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09章 不会让你死

    自从韩晓琪魂魄成形之后,刘浪心里一直惦记着用白巫术救吴暖暖,可因为赵二胆的事情,却又耽搁了。;

    此时看到赵二胆并没有什么大碍,应该还不会出什么问题,便想着能否让吴暖暖断骨重生。

    说实话,对这种断骨重生之法,刘浪心里一点儿底也没有,而且白巫术中的记载也有些模糊。

    虽然那片白巫瓣绽开的时候,给了刘浪一种破茧重生的期望,可此时沉下心来,刘浪也慢慢冷静了下来。

    断骨再生,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给牛大壮打了一个电话,牛大壮正在外执勤。

    刘浪说:“牛哥,我想去看看吴警官。”

    赵二胆一听,立刻激动道:“好,我马上去医院,在医院门口等你,快点啊。”

    挂了电话,刘浪又嘱咐了几句赵二胆,要他千万不要随处走动,这几天就安心待在花圈店就好了。

    因为自己不会开车,刘浪只好打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医院的时候已近傍晚了。

    牛大壮早就站在医院门口徘徊,见刘浪下来,连忙迎了上前,一把抓住刘浪的手,拽着刘浪就往医院里面走。

    “兄弟,我一直想打电话跟你说,可又怕你没时间,你赶紧去看看暖暖姐吧。”

    边说着,牛大壮已拉着刘浪进了医院。

    因为这家医院戒备比较森严,而刘浪又没有可以自由出入的证件,只能被牛大壮带进去。

    从医院门口走到病房门口,牛大壮已经连续亮了好几次证件了。

    刘浪一直跟在牛大壮的身后,终于逮着了机会,问道:“牛哥,吴警官到底怎么了?”

    两人在吴暖暖的病房门口站定,牛大壮叹了一口,神色有些黯然。

    “兄弟,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哎,你还是进去自己看看吧。”

    说着,牛大壮推开病房的门,带着刘浪走了进去。

    病房还是那个病房,没有其他人。吴暖暖依旧安安静静的躺在病**上,鼻子上挂着氧气,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

    可是,吴暖暖脸色惨白,犹如死人一般,根本没有了上次见到的那般柔嫩。

    在病**边有一台心率检测仪,仪器上的心跳几乎是一条直线,只是偶尔会跳动两下,证明吴暖暖依旧还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状态活着。

    刘浪隐隐有种不详的感觉,快步走到病**前,轻轻拿起吴暖暖的手捏了一下。

    “啊?怎么会这样?”

    刘浪面色一变,顿时大惊失色。

    本来刘浪以为吴暖暖被雁西的利指扎伤之后,体内的骨头只是碎裂了。可此时,刘浪握着吴暖暖的手,竟然像是捏住软骨生物一般,根本感觉不到骨头的存在了。

    刘浪的心立刻悬了起来,身体突然间也感觉有些僵硬,几乎用了浑身的力气才将扭过头,看着牛大壮。

    “牛哥,吴警官的骨头?”

    刘浪只感觉自己喉头沙哑,干涩无比,甚至说出这句话都像是费了很大的力气一般。

    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但是,刘浪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期待的盯着牛大壮。

    牛大壮轻轻叹了口气,如实说道:“兄弟,医生都检查过了,暖暖姐的骨头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慢慢化掉,而且……”

    “而且什么?”

    “哎,如果不是我硬拦着,恐怕……”

    牛大壮一脸的无奈,似乎只为了兑现自己给刘浪的诺言,等着刘浪再看一眼吴暖暖。

    刘浪听明白了,不但是医院的医生,就连牛大壮、甚至整个刑警大队都把吴暖暖当成死人了。

    骨头都没了,而且正在以一种奇怪的状态慢慢溶化,任何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情况只有一个结局,百死无一生。

    刘浪感觉自己的眼圈发涩,沉重的转过身来,看着躺在**上的吴暖暖,又看了看自己附有仙脉的两根手指,似是下了很大决定般,沉声说道:“牛哥,我不会让吴警官死的,你能帮我在外面守着吗?”

    牛大壮一愣,虽然知道刘浪有些本事,可此时恐怕是神仙难救,听到刘浪这般说,不禁有些震惊。

    “兄弟,你、你真有办法?”

    刘浪的声音已经完全变了调,悲从心生,艰难地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不想错过这次机会,我一定要试一试,希望牛哥成全。”

    说完,刘浪神色一变,沉声道:“没有我的允许,就算是天踏下来,也不能让任何人进来。”

    看着刘浪坚毅的目光,牛大壮也受了感染,重重点了点头,刷的将手枪掏了出来,神色郑重道:“兄弟,好!不论成功与否,我们都要试一次,我就在外面守着,如果谁想进来,除非从我的尸体踏过去!”

    说完,牛大壮跟壮士赴死一般,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了病房,从外面将病房的门牢牢锁上,挺直腰身站在了门口。

    就在牛大壮将门带上的那一刹那,刘浪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啦滚了出来,直接滴到了雪白的**单上。

    “吴警官,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你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对不起……”

    刘浪跪在病**前,极力压制着自己的哭声,伏在病**上好好哭了一场,然后站起身来,将眼泪擦干,神色严肃道:“吴警官,虽然我不知道能否将你救活,但是,就算丢了我这条命,我依旧要拼尽全力!”

    说着,刘浪回身将屋内的所有灯都关掉,然后将插在吴暖暖身上的氧气管、以及所有连接在吴暖暖身上的仪器,包括心率检测仪,全部拔掉。

    做完这些后,刘浪犹豫了片刻,还是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然后将吴暖暖扶起,同样将她的衣服扒了个精光。

    盘膝坐在**上,赤身相对。此时的刘浪根本没有心情欣赏吴暖暖的美丽酮体,神色凝重的拿出了两道护身符,一把锋利的小刀,将周围点上蜡烛。

    “吴警官,你等着,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死的。”

    刘浪边说着,将一张护身符贴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又将另一张帖到了吴暖暖的胸前,口中轻轻念动咒语。

    “急急如律令!”

    两张护身符上的符咒慢慢变淡,像是从符纸上褪下一般,缓缓渗进了二人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