叹息道:“哎,刘浪,这种东西我只是听闻过,以前还真没见过,似乎只是近百年来才传进我们这边的。”

    韩晓琪抿了抿嘴,轻声道:“这种小东西,叫鬼曼童。”

    刘浪一愣,“这、这是什么东西?”

    赵二胆开始还有点好奇,可看到刘浪不停的自言自语,似乎在跟着谁说话,不禁皱起了眉头,暗自琢磨着:这刘哥不会跟鬼在说话吧?

    赵二胆对刘浪身负异术早就见怪不怪,之前看他自言自语还有些奇怪,可此时听到刘浪的话,似乎也终于猜出了一点儿端倪。

    韩晓琪皱了皱眉头,并不确定的说道:“刘浪,对付这种东西似乎不太容易,我先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你吧。”

    韩晓琪告诉刘浪,这种东西大都引自泰国,与南洋巫术有着很多共同之处,甚至很多人认为这种鬼曼童就是南洋巫术。

    对于南洋巫术,别说是刘浪了,就连韩晓琪也知之甚少,而活了千年也只有偶尔听别人提起过。

    鬼曼童身虽无形,但却是有形之力,不但可以撕咬活人,甚至还能够替宿主杀人。

    这些根本不是普通的鬼物所能比的。

    大部分鬼只能让人身上阴盛阳衰,并不能直接对活人造成伤害,但这种鬼曼童却不然,不但会吸主人的鲜血,还噬血为命。

    都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这鬼曼童在很多人眼中,就是一尊小神。

    从遥远的地方请来之后,所请之人必须每天用鲜血饲养,而且要尽量满足它的要求,甚至很多就跟哄小孩一般,让鬼曼童帮忙做一些事情。

    鬼曼童虽然并非实体,可依旧有实体的身体。它们的身体大都是将小孩的**用铜铁浇注,然后重新塑造,铸成铜像的模样。

    当有人将铜像请回家后,必须每日膜拜,虽然铜像不能动,但被封在铜像里面、常人无法用肉眼看见的鬼曼童却可以自由活动。

    换名话说,铜像其实是鬼曼童的栖身之所,也是鬼曼童与主人交流、交易的主要途径。

    听完韩晓琪的解释之后,刘浪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那照你这么说,只要找到鬼曼童的真身所在,就能找到制服鬼曼童的方法?”

    “嗯,按理应该是这么说的,可这种东西因为太过邪性,所以极容易将自己的主人反噬,如果那样的话,恐怕鬼曼童会上自己主人的身,那样反而会麻烦很多。”

    “我靠,妈的,好厉害的东西。”

    刘浪看了一眼正专心开车的赵二胆,不无感慨的说道:“胆哥,你惹到了不该惹的东西,能活下来,还真是幸运啊。”

    “啊?刘哥,你、你这话?”

    刘浪缓缓摇了摇头,将鬼曼童的事情跟赵二胆说了。

    赵二胆一听,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大惊道:“刘哥,这种东西我知道,我一直以为是骗人的,怎么竟然是真的?”

    “当然,不然你以为当时你为什么感觉自己动不了了呢,肯定是被那种小东西抓住了手脚,而后来吸血的极有可能也是那种小东西。”

    赵二胆脸上刷的滚下汗来,脸色苍白如纸,吓得怔了半响,心有余悸道:“妈的,好狠毒。不就抢了他的生意嘛,竟然下如此重的黑手!”

    想起刚才在足浴店的那一幕,刘浪也有点惊魂未定的感觉,看着那个被鬼曼童撕咬的大汉,刘浪心里却也跟着拧得极不舒服。

    看那样子,鬼曼童袭击自己人,恐怕不仅仅是被韩晓琪打了一下而发疯那么简单,甚至极有可能已慢慢开始反噬自己的主人了。

    赵二胆边骂着,忽然说道:“刘哥,前段时间我认识一个人,他告诉我可以给我弄只鬼曼童,我以为他是骗人的,就将他打发了……”

    “什么?”

    刘浪一听,忙道:“快,带我去见见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