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85章 桥头排骨

    乱神术中曾经介绍过不同等级的僵尸,而飞僵已具备了灵识,其想要进一步进化,就要跟人或妖一般进行修炼。

    可是,刘浪并不知道化生骨是什么东西。

    看着老鼠精激动的模样,刘浪不禁有些疑惑。

    整个地下室已被烧得一片狼籍,所有的七彩蛊蛇在马家老祖被烧死的同时也全部死掉了。

    那些残存的蛇骨也慢慢腐化,蛇骨的表面跟生了锈一般,变成了黑漆漆一片。

    老鼠精告诉刘浪,虽然这个世界上有着很多不同种类的存在,有人有妖,甚至还有僵尸这种不人不妖的存在。

    化生骨在黑巫术中并没有什么作用,但对于妖精来说,却是难得的修炼密宝。

    化生骨是一种介于飞僵跟游尸之间的存在,其虽然不是活物,但却蕴含了飞僵存在的这些年吸取的天地灵气,尤其是在向游尸转化的过程中,可能因为某种原因而集中于身体的某一部分。

    这种化生骨坚硬无比,据说堪称骨头界的金刚石,如果被炼化一下,可成为绝佳的兵器。

    如果有妖怪能将化生骨炼化进自己的体内,定然可以大大提高自己的修为,甚至百年都不止。

    听完老鼠精的解释之后,刘浪不禁极为惊讶,心中暗自一琢磨,也想出了个所以然来。

    马家老祖在刚才的争斗之中,可能正是朝着游尸转化的过程,而因为自己体内游尸血的原因,正好刺激着那只扎入自己肩头的手骨发生了如此异变。

    刘浪看着老鼠精眼中的炽热,那种炽热远无比想要啃女人的衣服要来得强烈。

    刘浪心头一动,微微一笑,环顾了一下四周,若无其事的说道:“老花生,这东西我也不知道是化生骨还是化死骨,对我反正也没啥用,你喜欢就拿去吧。”

    老鼠精本来还在欣赏着手中的化生骨,眼中无尽的贪婪,根本没想到刘浪会将其如此轻易的送给自己,听到刘浪的话后,根本还没有反应,不禁愣了三秒。

    “啥?师、师父,你、你是说,这、这个宝贝送给我?”

    待反应过来后,老鼠精立刻瞪大了眼睛,干瘪的小脸上尽是难以置信。

    刘浪连理都没理他,见整个地下室已没有任何其它的活物,不禁摇了摇头,转身朝着外面走去,边走边说:“爱要不要!”

    老鼠精这个激动啊,狠不得冲上去亲刘浪两口,连忙将化生骨帖身放好,屁颠屁颠的跟在刘浪身后,一脸谄媚的说道:“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刘浪没有吭声,脑海中虽然对无邪鞭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可还是把这种感觉压在了心底。

    看着老鼠精一把火将马家老祖给宰了,刘浪心中不禁大为宽慰,暗暗惊叹:看来,《道》书中所讲的五行之法真的奥妙无穷啊。

    僵尸本就是死物,因其沉入土中,后又因土而生,跟树木属性一般,都是木性。

    而木性之物,自然怕火。

    看来,以后遇到这种难对付的僵尸,想办法加点火,可能会更容易对付一些。

    走出地下室,再次来到那间停放棺材的屋子,刘浪摸了摸自己身上的伤口。

    伤口基本都已结疤,也不疼了。

    哎,这马家老祖到底是什么人啊?他竟然是被自己祖人害死的?真是奇怪。看来,石窟村还是要去一趟的。

    一想起石窟村,刘浪不禁想起了千叶。

    “哎……”

    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暗自琢磨着,转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边、正一脸满足的老鼠精,不禁微微一笑,问道:“老花生,排骨找到了吗?”

    老鼠精本来脸上挂着微笑,一听到刘浪问起,那张老鼠脸顿时就拉了下来,结结巴巴的说道:“师、师父,找、找是找到了,可是,他、他好像中了尸毒,此时正是半死不活的样子。”

    刘浪一惊,急问道:“什么?在哪里?快带我去。”

    老鼠精略一迟疑,两只小脚连忙抬了起来,带着刘浪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刘浪跟在老鼠精身后刚刚离开,只摆着一口棺材的房间里,慢慢显出一个人形。

    人形是个女人,穿着一身白衣,正是带着刘浪找到这里的翠花。

    翠花看着刘浪匆匆离开的背影,脸上竟然闪过一丝落寞,轻轻叹了一口气,兀自摇了摇头:“哎,真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将这只飞僵给杀死了。那,我的仇是不是真的可以报了啊?”

    边说着,翠花两眼中竟然滚出两滴泪来,而那泪珠,吧嗒吧嗒的滴到了地上,发出了轻轻的撞击声。

    刘浪心里惦记着排骨,完全忘了翠花的存在,如果此时他看到翠花滴出的眼泪,肯定会大吃一惊。

    翠花的眼泪,根本不是无形,却是有形的状态,跟人的眼泪一般,而且,如果仔细去看,还比人的眼泪多了几分晶莹剔透的感觉。

    老鼠精带着刘浪,直接出了村头的宅院,再次来到了刘浪初来时的那座桥头。

    刘浪不禁有些好奇,强压下心中的疑惑,也没多问,一直跟着老鼠精来到了桥头。

    可是,刚到桥头,还没等老鼠精说话,刘浪顿时怔住了。

    在离桥头还有十几米远的地方,刘浪看到桥头上正坐着一个人。

    从那个人的身形来看,刘浪心下一沉。

    桥头之上身穿蓑衣,头戴斗笠,跟初来时看到翠花的骸骨一般无二,而且,那钓鱼的模样几乎也一模一样。

    刘浪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急跑了两步,直接跃过老鼠精,急急的跑了过去,大声叫道:“排骨,你怎么了啊?”

    刘浪跑到桥头,上前一把抓住钓鱼人的胳膊,往后一拉。

    钓鱼人本来坐在桥头上,被刘浪一拉,身体一歪,扑通一下摔倒在地。

    一看到钓鱼人的长相,刘浪顿时面色大变,面如死灰:“排、排骨,你、你到底怎么了啊?”

    桥头的钓鱼人正是排骨,可此时的排骨满脸的死气,脸色惨白,宛如死人。

    让人更为惊恐的是,排骨瞪着双眼,眼球深深的凹陷,张着嘴巴,似乎在喊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