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54章 爷孙俩

    魂为精,魄为神,主宰着人的七情六欲.

    正因如此,当有人精神不好时,才会有失魂落魄这么一说。

    听到韩晓琪的话,刘浪心中猛然间颤抖了两下,忙问道:“吴半仙真疯了”

    韩晓琪缓缓转过身来,轻轻点了点头,道:“不错,他丢的那一魄是主管心智的,可是,他的记忆却没消失。”

    “嗯”

    刘浪忽然间明白了,吴半仙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再抬头往村子里看时,吴半仙的身影早就不见了。

    整个村子错落有致,全是低矮的房屋,跟八十年代的建筑似的,与鱼网村的二层小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是一山之隔,贫富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刘浪对这个村子越来越好奇,往前走了两步,小声叮嘱道:“晓琪,你小心点啊。”

    “嗯,刘浪,我知道。”

    刘浪跟韩晓琪肩并肩朝着村子里走去。

    梧桐树后面有一条入村的土路,可通过一辆汽车的宽度。

    二人沿着土路一直往前走,走了三分多钟就来到了村子里最近的一幢建筑。

    建筑是一个猪圈。

    猪圈并不大,突兀的坐落在村头,而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正趴在猪圈旁边喂猪。

    “噜噜噜噜”

    老头边将手里的猪食倒在猪圈的食槽里,嘴里不停的噜噜叫着。

    猪圈里面有两头老母猪,个个膘肥体壮,咴咴叫着冲上去,大口大口的抢食。

    刘浪走到老头的身边,面带微笑,叫了一声:“大爷,喂猪呢”

    老头没有吭声,似乎根本就没看到刘浪一般,依旧拨弄着自己手里的猪食。

    刘浪皱了皱眉头,提高了嗓门,又叫了一声:“大爷”

    老头还是不理。

    这下刘浪郁闷了,上前啪的拍了老头肩头一下。

    老头吓得一哆嗦,嗖的回过头来,两只眼睛惊恐的盯着刘浪,显然吓得不轻。

    可看了一会儿,老头似乎发现是生面孔,不禁慢慢露出疑惑之色,将手中的食桶放下,两只手不停的在半空中比划着,嘴里阿唔阿唔的叫着。

    刘浪一看,立刻明白了,老头是个哑巴。

    十哑九聋,老头可能根本听不见,怪不得刚才叫了两声没理呢。

    刘浪只得冲着老头笑了笑,指着村子里比划了两下,示意自己路过这里。

    老头虽然年纪大了,倒也不糊涂,看到刘浪比划了老半天,咧嘴一笑,冲着村子里呜呜叫了两声。

    不一会儿工夫,从村头的一间矮房里跑出一个小孩。

    小孩只有六七岁的模样,还掉了两颗门牙,穿着一件灰色的短裤,光着上身,远远的就冲着老头大喊了起来:“爷爷、爷爷,你叫我啊”

    小孩光着脚丫,可似乎根本不怕硌脚,很快就跑到老头的身边,一把挽住老头的胳膊,非常亲密的样子。

    老头溺爱般的摸了两下小孩的脑袋,抬手指了指刘浪,阿唔阿唔的又叫了两声。

    虽然此时韩晓琪已经从吊坠中跑了出来,可除了刘浪之外,其它人根本看不见。

    可是,让刘浪奇怪的是,小孩抬起头来,看了刘浪一眼,小脑袋不自觉的转向刘浪的身边,正盯在韩晓琪站的地方。

    “叔叔,这位姐姐长得好漂亮啊。”

    突然间,小孩伸手指着韩晓琪,一脸天真的说道。

    刘浪猛然间吓了一大跳,转头看了一眼韩晓琪,却见韩晓琪也是一脸的震惊。

    “啊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看得到我”

    韩晓琪低声说着,眼神中也闪过一丝慌乱。

    老头似乎并不知道韩晓琪的存在,只是拍了拍小孩的脑袋,又指了指村子。

    小孩会意,松开老头的胳膊,上前牵住刘浪的手,拉着刘浪就往村子里走。

    “喂,干嘛去”

    小孩咧嘴一笑,也没回头,说道:“爷爷让我带你们去见村长,他说你们有事情要问。”

    刘浪满脸的疑惑,可也没有反抗,跟在小孩身后往村子里走去。

    韩晓琪此时更加好奇,但也没有吭声,也跟在了刘浪的身后,朝着村子里走去。

    走进村子,刘浪才发现,整个村子虽然有五六十户的样子,但大都关着门,甚至有近乎三分之一的门上都上着锁。

    看那门跟锁的样子,似乎也已经有些年头没动过了。

    看到这副情景,刘浪的心也跟着悬起来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来。

    一直被小孩拉着往前走了五六分钟,来到一间看起来稍微高大一点的门楼面前,小孩指着门楼说道:“叔叔,这就是村长家,有什么事你直接进去问好了。”

    刘浪感激的看了小孩一眼,说道:“小朋友,谢谢你啊。”

    “不客气。”

    小孩淡淡一笑,嘴角露出了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咧嘴一笑,转头就跑了。

    呵呵,这爷孙俩好奇怪啊

    刘浪摇了摇头,也没放在心上,而是走到门楼前,轻轻敲了两下门。

    这个村子虽然房子都比较陈旧,而且有些低矮,可每家每户都有一个院子,院子外面围着一道一人多高的围墙。

    刘浪敲了两下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谁啊”

    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苍老,应该也是五六十岁的样子。

    刘浪连忙回答道:“哦,大娘,这是村长家吗”

    “村长”

    女人的声音露出一丝疑惑,然后刘浪就听到吧嗒吧嗒的脚步声,很快就有人过来将门打开。

    刘浪抬头一看,却见女人头发白了一半,脸上也挂着褶子,一脸愁容,无精打彩的模样。

    女人上身穿着一件宽松的褂子,下身蹬着一件蓝色老式粗布裤子,拖着拖鞋,看到刘浪时一皱眉头,满脸的疑惑:“你找谁”

    “哦,请问,这是村长家吗”

    “村长小伙子,我家老杨五年前是村长,可他”

    说着,女人忽然间眼圈一红,轻轻抽泣了起来。

    刘浪大疑,忙问道:“大娘,村长不在家”

    “老杨他、他早就死了啊。”

    “啊死、死了”

    刘浪顿时震惊的张大了嘴,脑袋犹如被五雷轰顶一般,嗡的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