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63章 捏娃的鬼老头

    刘浪这一觉竟然睡了好几个小时,而刚才的一场梦,竟然跟吴半仙的疯话一般无二。

    难道,那个抓走韩晓琪的人,也是为了命、卜、道三本书吗?

    刘浪越想越奇怪,可心下却踏实了很多。

    既然如此,韩晓琪就不会有危险,可是,更多的疑惑却席卷而止。

    开车的男人姓丁,叫丁帆,四十多岁,圆脸无须。丁帆老婆跟刚刚会走路的儿子坐在后座。

    丁家三口本来是想出来自驾游,也没有什么目的地,只是开着车四处转转,没想到正好碰到了刘浪。

    丁家三口看起来极为和善。刘浪睡了这么长时间,也没人打扰他。

    坐在后排的女人跟小孩也非常的安静,可不知为何,就在刘浪突然醒来的时候,那个小孩竟然哇哇大哭了起来。

    此时也没时间细想,刘浪抬头朝着送葬队伍看去。

    刘浪所在的土路只能容纳一辆汽车通过。前面的送葬队伍挡住了去路,丁帆只好将车停靠在一边,想等着送葬队伍过去。

    可是,据丁帆说,送葬队伍在前面足足停了半个多小时了,根本不往前走。

    后座的小孩越哭越凶,两只手也开始不停的拍打着他的母亲。

    丁帆的眉头也越皱越紧,回过头来看了女人一眼,说道:“老婆,是不是他想尿尿了啊?”

    女人抬头应了一声,道:“没有啊,刚才还好好的,这怎么突然就哭成这样了啊?”

    刘浪开始也时没多想,可忽然间鼻子里传来一股莫名的腥臭气味。

    这种气味非常的清晰,就是那种鬼的味道。

    随着刘浪对《道》书的愈加熟悉,刘浪对这种鬼魅的感应也越来越敏锐。

    刘浪连想都没想,连忙拿出牛眼泪,擦到了眼皮上两滴,回头朝着大哭的小孩身上看去。

    这一看,刘浪顿时吃了一惊。

    只见小孩的身边正蹲着一个银须银发的老头。

    老头一只手拿着旱烟袋,另一只手不停的在小孩的脸上摸来摸去,似乎极为溺爱。

    刘浪眼皮一紧,看着女人举足无措的样子,不禁心下一愣,忙说道:“大哥大嫂,要不我们先下车走走吧。”

    刘浪此时怕吓着他们,也没敢声张。

    两人见刘浪说话,似乎也有些心急,又看了看堵路的送葬队伍,只得点了点头道:“好吧,那我们就下去转转,可能是车里太憋的慌。”

    刘浪先下了车,随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锁鬼符,准备等着那个老头下车之后,顺手将鬼老头收了。

    丁帆也跟着下了车,快速走到后座车门处,帮女人打开车门,说道:“老婆,慢点慢点。”

    小孩的哭声越来越大,甚至手脚都开始挣扎了起来,不停的在自己面前挥来挥去,像是在驱赶什么东西。

    刘浪就站在车门外不远处,等着女人抱着孩子下了车后,还真看到那个鬼老头也跟着下了车。

    鬼老头一只手始终拿着一个烟袋,嘴角不停的嘿嘿笑着,另一只手竟然开始拧小孩的脸。

    很快,小孩的脸上的皮肤就变得青一块紫一块。

    刘浪这个气啊,心中暗道:这个老头也太可恶了,先不说人家丁家夫妇给自己打车,就算是个路人,你缠着人家小孩干嘛。

    眼见女人抱着孩子下了车,老头咧着嘴站在一边,不停的掐着小孩的脸。

    丁帆跟女人似乎也感觉有点儿不太对劲,也跟着嘀咕了起来。

    “老丁啊,这娃是咋了?怎么越哭越厉害了呢?”

    “啊?不知道啊?他、他脸上怎么有好几块青啊?”

    丁帆显然也注意到了小孩脸上的淤青。

    此时刘浪哪里还会迟疑,趁着丁家夫妇不注意,猛然间将手中锁鬼符往上一扬,轻声念道:“急急如律令!”

    那个鬼老头似乎根本没想到会碰到抓鬼人,还没反应过来,连挣扎都没来得及,直接被收进了锁鬼符里。

    丁家夫妇注意力全在小孩身上,根本没有留意刘浪的举动。

    刘浪收了鬼老头之后,快速将锁鬼符收好,上前轻轻拍了拍小孩的肩膀,小声安抚道:“乖,不哭不哭,没事了啊。”

    让丁家夫妇瞠目结舌的是,刘浪这一句话刚落下,小孩竟然真的停止了哭泣,瞪着两只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刘浪。

    丁家夫妇惊奇不已,“不、不哭了?”

    “叔叔。”

    小孩突然间冒出一句话来,声音稚嫩含糊,差点没把丁家夫妇给高兴哭了。

    丁帆忽然间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盯着刘浪,颤声叫道:“兄、兄弟,你、你怎么做到的?我、我这娃好几岁了还不会开口说话,怎么突然间就会说话了啊?”

    “对啊对啊,这位兄弟,谢谢,太谢谢你了啊。”

    女人也异常激动,一把拉住刘浪的手,就要跪下去。

    听到丁家夫妇的话,刘浪心道:怪不得小孩看起来也好几岁了,却一直没有说话,原来是这样啊。

    刘浪自从自习道术之后,对人的面相也稍微有了一点儿了解,看着小孩的样子,应该是身体比较虚弱,经常会被阴鬼缠住。

    此时刘浪无意中收了那个鬼老头,导致小孩身上被来被遮盖的阳气突然冲开,三魂七魄解了束缚,自然也没有再有什么大碍。

    刘浪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效果,看着丁家夫妇吃惊又感激的样子,连忙拉住二人,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哦,大哥大嫂,你们不用放在心上,我稍微懂点道术,看你们孩子的样子,似乎身体还很虚弱啊?”

    丁帆一听,不禁更加吃惊不已,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这位兄弟,没想到,您还是深藏不露的高人啊?”

    说着,丁帆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就要往刘浪手里塞,边塞还边说道:“兄弟,求你帮帮我们家娃,这些钱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刘浪一看,顿时愣住了。

    本来帮人不求回报,咋突然又跟钱扯上关系了呢?

    虽然刘浪喜欢钱,可真要是收了这钱,那倒真变成有所图谋了。

    刘浪连忙将钱包推了回去,一脸不悦的说道:“丁大哥,您给我搭顺风车我都没来得及谢谢您的,你要是这样,我可真不管了啊。”

    丁帆一听,顿时傻眼了,连连点着头,尴尬的将钱包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