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79章 无底棺材

    刘浪虽然不知道马家老祖到底生前是何人,但如今它害人太多,不得不死。

    刘浪皱了皱眉头,看着老鼠精,问道:“你找到我的朋友排骨了吗?”

    老鼠精一直偷偷跟着刘浪,虽然没跟排骨碰过面,但却知道排骨,听到刘浪问起,不禁有些为难。

    “师父,我在跟那只飞僵打斗的时候,熟悉它身上的气味,所以能找到它,可对于你的朋友……”

    “老花生,我知道了。”

    刘浪一摆手,转头看了看翠花,问道:“你知道吗?”

    翠花也摇了摇头。

    刘浪知道事不宜迟,沉吟了片刻,连忙吩咐老鼠精道:“老花生,那你继续找排骨。”

    说完,又对翠花道:“翠花,既然你知道那只飞僵的所在,你带我去。”

    老鼠精本来还为找到了飞僵的藏身之所而高兴,想向刘浪邀功,结果刘浪根本不用自己了,迟疑了一会儿,只得噘嘴点头道:“师父,你小心点。”

    刺溜一声,老鼠精又钻进了地底下,消失不见了。

    翠花似乎有些兴奋,飘到刘浪面前,声音竟然还颤抖:“先生,您随我来。”

    翠花越过假山,直接飘过长廊,一直走到长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里面。刘浪跟随其后。

    站在房间的门口,翠花道:“先生,这个房间里面有一道暗门,可通往地下室,我带您过去。”

    翠花忽然一扬手,刮起了一阵阴风,直接将那扇木门吹开了。

    木门是古时候的那种实木,在被打开的同时,还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声响。

    一进房间,刘浪立刻感觉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种冷不像是纯粹的阴气,又不像是冬天的那种寒冷,但极其刺骨,猛然间吹到刘浪的脸上,犹如小刀切割着一般。

    刘浪不自觉打了一个寒战,朝着屋里一看,不禁愣住了。

    屋里除了一顶红木棺材之外,竟然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那顶红木棺材就放在屋子的中央,看起来比平时的要小上一号,在正对门口的一头贴着一张白纸红字的大喜字。

    一看这口棺材,刘浪不禁皱了皱眉头。

    不用想,这肯定是马家老祖又将尸体给弄来了。

    娘的,这只僵尸还真是害人不浅啊。

    环顾了一下周围,刘浪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可能的地下室入口,不禁有些狐疑。

    “翠花,你说的那个入口在哪里?”

    翠花飘到棺材的旁边,一指棺材,恭恭敬敬的说道:“先生,就在棺材里面。”

    “啊?在棺材里?”

    “嗯,棺材下面是空的。”

    翠花说着,两只手已经抚在了红木棺材的棺材盖上,用力一推,可棺材盖竟然纹丝不动。

    翠花面露难色,看了刘浪一眼道:“先生,我刚死不久,鬼性不强,又被飞僵所控,道行太浅,这口棺材盖太重,我、我推不动。”

    我晕,这只女鬼明知自己不行,还非要推,看来是还怕自己不相信她。

    刘浪微微一笑,道:“翠花,你不用心存戒心,你只管带路就是了。”

    说着,刘浪上前,先用一只手推了推试试。

    可是令刘浪奇怪的是,竟然真的推不动,那顶看起来不厚的棺材盖竟然像是被钉在了上面一般。

    刘浪不禁大奇,两只手同时按住了棺材盖的一侧,然后用力一推。

    “隆隆……”

    棺材盖像是一块厚重的大石头一般,摩擦了两下,发出了雷鸣般的声音,总算露出了一点儿缝隙。

    刘浪朝着缝隙里一看,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妈的,这根本不是什么红木棺材,而是涂抹了红染料的石棺。

    这只飞僵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行事搞得跟电影里那些皇宫大臣似的,不但处处警惕,似乎玄机不断,凡事都给自己留有一手。

    这么想着,刘浪不禁也更加小心了起来。

    虽然飞僵受了伤,但并不知道里面是否有机关阵法之类的东西。刘浪运气将棺材盖往一边推去,费了好大劲才推出一块可容纳一人通过的缝隙。

    “翠花,这石棺是哪儿弄的?为什么会这么沉?”

    翠花摇了摇头道:“先生,我也不知道,可是,每次我偷偷看着那只僵尸的时候,似乎他不费什么力气就会推开了。”

    这不是废话嘛,人家是具力大无穷的僵尸,能跟大活人比吗?

    刘浪没有答话,而是探头朝着棺材里看了看。

    棺材里并不算黑,似乎还隐隐有光亮传出来。这不禁让刘浪更加好奇。

    “翠花,你在前面带路,有什么危险先提醒我。”

    翠花嗖的一声飘进了棺材里,声音低低的从棺材里传了出来:“先生,下面是块空地,没有其实东西,你跳下来吧。”

    刘浪定了定神,一手撑住棺材的一边,双脚一用力,翻身跳进了棺材里。

    果然,棺材根本没有底,而下面挖出了一个洞。

    洞深约一米,倾斜往下延伸,延伸之处有阶梯,阶梯通向地下。

    刘浪刚刚站定脚步,就看到翠花已下了几道台阶。

    “先生,你小心点,沿着这些台阶一直走到底,最下面有一座地下室。那个地下室给我的感觉很不舒服,我、我不敢进去。”

    刘浪一摆手,道:“没事,那就在这里等我,我自己下去,如果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翠花一听,立刻大喜道:“先生,谢谢你!”

    刘浪没再理会翠花,而是自己沿着台阶往下走。

    台阶呈螺旋式向下,一直延伸了几十米。台阶的走廊只有半米宽,正好可容纳一人通过。

    刘浪怕真跟电视里面似的有什么机关,不敢大意,一只手拿着无邪鞭,另一只手扶着墙壁,一边试探着一边往下走,足足走了十几分钟才走到底。

    台阶的尽头有一扇半掩的门,光线正是从里面透出来的。

    刘浪看到如此轻而易举的就下到了尽头,不禁心下一缓,暗道:看来自己太过小心了,根本没有什么机关嘛。

    可是,刘浪这口气还没松下,突然感觉扶墙的那只手上传来一股凉飕飕的粘稠感觉。

    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转头一看,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