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37章 爱让人发狂

    本来刘浪不想带着韩晓琪,可见她坚持的样子,心里不禁又有些动摇。

    而且看着韩晓琪的脸色,似乎红润富有弹性,怎么看怎么是个正常人。

    看来五鬼果然有点本事。

    老鼠精见韩晓琪坚持要去,不禁大急,叫道:“师父,我要保护师娘。师娘去哪儿我都要跟着。”

    别看着老鼠精活了近百年,可心性却是小孩子脾气,说起话来也没有个稳重劲。

    刘浪还没来得及拒绝,五鬼顿时不乐意了,纷纷大叫了起来:“不行不行,老花生不能去,要去了我们五兄弟怎么办?”

    “是啊是啊,要去我们也要跟着。快点,小子,把我们放了。”

    “对对对,把我们放了。我们也要跟着,我们还要找当时坑我们那人算账呢。”

    五鬼一说起来,没完没了,竟然扯到算账上了。

    这下刘浪可郁闷了,使劲白了老鼠精一眼,沉声道:“不行,老花生,就算晓琪去,你也不能去。”

    “啊?为什么啊?师娘可以,难道徒弟就不行吗?”

    老鼠精这声声师娘叫的,让刘浪愈加憋闷,忍不住看了两眼韩晓琪。

    不过,韩晓琪开始时还有点羞红,但被叫得多了,竟然默认了。

    刘浪大囧,心中不由得长长叹了一口气:“哎,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塑骨重生之法啊?”

    刘浪莫名其妙有这了这种念想,冷不丁吓了自己一大跳,随即连连摇头,暗嘲自己想得太多了。

    韩晓琪撅着嘴,一脸的坚定,非要跟着刘浪一起,还声称,如果刘浪不同意,大不了附在刘浪的身上,看你同意不同意。

    如今的韩晓琪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算起来也是一只活了千年的老鬼。可因为韩家诅咒的原因,韩晓琪的修为却并没有想象中厉害,否则也不用一直依附在韩家后辈人的身边了。

    但这段时间被老鼠精忽悠着,五鬼的确教了韩晓琪许多东西。

    尤其是阴伏鬼特殊的鬼性,也让韩晓琪虽然没有肉身,但却同样可以凝聚成实体,虽然不能持续多长时间,但也与常人无异。

    没有办法,刘浪只得答应。

    当天,刘浪带着跟韩晓琪一起回了花圈店。

    老鼠精贼眉鼠眼的看着刘浪离开的背影,嘿嘿奸笑了两声,自言自语道:“师父,你不让我去,我偏跟着去。嘿嘿,我还要暗中保护师娘呢。”

    五鬼听到老鼠精也要走,顿时乱了,大吵大嚷道:“死花生,你不能走,我们还得吃鬼呢。”

    “对啊对啊,你把我们饿死了找谁说理去啊?”

    老鼠精摇头晃脑,也不理他们,小嘴一咧,笑道:“你们要是能饿死,那你们还算得上是赫赫有名的阴伏鬼嘛。切,老子这只小妖精十天半月不吃东西都没事。”

    却说刘浪跟韩晓琪一起回到花圈店,韩晓琪显得异常兴奋,也不匿身,一直以实体的模样跟在刘浪的身边。

    俩人回到花圈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刘浪见花圈店的门并没有锁,便知道千叶可能回来了。

    推开大门,刚想叫千叶,刘浪却听到后院传来骂骂咧咧的咒骂声:“贱~人,枉老子一片真心,你竟然要这么对我,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啪!”

    后院传来了酒瓶子摔碎的声响。

    刘浪一听,顿觉不妙,连忙冲到后院,朝着后院一看,不禁面色大变。

    只见千叶正仰面躺在后院的地上,身边歪歪扭扭的倒着七八个酒瓶子,而千叶赤着上身,脸上不知怎么弄的两道伤痕,正对着瓶子喝得迷醉。

    刘浪一看千叶这模样,不禁也明白了几分。难道被那个老板娘给甩了?

    刘浪连忙走上前,弯腰将千叶扶了起来,问道:“叶哥,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啊?”

    千叶双眼有些迷离,眯着眼睛看了刘浪一会儿,似乎终于认出来了。

    千叶一张嘴,满是酒气:“教、教主,那个死女人,她娘的就是贱!”

    “啊?为什么会这么说?”

    “哼,我一直以为她迫不得已才跟别的男人好。哼,我现在才知道,根本就是她想跟男人好!”

    我晕,才发现啊。

    刘浪突然发现,爱情会让人变傻,绝对是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从当时千叶跟自己说老板娘的作风开始,刘浪就明白,这个老板娘长得的确不赖,可也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没想到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千叶才发现。

    刘浪真为千叶的智商着急。

    可刘浪心中又有些好奇,忙问道:“叶哥,咋了,为什么这么说啊?”

    “哼,我今天下午我刚到菜馆,本来想给老板娘一个惊喜。没想到,正看到那个可恶的伙计老七骑在老板娘的身上。当时气死我了,敢欺负我的女人。我二话没说,上前轮起拳头将老七打了个半死。可、可没想到……”

    “没想到啥?”

    “没想到,老板娘竟然还求情,说、说……”

    我艹,一个老爷们说话咋这般吞吞吐吐的。

    刘浪的好奇心彻底被勾了起来,忍不住追问道:“叶哥,说啥啊,你倒是说啊。”

    “她说,老七是初男,破了她克男人的命,而且、而且她说自己跟老七生了感情,求、求我不要打老七,呜呜……”

    千叶终于哭了,而且哭得稀里哗啦。

    这下轮到刘浪呆了,轻轻摇了摇头,叹道:“哎,你个痴情的老男人啊,何苦啊。”

    刘浪知道自己再安慰太多也没用。千叶这次抛出去的心真的被狗吃了。

    可哪儿又有什么办法啊?谁叫你一根筋往上扑的呢。

    此时韩晓琪正站在刘浪的身后,听到二人的对话,不禁一脸的茫然,见一个大男人哭哭泣泣的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正当刘浪想再劝两句,让千叶把心放开的时候,千叶忽然间一个驴打滚,直接翻身而起,连招呼都没打,朝着外面就跑了去,边跑边跟疯了一样喊道:“哈哈,哈哈,我不能得到的,谁也不能得到,我要永远跟她在一起,永远……”

    千叶的声音很快就消失在了巷子口。

    刘浪愣了半天,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韩晓琪一眼,尴尬笑了笑。

    韩晓琪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忽然间问道:“刘浪,你会这么去爱一个人吗?”

    刘浪一愣,装作没听见般,连忙转头进了屋,悻悻的说道:“晓琪,我先准备一些东西,明天我们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