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35章 终于死了

    刘浪出了学校,回花圈店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拿了点儿钱,重新买了部低档手机——

    刘浪现在最看重的就两项功能,电池续航能力强,有照明功能。

    新手机花了不到三百块钱,刚刚换上手机卡,里面里面传来了好几条短信,全部是牛大壮发来的。

    刘浪打开一看:刘兄弟,打你电话一直打不通,看到速回。

    信息是一个小时之前发的。

    刘浪狐疑,不知牛大壮怎么突然找自己找得这么急啊?

    连忙给牛大壮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嘈杂之声。

    “刘兄弟,你电话终于通了啊?这边死人了,冯队让你帮忙看看。”

    “哪里?”

    “西山墓园!”

    啊?怎么又是这里?

    刘浪连忙挂了电话,走出手机店,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西山墓园而去。

    到西山墓园已经是四十分钟之后了,刘浪刚到墓地山脚下,远远就看到停了几辆警车,有警察已经拉起了警戒线。

    下了出租车,刘浪飞速跑了过去。

    牛大壮在案发现场,正焦急的等着,一见刘浪过来,连忙将刘浪拉进了警戒线内,低声说道:“兄弟,你终于来了。”

    “牛哥,到底怎么了?”

    “哎,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你还是自己看看吧。”

    牛大壮拉着刘浪往前走了几步,抬头指着上墓园的那条路。

    路只能容纳一辆汽车通过,路边载着两排松树。

    可是,就当刘浪抬起头时,正看到在最下面的一棵松树上挂着一个人。

    那个人浑身赤~裸,两只手被绑着挂在树上,身体消瘦无比,瞪大着眼睛,惊恐的盯着前方。

    一看到那个人,刘浪顿时一愣,猛然间低叫道:“什么?文老三?”

    牛大壮一愣,忙问道:“怎么?兄弟,你认识这个人?”

    刘浪轻轻点了点头道:“不错,认识,之前有过交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牛大壮吞了口口水,看了尸体一眼,对刘浪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今天早晨有人报警说这里出了人命案,我们就立刻赶过来了。”

    “啊?那报警的人呢?”

    牛大壮摇了摇头道:“不知道,那个打电话的人没找到,而且电话号码也没有显示,当时那人说完之后就挂了。”

    “哦,牛哥,那我可以过去看看吧?”

    “当然,这人死得极不正常,所以我们一直在等你来的。”

    牛大壮连忙点头,带着刘浪来到尸体旁边。

    这次抬起头来,刘浪仔细看了看尸体的模样。

    尸体像是一具干尸一般,皮肤呈现出暗黑色,面露惊恐,两只眼睛瞪得巨大,张着嘴,死时似乎在大声呼叫。

    可尽管如此,尸体的样貌依然清晰可见,正是那个被刘浪施了定身咒,却又再次失踪的文老三。

    围着文老三的尸体又转了两圈,刘浪发现文老三的皮肤有好几块伤疤,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下来的一般,尤其是后背上,更是大片大片的数块。

    看着这副情景,刘浪不禁皱了皱眉头,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鬼曼童。

    从文老三的死状也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牛大壮一直跟在刘浪旁边,见刘浪一脸的凝重,忙问道:“兄弟,怎么样?看出点儿什么了吗?”

    刘浪没有回答,而是朝着墓场中央的地方看了两眼。

    之前刘浪从那里爬出来,那个所谓的王鬼曼童就藏在下面。

    刘浪只看了两眼,快速将目光收了回来,摇了摇头道:“牛哥,上次天源啤酒厂的那个枯井你还记得吗?”

    “当然了,怎么?难道跟这个东西有关系?”

    刘浪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而是说道:“牛哥,这件事不是正常的死亡事件,恐怕又得列入诡案之中。而且,死者我也认识,是爱巢足浴的老板。”

    “爱巢足浴?”

    牛大壮一愣,迟疑了片刻问道:“就是你那天让我去的那个地方?”

    刘浪轻轻点了点头,忽然间想起让牛大壮去找卖鬼曼童那人的事情。

    “对了,牛哥,爱巢足浴旁边的那个小暗屋里,你发现什么了吗?”

    牛大壮上次扑了个空,本来没有跟刘浪说,可这次又被问起,只得将实情说了。

    刘浪倒也没有多少意外,反而越来越肯定,那个卖鬼曼童的人与赵二胆所说的膜拜王鬼曼童的人,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此事事关重大,跟牛大壮说了也不一定有什么用处,与其直接告诉他,还不如让他自己查查。

    想到这里,刘浪轻轻叹了口气,说道:“牛哥,这件事恐怕背后还有更大的阴谋,那个爱巢足浴可能也有问题,你们最好去查查看。”

    “行,我立刻吩咐人去查。”

    牛大壮点了点头,一招手,朝着后面一个刑警低声说了几句。

    那个刑警看了刘浪一眼,点了点头,回身就离开了现场。

    又围着尸体转了几圈,再也没有发现其它,牛大壮便吩咐刑警将尸体抬下来,拿去检验科作化验了。

    临走之前,刘浪将牛大壮拉到一边,低声问道:“牛哥,这几天吴警官怎么样了?”

    “暖暖姐?”

    牛大壮一愣,神色也黯淡了很多,摇了摇头,叹道:“哎,还是那个样儿,医生说了,恐怕已经没希望了。我也没再坚持,暖暖姐已经被接回家了。”

    “接回家?哪个家?”

    牛大壮狐疑的看了刘浪一眼,看了看周围,见没有其它人,小声说道:“还有哪个家啊?暖暖姐打小就是孤儿,而她平时除了上班之外,也没有什么朋友,最要好的就是那个叫陆小倩的美女。”

    “陆小倩?”

    “对啊,暖暖姐她……哎……”

    牛大壮又叹了一口气,似乎不愿再说下去了,无奈的拍了拍刘浪的肩膀道:“兄弟,我知道你尽力了。可是,伤成那样,恐怕神仙都没有办法了,你也不用太自责。”

    “额,我知道了,谢谢牛哥!”

    刘浪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点头答应着,可心里却极不是滋味,不禁喃喃自语道:“难道白巫术中的那种生骨术根本没有作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