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88章 岸边怪树

    微风轻轻一吹,带起了沙沙作响的声音。

    在之前河岸边埋藏翠花骸骨的那棵树上,此时竟然挂着一个人影。

    人影耷拉着脑袋,双脚离地,从身形来看,骨瘦如柴,不是排骨又是何人?

    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一把拉住老鼠精,两人飞速的跑出河水,冲到了那棵树下。

    老鼠精还憋着脸,极为恼怒,挥舞着手中的化生骨,似乎想将那些蚯蚓般的藤蔓全部斩碎。

    刘浪此时也有些心惊胆战,并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刘浪已将无邪鞭拿在了手中,如果再出任何意外,直接用无邪鞭对付。

    刘浪相信,这把无邪鞭,绝对能够对付那个古怪的东西。

    二人冲到树下,慌慌张张的将挂在树上的排骨放了下来。

    排骨被用树枝掐住了腋下,挂在树上一动也不动。

    排骨此时不但是手上,就连脸上跟身上都已经出现了腐烂的迹象,呼吸也已经微弱到几乎看不见了。

    刘浪感觉自己的内心跟一团乱麻一般,此时也顾不得那般多了,连忙吩咐老鼠精道:“老花生,你警惕好四周,我必须尽快将排骨治好,否则,他可能就真的变成死尸了。”

    老鼠精连忙答应了一声,手中拿着化生骨,像是一把武器一般,死死护在刘浪的身边。

    刘浪看到排骨的模样,也顾不得再观察周围的情景,甚至连排骨为何突然出现在树上都来不及细想,直接将排骨平放着躺下。

    排骨身上的定身符早已不知去了哪里。

    刘浪怕再出意外,又拿出两张定身符和两张护身符贴在了排骨的身上,暗暗催动咒语,然后快速的拿出三枚铜钱,分别放在了排骨的双肩和头顶上。

    这种救命之法是刘浪在《道》书中学到的。

    人有三魂七魄,而双肩与头顶上又分别有三团火。

    身体强健的人,这三团火也烧得旺。

    三团火不但可以趋避阴邪之物,甚至可以让人避免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身体虚弱甚至频临死亡之人,三团火就会微弱甚至熄灭,这种时候极易被阴邪之物入侵。

    这三团火一般人根本看不到,只有有一定修为,甚至开了阴眼之人才能看到。

    刘浪一时间找不到排骨变成僵尸的原因,只得强行催动他肩头与头顶的三团火,让其恢复灵识。

    刘浪涂了牛眼泪,轻轻念动咒语,强行催动着自己的双眼,朝着排骨的肩头与双肩看去。

    此时排骨身上的三团火虽然还存在,但几乎已到了快熄灭的样子,火焰微小,似乎风一吹就会完全被吹灭了。

    刘浪神色凝重,不敢大意,连忙手指成决,将左手食指扣在排骨的眉心之处,口中念念有词:“三元结阴,铜钱引路,生火游离,五脏俱齐,吾奉太上天尊之命,引你三魂固体,七魄萌生,急急如律令!”

    刘浪手决一转,往前一指,疾喝一声:“赦!”

    本来放在排骨肩头跟头顶上的三枚铜钱竟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吊起来一般,忽然间微微一颤,发出一声蜂鸣,轻轻悬空而起。

    刘浪凝目观瞧,只见那三枚铜钱的眼心之中正夹裹着三点火苗,一点一点往上拔起。

    刘浪不停的念动着咒语,铜钱也缓缓往上浮,引得火苗也在慢慢变得旺盛。

    可是,仅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刘浪的额头上已滚出了豆大的汗珠。

    这种强行催动之法太耗体力,再加上之前刘浪跟马家老祖的一场争斗,更让刘浪虚脱不已。

    刘浪咬紧牙关,咒语从牙缝中源源不断的涌出。

    眼见排骨肩头的火苗跟蜡烛的火苗差不多大时,排骨的身体忽然间微微一动。

    见此情景,刘浪心头一喜,更是加紧了力气,疾声催动着三枚铜钱。

    肩头的两团火焰越来越旺。可排骨头顶处的火苗却并不理想,火苗的大小只有肩头的一半不到。

    老鼠精在一旁紧张的要死,却并帮不上忙,一直围在刘浪身边转来转去。

    老鼠精的目光不断打量着四周,扫到旁边这棵树时,忽然间愣住了。

    只见这棵树的周围,全部被河中那种蚯蚓状的藤蔓缠绕着,道道弯弯,层层叠叠。

    老鼠精一愣,想将看到的告诉刘浪,可转头却见刘浪正处在救治排骨的关键时刻,便强压下心中的疑惑,警惕的盯着眼前这棵树,生怕它会再次缠了过来。

    大树安安静静,并没有任何异常。

    随着刘浪的念咒,排骨的身体抖动的越来越厉害,可因为受到定身符的节制,排骨并没有大幅度的活动。

    刘浪此时心急如焚,这种强行点燃三团火的方法比自己想象中要难得很多,而且效果也并不一定明显。

    眼见排骨头顶的那团火依旧半死不活,刘浪分手再次拿出一枚铜钱,快速放到他的头顶上。

    那枚铜钱一碰到排骨的头顶,忽然间微微颤抖了两下,嗖的一声飞了起来。啪的一声响,铜钱正中之前悬空漂浮的那枚铜钱上。

    两枚铜钱方孔契合,头顶上的那团火噗噗响了两声,竟然像是加了汽油一般嗖的一下大了起来。

    排骨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的挣扎也越来越剧烈,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无比,显然极其痛苦。

    刘浪将两只手紧紧扣在一起,不停的变幻着手决,操控着四枚铜钱,疾声问道:“排骨,醒醒,快点醒醒。”

    “吼!”

    排骨猛然间低吼一声,两只没有眼白的瞳孔瞬间收缩,变成只有针眼那般大小。

    刘浪心头一怔,忽然见排骨直腰坐起,两只手朝着胸前一扯,直接将自己身上的符纸扯掉。

    “吼!”

    排骨又是一声低吼,猛然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咳……”

    排骨两只手捂住胸口,痛苦的抖动着身体,咳了足足三分钟,哇的一口吐出了一滩黑水。

    黑水散发着无尽的腥臭气味。

    刘浪脸色一缓,正想发问,忽然听到大树上传来了阵阵沙沙的声响。

    刘浪转头一看,却见那棵树上不知何时,已伸出了条条如蚯蚓般的藤蔓,瞬息间冲向那滩黑水,刺溜一下将黑水吸干殆尽