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46章 不要插手

    刘浪听到乘务员的声音,脸色一变,立刻站起身来,打开房门,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美女乘务员。

    美女乘务员看着刘浪的目光跟要吃人一般,猛然间哆嗦了两下,颤声道:“先、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美女,你什么时候过来敲的门?”刘浪沉声问道。

    乘务员一脸的疑惑,看着刘浪,依旧尽量保持着职业的微笑说道:“先生,我刚刚过来,怎么了?”

    刘浪一听,立刻心下一沉,暗叫一声:“糟了,刚才敲门的肯定是伤害排骨的人。”

    刘浪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挤出一丝笑来,朝着乘务员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我知道了。我跟朋友收拾一下,一会儿就出来。”

    说完,也不管美女乘务员一脸的愕然,刘浪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再次回到卫生间,刘浪将排骨拖到了床上,对着吊坠喊了一声:“晓琪,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韩晓琪的声音从吊坠中传出来,声音中也带着战栗:“我、我也不知道,只是刚才感觉一股寒意,可很快就消失了。”

    刘浪连忙将双眼滴上牛眼泪,仔细检查了排骨一番,见他既不像是中了巫毒,又不像是被鬼怪所害,只是昏迷了而已,不禁大惑不解。

    “奇怪?列车上也没见到什么人啊?这是怎么回事?”

    刘浪又使劲推了两把排骨。

    排骨终于**了一声,幽幽的转醒,慢慢睁开眼睛,一看到刘浪,瞳孔瞬间收缩,尖叫一声:“浪人刘,不要、不要多管闲事!”

    说着,排骨忽然哇的吐了一口浓痰,猛然间大口**了起来。过了好几分钟,终于慢慢平复了下来。

    刘浪又惊又疑,一直站在一旁,见排骨安静了下来,便迫不及待的问道:“排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排骨缓缓抬起头来,擦了一下嘴角,面露惊恐之色。

    “浪人刘,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刚到卫生间,忽然就看到镜子里有一个人影,然后正想喊,大脑就一片空白,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啊?那你说什么不要多管闲事?”

    排骨一脸的茫然,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我脑海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我黄河岸边那件事,让我们不要插手,否则就对我们不客气。”

    “妈的,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岂有此理!”

    刘浪两眼一眯,面露狠毒之色,心中却也有点忐忑:奶奶的,难道那里真有什么猫腻不成?还不让插手,哼,老子这次管定了!

    刘浪最不怕的就是威胁,越是这样,刘浪反而越想看看到底有什么玄机。

    眼见排骨已没有什么大碍,对方看来并没有想下杀手,只是威胁一下。

    刘浪心中疑虑,却也没多说,跟排骨一起将自己随身的物品收拾了一番,然后再次回到硬座车厢,准备跟原来的那对老夫妇一起下车。

    可等刘浪到了硬座车厢的时候,惊异的发现,那对老夫妇竟然不见了。

    刘浪不禁有些奇怪,连忙问了问周围的人。

    周围的人都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刘浪。

    一个中年妇女奇怪的问道:“我说小伙子,哪里有什么老夫妇啊?我们自从上车,就看着你们两个大小伙子说个不停,我还以为你们在闹着玩呢。”

    “什么?你们从来没见过一对老夫妇?”

    排骨眼睛立刻瞪得巨大,惊恐的盯着那个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摇了摇头,似乎感觉刘浪二人举动太过异常,干脆扭头不再搭理二人。

    刘浪听此,脑袋‘嗡’的一声响,心中暗叫不好:“难道这对老夫妇根本就不是人?那他们为什么要告诉我关于透明棺材的事呢?还是,排骨是被他们给弄晕的?”

    刘浪脑袋跟搅了一团浆糊一般。

    排骨脸色更加难看,苍白到毫无血色,身体不停的瑟瑟发抖,显然吓得不轻。

    这种事情太过诡异了,排骨哪里见过,心中恐惧的同时,不自觉的朝着刘浪靠了靠,小声问道:“浪人刘,我、我们不会真碰到鬼了呢?”

    “是不是鬼,我也不太清楚,走一步看一步吧。”

    刘浪沉吟道,也并不确定。

    列车运行的速度已慢慢减缓,只听车厢的喇叭中传来了甜美的女声:“各位旅客,黄河西站到了,有在本站下车的乘客,请带好自己的行李物品,准备下车……”

    刘浪跟排骨对视了一眼,随着人流朝着车厢门口处走去。

    刚往前挤了没多会儿,刘浪忽然间发现在自己前方隔了十几个人的地方,有一个熟悉的影子。

    可是,那个影子一闪,眨眼就被其它人给挡住了。再看时,却不见了踪影。

    刘浪不禁有些疑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不会吧?难道我看错了?”

    随着人流终于下了车,刚出车厢门,黄彬早就站在门口迎接了。

    “你好你好,先生,旅途还算满意吧?”

    黄彬满脸堆笑的迎上前来。

    刘浪见黄彬如此客气,抱之以笑,连忙说道:“哦,不要叫我先生先生的了,我叫刘浪,如果不嫌弃,我叫你一声黄大哥,你看怎么样?”

    黄彬一愣,似乎没想到一个大师竟然还能如此平易近人,狠不得将笑全部堆到脸上,挤出自己的诚意。

    “哎,那、那我就不客气了,那我就倚老卖老,叫你一声刘老弟吧。”

    “呵呵,黄大哥,你太客气了。”

    说说笑笑,黄彬引着刘浪二人出了站。

    站外早就有一辆吉普车等着了。

    此时只有早晨不到五点钟的光景,天刚微微擦亮。吉普车载着三人一直开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一个村落。

    村落看起来并不大,五六百户的样子,但大都是二层小楼,看起来应该算是比较富裕的村子。

    黄彬给刘浪介绍道:“刘老弟,这就是我们的村子,而离这个村子两里远的地方,就是黄河。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因为黄河的缘故,村子里的人倒也慢慢富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