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19章 井口

    顺着宛如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边有一条小路。新

    小路上堆积着乱石,周围还长着杂草,像是很久没有人来过一般。

    可是,小路的尽头竟然还有一道大门。借着微弱的光线,刘浪隐隐看到那道大门后面像是一个破旧的厂房。

    月光并不算明亮,刘浪怕打草惊蛇,也没敢用手机里的电筒照明,而是在二鬼的带领下摸索着往前走。

    深深浅浅的走了几分钟,刘浪来到大门前,左右一打量,看到大门旁边挂着一块白底黑字的长方形牌匾。

    牌匾上模糊的写着五个字:开源啤酒厂。

    看到这五个字,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忽然间记起了当初老熊告诉自己的话。

    当时老熊说,彩云在深更半夜来的地方,正是这个开源啤酒厂。

    我擦,不会这么巧吧

    夜风一吹,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哆嗦,竟然还有点冷。

    开学已经是阳历九月份了,而阴历也快八月了,立秋也已经过了一段时间,炎热的夏天正在一步步远离。

    刘浪哆嗦了一下,抹了一把额头,竟然不知不觉中冒出了冷汗。

    “宛如,你确定赵二胆就被弄到这里面了吗”

    宛如点了点头道:“嗯,大师,自从被您滋养在槐树牌位之中后,不知为何,我对这种东西有一种莫名的感知力,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宛如跟风越来到燕京市打工,直到死时也还不足二十岁,虽然算不得上多漂亮,但也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

    尤其是上次二鬼说出用自己的鬼胆跟刘浪换鬼牌之后,刘浪对二鬼的态度也有了一个明显的改观。

    这两只鬼看起来年轻,可却一往情深,至少比许多自以为痴情之人要强上很多。

    虽然最终刘浪也没搞到一张鬼牌,但总算让二鬼有了栖身之所,也不枉他们的痴心一片。

    槐树养鬼,这在刘浪对付红衣女鬼的时候从朱涯口中得知的了。可现在竟然真的拿来养鬼,刘浪倒也不无感慨世事的变迁,太过匪夷所思。

    回头想想,从认识韩晓琪到现在,刘浪大大小小竟然也见过了无数的鬼了,而如今,自已身边竟然还养了四只鬼。

    这种事情在最开始的时候,刘浪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听到宛如的话,刘浪不置可否,轻声说道:“可能是因为槐树滋养的原因吧。”

    直觉这东西谁也说不准,人都难说,更何况是鬼啊

    不再纠结宛如为何能找到这个地方,刘浪朝着啤酒厂的内部看了看。

    月悬如钩,借着昏黄的月光,刘浪朝着啤酒厂打量了两眼。

    啤酒厂的大门还是那种老实的大铁门。

    大铁门明显已经废了,铁锁耷拉在一边,根本起不到半点作用。

    两扇大门虚掩着,露出了一道可容纳一人通过的缝隙。

    从缝隙里朝厂区里面看去,除了高大的烟囱之外,只见里面乱石废墟也堆积了不少,像是被人当成了垃圾场一般。

    轻轻推了推大铁门,大铁门立刻发出嘎嘎的刺耳的声响。

    刘浪神色凝重,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闪身从缝隙中钻了进去。

    入眼之处显得极为荒凉,杂草跟废弃的垃圾混杂在一起,显然是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上次刘浪在听到老熊说起这个地方后,让牛大壮帮忙查过,可这都一个星期过去了,牛大壮却一直没有回信。

    此时突然来到这个地方,刘浪心中莫名还有些不踏实。

    大晚上的,这种地方总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整个厂房以前酿酒的大烟囱,矗立在远处,犹如一张张狰狞的脸一般,变得特别的诡异。

    刘浪咽了一口唾沫,压低声音说道:“宛如,你在前面带路。”

    边说着,刘浪悄悄拿出了牛眼泪,往自己的眼皮上涂了两滴。

    宛如轻轻点了点头,牵着风越的手。二鬼飘浮在刘浪的前面,绕过正对大铁门的那堆垃圾,朝着厂房左侧方向飘去。

    在靠近围墙的地方有一间屋子,看起来应该是以前的锅炉房,专门用来烧水的。

    二鬼绕过锅炉房也没停下,而是径直走到了锅炉房的后面。

    锅炉房的后面长着半米多高的杂草,密密麻麻的,像是已经多年没人管理了一般。

    刘浪看着那片杂草,又看了看停步不前的宛如二鬼,不禁有些疑惑,小声问道:“怎么了”

    宛如此时秀眉紧蹙,一只手紧紧攥着风越,轻声说道:“大师,我感觉,就应该在这里。”

    “啊怎么会在这里呢”

    刘浪有些迷惑,正想问宛如是否感觉错了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极其沉闷的喊叫声,“啊”

    喊叫声像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般,又粗重又沉闷,像是一声惨叫,冷不丁吓了刘浪一大跳。

    刘浪立刻定了定神,看了二鬼一眼,轻声说道:“你们小心点,你们修为太低,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尽快逃离此处。”

    二鬼感激的冲着刘浪点了点头,应道:“知道了,大师。”

    刚才嘶叫声非常的清晰分明,虽然有些人,但刘浪已听出来,那绝对就是赵二胆的声音。

    ,怎么回事

    刘浪的心跟着悬了起来,弯腰捡起一根干树枝,拨开杂草慢慢向里面走去。

    这片杂草地并不大,总共不过一个篮球场那般大小。刚才的嘶叫声传来的方向,似乎正是杂草地的中心位置。

    刘浪不敢大意,每走一步都试探警惕着,好不容易感觉快走到草地的中央时,正想继续往前走,忽然感觉脚下一空。

    刷的一阵冷汗,刘浪登时吓了一跳,连忙将迈出去的前脚收了回来,朝着刚才的地方一看,顿时脸色大变。

    只见在刘浪半米远的地方,有一个直径足有两米的井口。

    井口黝黑,里面不时散发出阵阵怪味。

    这种味道刘浪说不清楚,像是腐臭的尸体,又像是混杂着一些鬼魅的气味,甚至比二者的味道更为浓烈。

    一直跟在刘浪身边的宛如、风越二鬼,一看到这个井口,忽然间啊的低叫了一声。只听宛如颤声说道:“大师,就是里面,肯定就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