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64章 路遇骷髅

    刘浪拿出两枚铜钱,然后拿出一张护身符,将护身符折起来,夹在铜钱之间,然后用红绳串起来,递给丁帆。

    “丁大哥,你将这东西给小朋友贴身戴上,我保证他没事。”

    丁帆一见大喜,连忙两只手接了过来,恭恭敬敬的说道:“谢谢、谢谢。”

    刘浪笑了笑,摆了摆手,莫名有种舒爽的感觉。

    “丁大哥,看你客气的。”

    说着,刘浪回过头来,想看看那队送葬队伍,可这一看,顿时惊了刘浪一跳。

    在那条土路上,哪里还有什么送葬队伍,空空如也,竟然什么也没有。

    刘浪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丁帆夫妇对刘浪千恩万谢,也顺着刘浪的目光朝着土路的那头看去,顿时惊恐不已。

    “啊?那、那些人呢?”

    刘浪隐隐感觉不太对劲,沉声问道:“丁大哥,你知道沿着这条路往前走是什么地方吗?”

    丁帆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会儿,说道:“兄弟,我们离这里倒是不远,以前的时候经常也来这边玩,这条路往前汽车就走不动了,只能步行。那边有几个村子,但都不算大。”

    “哦?那你知道是什么村吗?”刘浪忙问道。

    丁帆想了想,不太确定道:“我、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好像有一个村子叫塔山村呢?”

    “塔山村?”

    刘浪一愣,心道:“那不正是眼镜他们家住的村子吗?”

    二三十个人突然间消失不见,这让谁看到都心生胆战。刘浪又看了一眼小孩,越来越感觉刚才看到的可能根本不是人。

    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落山了,再过一两个小时可能天就要黑了。

    刘浪他们现在所在的土路,左边是陡峭的悬崖,右边是一片梯田,整条路并不宽,只能算得上是乡间的小路。

    刘浪看了一会儿,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又拿起手机,给排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依旧提示关机。

    “奇怪了?难道真有什么事不成?”

    刘浪这般想着,也不敢大意,转头对丁帆说道:“丁大哥,前面路太难走了,你看天也快黑了,你们还是早点回去吧,别往前走了。”

    丁帆一听,面露迟疑:“兄弟,不用我们再送送了?”

    “不用不用,你们带着孩子,万一……”

    刘浪不说了。

    丁帆夫妇从刘浪的表情跟语气中也感觉出了异常,不禁神色有点紧张。

    “兄弟,我知道我不该多嘴。可是……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丁帆夫妇以前对鬼神之说也不是非常相信,但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刘浪面前不哭了,而且,刚才那二三十人的送葬队伍说不见就不见了,不禁心里也有些恐惧了。

    丁帆似乎也感受到了不对劲,想劝说刘浪跟自己一起回去。

    可刘浪惦记着眼镜跟排骨,哪里会听,连忙说道:“不用不用,丁大哥,我去我朋友家里。你们赶紧回去吧,别一会儿天晚了,路上不安全。”

    刘浪说的是真心话,他隐隐感觉刚才突然出现的鬼老头,和莫名其妙消失的送葬队伍不太正常。

    丁帆夫妇二人又劝说了两句,见刘浪坚持,只好叹了口气,嘱咐了两句,上了车,折返了回去。

    丁帆夫妇一走,整个本来就有些空旷的土路上,只剩下刘浪一人了。

    天色已经开始擦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冷飕飕的气息,温度在一点点降低。

    不知为何,刘浪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莫名有点紧张。

    沿着土路一直往前走了大半个小时,土路变得越来越窄,左侧的悬崖也慢慢变得低矮,前方路两旁隐隐出现了两片小树林。

    可令刘浪奇怪的是,已经入秋的时节,此时是傍晚,两片小树林却笼罩在薄雾之中。

    这种薄雾是白色的蒸气,将树林笼罩在其中,让人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

    小树林并不大,刘浪沿着小路一直往前走,不一会儿就走出了小树林,来到了一条小河边。

    小河并不大,只有四五米宽,上面架着一座小桥。

    小桥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岁了,用石头搭建而成,两边还有两道石柱。

    刘浪开始时还没有注意,可走近小桥时才发现,一个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人正坐在小桥上,手里拿着一条鱼杆,正在钓鱼。

    刘浪看着心奇,这都马上天黑了,怎么还有人在钓鱼啊?

    往前走了两步,刘浪来到那人身边,恭恭敬敬的问道:“大叔,请问塔山村怎么走啊?”

    那人也没吭声,身体一动也不动,跟雕塑一般坐在桥上。

    刘浪不禁更加好奇,又稍微提高了一点儿嗓门,问道:“大叔,请问塔山村怎么走啊?”

    那人还是没动。

    “难道是个聋子?”

    刘浪猛然间想起阴伏村的那个老头,不由得又上前走了两步,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僵硬。

    刘浪的手一碰到那人的肩膀,立刻感觉到了这个钓鱼人的异常。

    刘浪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将手缩了回来,将脑袋往前一偏,目光绕过那人的斗笠,朝着那人的脸上看去。

    这一看,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吓得差点从桥上滑了下去。

    我靠,怎么是具骷髅。

    斗笠下面哪里是什么人啊,赫然是一具死了很长时间的骷髅。

    骷髅露着森森的白牙,眼圈里正爬进爬出的蛆虫。

    借着愈加昏暗的光线,刘浪朝着骷髅的手上看去,这才发现,骷髅的手也全是骨头,根本连片肉都没有,可让人奇怪的是,那条鱼杆竟然还没有腐烂。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刘浪终于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仔细又看了两眼骷髅。

    骷髅的样子非常奇怪,盘膝坐在桥面上,一只手搭在桥边的石柱上,正好将鱼杆搭住。

    骷髅既然腐朽到这种程度,怎么会一直没人管呢?

    刘浪疑惑的摇了摇头,朝着骷髅拜了两拜,嘴里念叨着:“这位大哥,我只是路过,如果有打搅的地方,还望见谅啊。”

    边说着,刘浪绕过骷髅,刚刚走下石桥,身后突然咔嚓一声响。

    刘浪回头一看,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