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41章 古怪事件

    解决一只小小的克胞鬼根本不成问题,可刚才看着小鬼的模样,却没有想象中那般容易对付——

    要不是刘浪搞得偷袭,恐怕还没那么容易将克胞鬼收进锁鬼符中。

    刘浪因为失了仙脉,一直想着找个什么东西防身,这次无意中收了一只克胞鬼,正好可以用炼鬼术收进自己的体内,以备不时之需。

    虽然刘浪现在有风越他们四只鬼,但他们都是好鬼,身上没有戾气,而且还有自由的意识,真正碰到厉害的角色,根本不堪一击。

    而通过炼鬼术炼制的鬼魄,因为本来就有戾气,经过炼制之后,就会彻底失去自己的意识,成为一个傀儡,这种东西用起来自然要顺手一些。

    在众人又敬又佩的目光中,刘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刚刚坐下,就有乘警走了过来。

    “先生,麻烦您给我走一趟。”

    乘警是一位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礼貌阳光的冲着刘浪笑。

    刘浪一脸的狐疑,一摊手问道:“怎么?我哪里犯错了吗?”

    “没有没有,先生,只是我们看刚才先生的手段,列车长想见见您。”

    “列车长?”

    “对,麻烦您跟我走一趟。”

    乘警说话的过程中一直保持着特有的微笑,让刘浪都起不了丝毫厌恶之感。

    排骨根本没挤进去,也没看到刘浪用符咒救人的场景,此时也有些疑惑,笑着问道:“我这位兄弟没事吧?”

    “没事没事,真没事,真是我们列车长想见见。”

    看着乘警真诚的模样,刘浪只好站起身来,道:“好吧,那你带路吧。”

    乘警带着刘浪一直走到头节车厢,打开车厢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刘浪看着乘警的样子,不禁有些狐疑,微微点了点头,走进门内。

    刚一进去,乘警就从外面将门关上。

    刘浪感觉越来越好奇,朝车厢里看了看。

    车厢并不大,只有十多平米,一张简单的单人床,旁边一张书桌,而书桌边正坐着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

    中男年人一看到刘浪进来,连忙站起身来,将刚才自己坐的椅子拉了拉,指了指对刘浪说道:“先生您好,请坐。”

    刘浪没有动,而是看着中年男人问道:“您就是列车长?”

    “对对对,我就是列车长。先生,刚才我看到您用道术救了那个女人,知道您是大能,所以,请您来是想让您帮个忙。”

    中年男人一脸的谦恭,边说着拿出一根烟递给了刘浪。

    刘浪也没客气,接过烟。列车长立刻点起打火机给刘浪点上。

    刘浪一愣,没推辞,自顾自的坐了下去,问道:“不知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的?”

    “哦,是这样的。”

    中年男人见刘浪坐下,也连忙坐到了床边,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道:“先生,不瞒您说,我的家就住黄河边上,可因为工作的关系,要长年跑燕京。”

    刘浪没有多问,只是静静听着,听了一会儿,也明白了。

    这个中年男人是这趟火车上的列车长,姓黄,名叫黄彬,家就在黄河西站旁边,而这次无意中看到刘浪施展道术,便萌生了让刘浪帮忙的想法。

    黄彬说的正是关于透明棺材的事情。

    黄彬说,其实早在一个月前,黄河岸边就发生了一起奇怪的事情,可当时大家都没有放在心上,而黄彬村子里的人也随便找了几个道士,做了点法事,就把这件事揭过去了。

    因为黄彬见过道士用的符咒,刚才刘浪救人的时候,拿出的锁鬼符,正好被黄彬看在了眼里,便知道刘浪是个大能之人。

    据黄彬说,一个月前发生的那件事,太过匪夷所思。

    当时请过一个道士,那个道士跟黄彬的村里人说,如果四十九天之内不再有事发生,那就算过去了,可如果四十九天之内再有事情发生,他们也没有办法。

    说完之后,那个道士就离开了。

    让黄彬没有想到的是,这才过去了一个月,结果竟然出现了塌陷事故,而且还挖出了透明棺材。

    黄彬说,一个月之前,他在家休班,正好赶上了每年一度的清淤工程。

    因为黄河上游每年都会有大量的淤泥被冲下来,而每年入秋的时节,村民们都会组织起来,将河里的淤泥清理出来。

    这种事情都是村民自愿,因为黄彬在家休息,便也下了水,跟村里老少爷们们一起,清理淤泥。

    开始时一切都很正常,等到中午的时候,正值烈日当头,大家伙儿挥汗如雨,也干得非常起劲。

    可是,突然间天空中响起了一道惊雷,咔嚓一声,在河中的三四十号人瞬间像是被电击了一般,纷纷放下手中的工具,猛然间抬起头来,仰着脖子嗷嗷大叫了起来。

    叫声像是野兽嘶吼,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这些人叫完之后,天空中立刻阴云密布,整个黄河水面波涛汹涌。

    “吼!”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一声咆哮,像是河中有一条巨大的东西翻滚了一下般。

    而接下来,黄河水便再次沉寂了下来,而天空也慢慢放晴。

    河水中的三四十号人一脸的茫然,彼此看着对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时黄彬也在现场,清晰的记得当时发生的场景。

    黄彬说,后来大家上岸之后有人问起来,为什么他们都突然间吼了起来,可黄彬竟然根本不记得自己曾经吼过。

    黄彬只是记得一声惊雷之后,身体像是突然间不受自己控制,而大脑也是一片空白,对接下来几分钟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

    黄彬边说着,身体也有点微微的颤抖,自已也抽出一根烟来,重重吸了一口,然后看了刘浪一眼,颤声说道:“先生,当时村里人都认为中邪了,所以请了几个道士作法,可是,这不,又出事了,所以,我想请先生帮帮忙……”

    刘浪听完之后,也是吃惊不已,神色异常的凝重,眉头紧紧蹙在了一起,缓声问道:“那你怎么知道我就能帮助你啊?”

    黄彬盯着刘浪,深吸了一口烟道:“直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