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68章 外乡人

    刘浪被老头老太太拉进屋里,坐到凳子上,看老太太忙着倒水,忍不住说道:“大娘,你别忙活了。”

    老太太红着眼圈,给刘浪倒了一杯水,忽然间上前抓住刘浪的手,颤巍巍的说道:“小伙子,救救我们村子吧。”

    老头也一脸热切的看着刘浪,重重点了点头道:“小伙子,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我们村子里……哎……!”

    老头长长叹了一口气,跟老太太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听完之后,刘浪惊得张大了嘴巴,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

    老头老太太告诉刘浪,在三个多月前,村子里突然跑来一个人。

    那个人来到村子之后,一切像是笼罩在了灰暗之中一般,本来安宁的村庄完全变了模样。

    村子里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也极为好客。

    当时村里来的那个人差不多也是五六十岁的样子,可像是犹如受了重伤,每走一步就会吐出一口黑血。

    村里人非常惊恐,但却也好心收留了下来。

    可是,让所有人奇怪的是,自从这个外乡人来到村子之后,村子里隔三差五就会有家畜跟家禽死掉,而死状无一例外全是被吸干了血。

    后来村子里年长的人就说,是不是遭什么东西了?

    可是,几经追查之下,却没有任何发现。

    但尽管如此,家禽家畜的死亡并没有减少。

    直到有一天晚上,一个村里的人因为去邻村喝酒,回来晚了,忽然间看到村头有什么人趴在地上,而且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

    当时那个村民就有些奇怪,这大晚上,这人是在干嘛呀?

    借着酒气,那个村民也壮了壮胆子,捏手捏脚的朝趴在地上的那个人走去。

    待走近一看,那个村民顿时吓傻了,当时三魂去了二魂,飞也似的逃跑了。

    村民一口气跑回了家,将看到的东西告诉了家里人,可没想到,话刚说完,这家人就来了祸事。

    原来,村民看到那个外乡人正在抱着一只活鸡在啃,满嘴全是鸡血。

    那个村民刚回家,外来人就跟着冲到了他家里,瞪着一对绿幽幽的眼睛,两只手跟尖刀一般,张口就咬在了那个村民的脖子上。

    村民当时就气绝而亡,身体像是被抽干了一般,很快就干瘪成了干尸的模样。

    村民的家人彻底吓傻了,连尖叫都忘了。

    结果,外来人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舌头,对着目瞪口呆的村民的家人说道:“给我盖一座宅子,我要在这里住下来。”

    村里人很快就知道这个外乡人吸血,如果不从,恐怕整个村子都不得安宁。

    宅子正是村头的那家独特的大宅院,用了不到一个月就建造起来了。

    整个村子以为帮助那个外乡人将宅子建起来就没事了。可是,那个外乡人住进了宅子之后,竟然更加变本加厉。

    刘浪越听越心惊,听到这里,忙问道:“怎么变本加厉了?”

    老头叹了口气,道:“哎,这几个月,我们村子的人整个活在恐慌之中,几乎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那个外乡人住进了大宅子之后,不但切断了村子与外面的联系,而且带提出了一个极其作呕又诡异的要求。

    村里的年轻女子死后不得下葬,必须给他送到宅子里去。

    当时村里人听到这个要求之后,立刻纷纷反抗,而反抗最激烈的,也是那些年轻的女子。

    其中一个年轻的女子已经积压了满腔的怒火,当时听到这个奇葩的要求之后,连想都没想,直接拿起菜刀朝着那个外乡人砍了过去。

    可是,接下来,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外乡人受了那一刀,不但没事,反而微微一笑,当着所有村里人的面,一口咬在了那个年轻女子的脖子上。

    年轻女子只抽搐了两下,便死了。

    更加让村里人恐慌的是,外乡人竟然不让人将年轻女子下葬,反而让人放到了村外的桥头上,穿上蓑衣斗笠……

    刘浪听到这里,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来,自己碰到的那具骸骨,正是那个被外乡人咬死的年轻女子。

    听老头老太太这么一说,刘浪也愈加肯定,那个外乡人,极有可能是僵尸,而且是极其厉害的僵尸。

    那个外乡人既然要求村里人给他盖宅子,而且还会说话,跟常人一般无二,肯定也是飞僵以上级别的僵尸。

    被厉害的僵尸咬死的人,尸体很快就会干瘪,如果不下葬的话,附着在尸体身上的皮肉也为快速溃烂,只剩下骸骨。

    只是,刘浪却想不明白,那只僵尸到底想干嘛,为什么把一具骸骨放在桥头,难道只是为了警示村里人吗?

    而且,这具僵尸的爱好也太奇葩,不喜欢活人,竟然死人。

    奶奶的,就算变成了厉害的僵尸,也改不了喜欢尸体的本性。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了,狗改不了吃~屎。

    一想起那个外乡人建起高宅大院,里面有着年轻女子的尸体,刘浪就忍不住阵阵作呕。

    强忍着腹中的翻滚,刘浪忽然间想到一个问题:“对了,刚才抬棺材的我看到还有活人呢。”

    老头老太太摇了摇头,叹息道:“哎,也不知道那个外乡人是什么东西,每次有棺材的时候,总会有一个活人跟在身边。可是,那个活人只要弄到一具女孩的尸体,恐怕也活不长了。”

    “啊?”

    刘浪大惊失色,忽然间又意识到一个问题,忙问道:“大爷大娘,这个村子叫什么名啊?”

    “塔山村啊?”

    “啊?那宋子墨也住这里吧?”

    刘浪的心立刻跟着提了起来,瞪着眼追问道。

    宋子墨,是眼镜的本名。

    老头老太太一脸茫然的看着刘浪,似乎并不明白刘浪说的是谁。

    刘浪想了想,不禁心下了然,将眼镜的样貌一描述,二人顿时一脸的恍然。

    “啊?你是说老宋头家的那个孙子?他、他是不是带着媳妇回来的?”

    “对对对,就是他。”

    刘浪连连点头,激动不已,急切的问道:“你、你们知道他们家在哪儿吗?”

    老头老太太一听,脸上顿时跟被覆盖了一层阴云般,都闭上嘴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